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敞开心扉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敞开心扉

    “在卡斯托尔找上你之前,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他的八具分身,还有他的真魂,都不能夺舍你。△,”

    “还有,在你血脉突破到十阶时,也要强大到让你那个外公,无法剥夺你的血脉。”

    “只有这样,你才能始终保持自我,不受别人掌控。”

    秦浩沉默半响以后,给出了他的答案。

    “谈何容易?”秦山叹道。

    “别人不能,但你或许可以做到。”秦浩沉声道。

    “足够强……”

    秦烈深吸一口气,道:“我明白了。”

    “对了,黄泉炼狱那边怎么样了?”秦浩问道。

    “黄泉君主格罗姆,和卡斯托尔的一具分身,应该正在战斗。”秦烈回答。

    秦浩沉吟了一下,说道:“九幽这边你不需要担心,有我们在幽冥城,天启应该不会再来。神族都在黄泉炼狱,你最好也在那边观望着,看看格罗姆和卡斯托尔一具分身的战斗,或许……你能从中领悟到一点什么。”

    “不错,格罗姆和卡斯托尔,都修炼死魂力量奥义,他们的战斗,对你应该还有借鉴价值。”秦山也道。

    “好吧,我这就过去。”秦烈点头。

    旋即,他将星空镜取出,以时空妖灵的血脉激发。

    “咻!”

    他身影和星空镜,如横跨了无垠空间,瞬间消失。

    在他离开以后,秦浩沉声道:“在他血脉突破到十阶时,我应该有能力阻止烈焰鸢。”

    “卡斯托尔呢?”秦山忧心忡忡道。

    “卡斯托尔的主魂。已经和他魂坛融为一体。这种情况下。我也帮不了他,只能靠他自己了。”秦浩叹了一口气,又道:“好在卡斯托尔的八具分身,还没有全部苏醒,而且那八具分身想要积蓄到最强力量,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卡斯托尔没有准备好之前,不会轻易融入他,所以他应该还有时间提升自己的战力。”

    “希望他能渡过卡斯托尔那一关。”秦山道。

    “会的。”秦浩神情肃然。道:“他如果能渡过那一关,不被卡斯托尔所掌控,亦或者……如我们秦家先祖一样,反客为主夺舍卡斯托尔,那他将有可能成为星河第一人。”

    “星河第一人!”秦山猛然一震。

    ……

    黄泉炼狱。

    秦烈的身影,从深渊通道口飞出,旋即化为一道紫色电光,飞向了神族的族群。

    暗昊,旷绝,烈焰昭。寒澈,还有光明家族的族长禹曦。全部凝神肃穆,静静看着虚空格罗姆和卡斯托尔一具分身的战斗。

    “你去哪儿了?”

    一看他突然现身,烈焰戈忙急切问道,眼中满是关切之色。

    “到九幽炼狱走了一趟。”秦烈答道。

    “九幽?”暗昊有些吃惊,“你去那边干什么?还有,九幽那边灵族的局势如何?”

    烈焰昭嘿嘿一笑,幸灾乐祸地说道:“九幽那边的深渊通道解开了封禁,恐怕已经有众多炼狱恶魔涌入,灵族一定撑不了太久。”

    此言一出,寒澈和旷绝等人,也是咧嘴怪笑。

    在他们来看,秦烈体内流淌着神族的血脉,他们因为秦烈而舍弃了灵域,并且是为了秦烈才疯狂地杀入黄泉炼狱。

    他们已将秦烈视为神族的一份子。

    灵族的大贤者天启,特意将秦烈前往神域的方向打乱,把秦烈弄到了黄泉炼狱,必然是得罪死了秦烈。

    秦烈自然不可能为天启和灵族,将九幽那边的深渊通道也给封闭,这就意味着灵族将会遭受大难。

    虽然他们是和灵族一同杀入炼狱,可他们对灵族并无好感,对天启更加是心怀不满。

    所以他们乐意看到天启和灵族麻烦缠身。

    “九幽那边,我也将深渊通道封闭了。”秦烈解释道。

    “为何?”暗昊皱眉。

    “我有一些灵域的故友,如今在九幽炼狱生活。天启将我的那些故友禁锢,并且当着我的面杀了两人,逼迫我封闭九幽的深渊通道。”秦烈道。

    “这的确是天启的行事风格。”烈焰戈轻叹,道:“为了达成目的,天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当年为了得到时空妖灵,天启发动了那个计划,最终将时空妖灵一族灭绝。他和阿萨德不一样,他很多事情只求最终的结果,过程如何他并不看重。只要能达成所愿,杀多少人,灭多少种族,他向来是无所谓的。”

    “不得不说,我们神族还是讲一些原则的。”暗昊微微仰头,道:“当年我们黑暗家族和烈焰鸢合力,一同侵入灵域时,也只是将灵域百族统御,只要他们听命于我们,就不会继续杀下去。”

    顿了一下,他又道:“烈焰鸢那家伙,行事已经够极端了,可他也不会如天启那么肆无忌惮。”

    秦烈心神一动,突然看向烈焰戈,还有眼前的五大家族族长,道:“你们也知道烈焰鸢是我什么人吧?”

    烈焰戈缓缓点头,道:“知道。”

    没等秦烈讲话,他又说道:“但我们不喜欢他的行事风格,我们也不希望你和他一样。”

    “老实说,他初始还可以,但在后来……为了那个‘完美之血’计划,他已经走火入魔了。”现任的烈焰家族族长烈焰昭,犹豫了一下,说道:“在灵域的末期,他变得很疯狂,对族人都动不动痛下杀手。我也看到他一点点的走向极端,而且无力阻止,才说服了族老,要他返回神域,接受族老们的审问。可惜,他在途中故意制造出事端,还是悄然逃离了。”

    “他很有天赋,也很有想法和智慧,可后来的确变得不可理喻了。”暗昊也道。

    听着他们关于烈焰鸢的评价,秦烈稍稍放松了一点,对眼前这些人多了一些好感。

    “不久前,他的麾下血帝,拿着一株生命古树过来,告诉我可以弥补我血脉的缺陷……”秦烈道。

    烈焰戈等人,面面相觑,似乎都不知此事。

    “那一株生命古树我没有融合,我通过几个奇异的生命体,感觉到在生命古树内烙印着他的印记,那印记……能掌控我的血脉。”秦烈脸色阴沉,说道:“我渐渐意识到,在我突破到十阶血脉,证明完美之血没有缺陷时,他会第一个出手剥夺我的血脉。他要通过完美之血,成功超越血脉的界限,达到真正的终极之境,从而可以和御魂大帝比肩。”

    “从始至终,他不断推行并实施的完美之血计划,真正的目的,都是为了他自己。”

    深吸一口气,他看向众人,道:“如果有一天,在我突破到十阶血脉时,他真这么去做了,你们是怎样一个态度?”

    拥有了星空镜,他有了底气可以自由出入任何星空,不再那么担心神族的威胁。

    而且,目前神族的生死,可以说是捏在他的手中。

    只要他开放深渊通道,就会有大量的恶魔涌入黄泉,眼前的众多神族强者都将承受无尽恶魔的撕咬。

    就是因为如此,他才敢敞开心扉,将事情**裸地拿出来说。

    烈焰戈咧嘴一笑,说道:“这么说吧,如果神族内部,只能有一个拥有完美之血,我们希望那个人是你,而不是他。”

    “真是如此?”秦烈怀疑道。

    “事实上,我们确有别的想法。”寒澈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想要通过你,将整个种族的血脉,提升到全新的层次。我们有一个不错想法,就是让你和我族年青的女子结合,你和她们的新一代,血脉必然会发生神奇的变化。我们想要更多的完美之血,但却不是要杀死你,而是要你……”

    “配种。”烈焰戈认真道。

    ……

    ps:不好意思,上午看阅兵了,没有码字,今天就一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