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天雷池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天雷池

    “虚幻变现实……”

    听着天启的讲述,秦烈心神大震,对于时间大洪流这种血脉天赋,感到由衷的惧意。

    依照天启的说法,待到他血脉超越十阶,达到终极之境,他施展的“时间大洪流”将会臻入化境。

    那样的“时间大洪流”,逆流的时间,往前推进的时间,都会变成现实。

    真要是那样,冥枭会重新化为一颗恶魔心脏,他父亲秦浩铸造的九层魂坛,则是会变幻为八层。

    华天穹,姬旦,生命力可能会流逝殆尽,最后寿龄走到尽头而亡。

    而他,血脉也会从九阶倒退到八阶,甚至更低……

    只是想一想,他就意识到“时间大洪流”的可怕。

    “还好,还好他未能达到终极之境。”秦烈暗暗想。

    “虽然只是短暂,可也足够了。”天启的血脉力量,又一次开始变幻。

    秦烈注意到,就在天启再次讲话的时候,幽冥城附近的空间,似传来了奇特异响。

    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的空间传来,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躯体在挤压之下,正在悄悄变形。

    “喀喀!”

    他能听到骨骼传来的不堪重负的响声。

    他扭头一看,发现陈霖、单元庆等人的魂坛,正在一点点缩小,身上沁出了一滴滴血珠子。

    “空间在挤压着我们!”

    同样修炼空间之力的陈霖,大声提醒着众人。让他们小心躯体的碎裂。

    可是他和单元庆。都是纯粹的人族族人,不像神族、恶魔那样看重肉身淬炼。

    当空间的挤压力量,突然轰向他们的时候,他们最先感觉到不适。

    “空间,空间的力量……”

    秦烈脸色一沉,下意识地激发时空妖灵的血脉。

    即使血脉后退,时空妖灵的血脉依然存在体内。在他全力御动以后,他忽然感应到星空镜的气息。

    他神识一动。

    “呼!”

    本来还有些模糊虚幻的星空镜,就在他的胸前,变得无比清晰。

    “灵器不受影响!”

    他霍然明白过来,并立即提醒众人:“灵器!灵器不受时间大洪流的影响,只有血肉之躯才会衰老或倒退!”

    “灵器!”

    秦山眼睛一亮,他始终握着的青石板,陡然光芒夺目。

    小小的青石板,上方浮现出无数繁琐神秘的灵阵图。一幅幅灵阵图相互镶嵌,似瞬间形成一种奇阵。

    “轰!”

    千万道异芒,从那青石板内飞射而出,如万千灵蛇游弋在天空。

    那些灵蛇,虚空游弋交织着,又化为更多绚烂神异的图纹。

    “呼呼呼!”

    周边万里之内的深渊魔气。海一般涌来。充满了那些图纹。

    “破禁!”

    秦山握着那块青石板,充满自信的轻喝一声。

    “哧啦!嗤嗤嗤!”

    幽冥城的虚空,一霎间,突生亿万道雷霆闪电。

    由天启催动的“时间大洪流”,也在那亿万道雷霆闪电之威下,被轰的支离破碎。

    “那是……天雷池?”

    冰帝一脸的惊色,呆呆看向秦山手中的青石板,似不敢置信。

    据他所知,天雷池乃是雷帝持有的神器,和雷帝的雷霆之力配合时。威力无穷。

    他记得,上一次和雷帝交流时,天雷池还在雷帝手中的。

    “是天雷池,但不是雷帝的那一个。”秦山微微一笑,说道:“我从雷帝的手中,将天雷殛的修炼秘术讨要回来,在烈儿开始修炼天雷殛的时候,我就在着手为他重新淬炼了另一个天雷池。这个,是我专门为我孙子炼制的天雷池,和雷帝的并非同一个。”

    这般说着,他将那青石板抛向了天空。

    如天雷勾动地火,空中雷轰声更加密集,滋生的闪电也愈发狂暴惊人。

    “啪啪啪!”

    在那些爆裂的闪电之下,天启后来激发的空间挤压秘术,也被彻底破坏。

    一并被摧毁的,还有他缔结的时间大洪流。

    时间大洪流消失的那一刻,他们突然感到消失的血脉力量,又迅速回涌。

    十来秒以后,他就发现他又恢复了九阶血脉,身体一切正常。

    他转身一看,惊人地发现冥枭碎裂的血肉,居然也在迅速重聚着。

    一眨眼功夫,冥枭竟然也恢复了先前的形态。

    同样的,他父亲秦浩的第九层魂坛,也从虚幻变得真实。

    刚刚发生的一切,时间的逆转和提前,似乎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境。

    他也忽然明白,天启所说的暂时,果然只是暂时。

    在天启的血脉没有跨越十阶,达成和卡斯托尔、御魂大帝的层次时,他的“时间大洪流”并不完美。

    灵族的大贤者,脸色有些凝重,他深深看向那块青石板,以独有的秘术辨别了一下,道:“真没有想到,区区灵域的一名炼器师,竟然可以炼出神级五品的灵器。”

    “多谢夸奖。”

    秦山谦虚地笑了笑,说道:“我没有别的本事,我的一生浸没在炼器之道,如果连灵器都炼不好,那我就真的一无是处了。”

    天启深深看着秦山,又看向秦浩,视线最后落到秦烈的身上。

    “有你们祖孙三代在,灵域百族或许真的可以走出星河,成为浩瀚星空的一方霸主。”

    丢下这番话后,天启没有继续动手,而是突然缩回后方的那块棱形晶面。

    他一消失其中,那块以星空灵晶炼制而成的棱形晶面,突然间炸碎。

    一切发生的太快,等秦浩和冥枭试图阻拦时,天启已完全消失。

    就连秦烈以星空镜感知,也不能确定,他究竟进入了哪一个域界。

    “他还没有动用全力,这个家伙……真的很可怕。”

    天启消失十几秒以后,冥枭深吸一口气,突然评价道。

    “身为三大血魂导师,他当然强大。”秦浩神情凝重,道:“事实上,如果不是他让步,这一任的灵族族长,应该是他,而不是阿萨德。”

    “怎么说?”冰帝诧异道。

    他对灵族也多多少次有点了解,可他从没有想到,天启居然有机会成为灵族的族长。

    “很少有人知道,他其实和阿萨德一样,也身怀三种血脉属性,也是一个灵种。”秦浩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他从小和阿萨德都是挚友,在他知道阿萨德拥有三种血脉属性以后,刻意将自己的另外一种命运血脉属性隐藏,避免了和阿萨德对灵族族长宝座的争夺。因为他明白,如果让丹尼尔斯家族知道他也拥有三种血脉熟悉,以丹尼尔斯家族的力量,势必不惜一切代价逼迫他去争夺族长之位。”

    “他知道,如果丹尼尔斯家族那么去做了,灵族内部将会发生一场大动荡。”

    “他最终隐瞒了力量,使得那场本该发生的大战,并没有到来。”

    “很久以后,当阿萨斯成为了灵族的族长,他才告诉丹尼尔斯家族,他后来才渐渐觉醒了命运血脉。”

    “那时候,阿萨德已坐稳了族长之位,丹尼尔斯家族也只能无奈放弃。”

    “因为他,灵族不但没有爆发内乱,反而变得更加强的。”

    “阿萨德也在事后,渐渐知道他曾放弃过什么,加上知道他精通命运奥义,所以对他是百分百的信任。”

    话到这儿,秦浩停顿了一下,道:“此人虽然阴谋诡计众多,可他对灵族的贡献,却超越很多灵族的先辈。”

    “事实上,他一直都在隐藏真实的力量,不显山露水,以免让阿萨德难堪。”

    “可御魂大帝,还是将他和烈焰鸢两人,钦点为最有希望超越十阶血脉的人物。”

    “在他被点名为血魂导师以后,各族的巅峰强者,才知道他的事迹,知道他其实比阿萨德还要可怕。”

    “而这些年,他也渐渐证明,他才是灵族幕后最重要、也是最可怕的那个人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