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不可思议!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不可思议!

    格罗姆吐出的一口魔气,如海般将秦烈淹没,在那魔气之中秦烈顿觉呼吸困难。

    不等他做出反应,魔气海又是一变,衍变为千万坚韧的绳索。

    一瞬间,他生出被无数麻绳勒紧,魔骨都要炸碎的可怕感。

    这还是他蜕变为深渊领主的情况下。

    千米高,体型如山,每一根筋脉,每一块血肉都蕴藏着无穷力量的魔身,竟然都承受不住格罗姆一口魔气赋予的力量。

    他对这位恶魔君主的实力,终于有了直观的感受!

    他感觉到,那些勒紧他魔体的绳索之中,不但有着浓郁的魔气,还含有格罗姆的血脉力量。

    那些血脉力量之中,似烙印着束缚的血脉天赋,那种血脉天赋对他的血肉,有着很强的压制力。

    “秦烈!远离他!快!”

    罗顿一看到那团魔气,将他突然淹没,立即尖叫着提醒。

    “逆子!”

    格罗姆冷冷地瞪着罗顿,他庞大的魔身,则是快速向秦烈靠拢。

    “轰!”

    突然间,秦烈的气息反常地涌动开来,一股股的血脉能量,似在某种未知压力之下,迅速冲向他脑海。

    全身的血脉之力,如果不受控制地,瞬间全部涌入脑海,秦烈脑袋恐怕都会不堪重负的爆炸。

    他马上明白格罗姆已痛下杀手。

    “格罗姆违反约定了!”

    下方,烈焰戈脸色一沉。猛然暴怒喝道。

    寒澈、暗昊。还有烈焰昭等人,也看到了格罗姆忽然向秦烈动手。

    这几个神族最强的血脉战士,忽地冲天而起,犹如一道道逆行而上的绚烂流星。

    他们一动,那些聚集在深渊通道附近的大恶魔,也纷纷咆哮迎上。

    “那是我们恶魔之间的战斗,你们不准插手!”

    “同族之战。你们神族只准旁观!”

    一个个十阶血脉的大恶魔,怒啸着,迎上了寒澈等人。

    在那些大恶魔的眼中,不论是卡斯托尔的分身,格罗姆,亦或者罗顿,甚至于秦烈……都是深渊恶魔一族。

    那四个恶魔的身上,都缭绕着令他既熟悉又感到恐惧的死魂之力,四个同样修炼死魂的恶魔。相互间的争斗,他们选择冷眼旁观。

    他们不插手,也不允许神族的族人,打搅那些恶魔的争夺。

    寒澈等人的飞天,牵一发而动全身,令神族和恶魔刚刚平息的战斗。又一次被点燃。

    下面那些十阶以下的恶魔和神族的血脉战士。眼见大恶魔和寒澈等人又战斗上,他们也纷纷咆哮着冲杀在一块儿。

    只是一霎,静下来没多久的战场,再次重新沸腾。

    “滚开!”

    也在此刻,卡斯托尔的那一具分身,朝着格罗姆呼啸而去。

    “呼呼呼!”

    无数涌动的阴魂、恶煞,如化为一条新的冥河,忽然就落向格罗姆。

    那条冥河,如黑色魔龙般,一口啃噬在格罗姆的魔翼上。

    “嗤嗤!”

    格罗姆那巨大的魔翼。燃烧出紫色火焰,似在变得腐烂。

    卡斯托尔狞笑着,瞬间就追上了格罗姆,锋利的魔爪,狠狠地抓住格罗姆的那长长的尾巴,将他硬生生拖了回来。

    “他是我的。”

    卡斯托尔攥紧格罗姆的尾巴,将他带动的飞了起来,离秦烈越来越远。

    格罗姆疯狂的叫嚷着,试图离秦烈近一点,将自己的血脉力量更多的灌入秦烈身上。

    “呼!”

    随着血脉上涌,脑袋快要支撑不住的秦烈,忽地看到那块烈焰家族的血肉丰碑飞出。

    血肉丰碑,如巨大的门板一般,扣在他宽阔的后背。

    一股强大的吸吮力,从血肉丰碑内轰然爆发,在反向牵动着他滚滚的血脉能量。

    那些朝着脑袋狂涌的血脉能量,在那块血肉丰碑的作用下,又突然倒卷而回。

    “嗤嗤!”

    赤红色的不灭烈焰,从血肉丰碑内燃烧而出,将他千米高的魔身点燃。

    “噼里啪啦!”

    格罗姆施加到他身上的魔气,还有一部分隐秘的血脉力量,在不灭烈焰的燃烧下,似慢慢被炼化消失。

    火焰汹涌燃烧时,他那巨大的魔身,渐渐感到了轻松感。

    他旋即明白,格罗姆的一口魔气,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

    “不愧是神族至强器物!”

    不远处,罗顿震惊地看着那块血肉丰碑,喃喃低语。

    他恰恰在秦烈的身后,他能清晰地看到在血肉丰碑对向他的那一面,滋生出百万根筋脉般的纹络。

    那些纹络,就在血肉丰碑的碑面上,犹如活物般蠕动着,且每一根都似蕴藏着无比狂暴的气息能量。

    那些筋脉般的纹络,慢慢游动时,血肉丰碑仿佛突然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奇妙地和秦烈的魔体短暂融合。

    之后,从血肉丰碑内,才燃烧出烙印着毁灭气息的火焰。

    即便是他父亲格罗姆的血脉力量,其中缔结的规则之力,也无法阻止那些有着毁灭气息的火焰燃烧。

    很快的,他从秦烈的身上,已感觉不到他父亲的气息。

    他马上明白那块神族的血肉丰碑,在短短时间内,已经把他父亲施加在秦烈身上的所有血脉能量,给燃烧一空。

    “血肉丰碑,星空镜,这种星海中最强大的器物,竟然都在他手中。除此之外,还有传说中的‘完美之血’,这家伙……”

    罗顿从后方,深深地看着秦烈,表情有些苦涩。

    他本以为,他已经是天之骄子了,可如今和秦烈一比,他才知道他也不过如此。

    “轰!”

    突然间,一股狂躁无比的血肉波动,从秦烈体内和血肉丰碑内爆炸而出。

    这一刻,秦烈如汹涌燃烧的火山,似从每一个毛孔内,都不断流溢着火焰汁水。

    那块放大了百倍的血肉丰碑,本被他背在背后,可此时似融入了他后背的血肉之中。

    他气势也因此急剧攀升!

    “合碑术!”

    神族族人之中的烈焰戈,突有所觉,他震惊地看向天空。

    “怎么可能?他明明激发了恶魔血脉,蜕变为了恶魔领主,怎么还能和血肉丰碑融合?”烈焰昭大惊失色道。

    身为现任烈焰家族的族长,他知道神族的血肉丰碑,只有最纯正的神族血脉才能拥有并融合。

    秦烈,如今体内血脉混杂,神族血脉明明只是其中之一。

    而且,此刻的秦烈,又分明乃是恶魔的形态。

    可他竟然能御动血肉丰碑,以“合碑术”将血肉丰碑融入体内,获取血肉丰碑的能量增幅。

    烈焰昭感到匪夷所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