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敬酒罚酒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敬酒罚酒

    如果不是隔着一层棱镜,不是在深渊通道,秦烈如此接近天启大贤者,恐怕会始终担心自己的安危。

    因为天启大贤者,乃是三大血魂导师之一,是浩淼星海中,离超越十阶血脉最近的那几人。

    通过烈焰戈,他知道天启和烈焰鸢,都是最有希望突破十阶血脉的强者。

    严格说起来,这两个被御魂大帝钦点的家伙,半只脚,已踏入那个终极的血脉层次。

    也是因为这样,神族的那些老家伙,当年才会支持烈焰鸢启动“完美之血”计划。

    十阶巅峰血脉,离终极血脉层次只有一步之遥的天启,本身又精通空间力量。

    这家伙要是心怀不轨,他恐怕一点反击的办法都没有。

    好在,他如今持有星空镜,好在此地乃深渊通道……

    “说吧,你找我何事?”秦烈冷声道。

    “八层炼狱的深渊通道,是不是因为你重铸星空镜,所以才提前解封了?”天启收敛了笑容,神情也严肃了。

    “不错。”秦烈答道。

    天启皱眉,道:“我和你外公有约定,按照原来的计划,我们应该在半年以后,合力将九幽和黄泉的深渊通道重新贯通,助我族和神族从容离开。因为你,我们的计划被打乱了,深渊通道提前畅通,导致神族和灵族,即将遇到最大的灾难。你如今出现于此,把黄泉炼狱的通道口以星空镜堵着。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九幽那边?”

    秦烈嘿嘿一笑。“是你害我误入黄泉,你莫不成还想让我助你将九幽的通道,也一并封闭?”

    他脸色一冷,又道:“我凭什么帮你们灵族?”

    “深蓝也在九幽。”天启忽然道。

    秦烈眼中异光一现。

    “别人或许不知深蓝和你之间的关系,但我却心知肚明。”天启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丫头能觉醒我族四种血脉属性,和你密不可分。真算起来。那丫头……是你的孩子。”

    秦烈脸色阴晴不定。

    他和深蓝之间,的确有着血脉渊源,不然深蓝应该无法成为灵族的超级灵种。

    听说深蓝也在九幽,他也真的有些担忧……

    “我至少需要三个月时间,才能和你外公再次出手,助他们离开九幽。”天启皱着眉头,幽幽道:“有你在,神族在这层炼狱应该不会有麻烦。但是深蓝所在的九幽,我的那些灵族族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当众多恶魔全部涌入以后,身为超级灵种的深蓝,恐怕也难以逃脱。”

    秦烈沉默,过了一会儿,突然咧嘴笑道:“不,我相信你能救她。”

    他突然想起。不久之前血帝带着那一株生命古树。从寒寂深渊来到了此地。

    这意味着,烈焰鸢如果愿意,应该还是可以送一两个人来回黄泉炼狱。

    身为灵族的大贤者,天启又那么的精通空间力量,他应该有同样的能力。

    就是说,在关键时刻,他是能够将极少数灵族的族人,从九幽炼狱带出来。

    深蓝,既然被他那么的看重,必然也是会被他带离的其中之一。

    天启有这样的能力。却故意以深蓝来劝服他,明显是怀有其它心思。

    天启是想利用他对深蓝的关心,让他帮助所有的灵族族人,从九幽离开。

    他霍然明朗。

    “哎,何必呢?敬酒不吃,偏偏要吃那罚酒。”天启摇头一叹。

    秦烈冷笑不应声。

    就在此时,面容枯瘦的天启,似伸手在幽深的通道内一抓。

    昏暗的通道,一点漆黑光烁,骤然膨胀成黑洞。

    一道身影,打着旋儿从黑洞内飞出,脸色满是惊异和慌乱。

    “凌峰!”秦烈惊叫。

    他叫声方落,也不知被天启从何处弄来的凌峰,躯体骤然四分五裂。

    他眼睁睁看着凌峰,在他的面前化为了血片,随后坠落向深渊通道的深处。

    “还有……”

    天启脸色淡漠,像是抓鱼一样,从那膨胀的黑洞内,又带出一人。

    “鲁兹!”

    秦烈目眦尽裂。

    被天启随后带出的那人,正是他在泊罗界遇到的暗影族鲁兹,曾三番五次帮过他。

    鲁兹从那黑洞飞出时,满是血迹,似早已被禁锢了。

    鲁兹脸色茫然,浑然不觉自己身在何处,还在东张西望。

    “蓬!”

    拥有九阶血脉的鲁兹,突然爆碎,也是一霎间化为血肉碎片。

    “还想看吗?”

    天启神色如常,语气平静从容,“这些人,来自于九幽炼狱,生活在一座名叫幽冥城的地方。那地方属于凌家大小姐凌语诗,算是她的专属领地……”

    “但是,在凌小姐被九幽君主征召到深渊通道口,阻止我们灵族的族人逃离时,那幽冥城就沦陷了。”

    “呵,因为我知道幽冥城的来历,知道他们和你的关系,所以他们还活着,没有被处死。”

    天启抬起头,正视着他,微笑道:“秦烈,你看我还是很给你面子的吧?”

    “还有谁?谁还在?!”秦烈咬牙切齿。

    “除凌小姐以外,其余人都在幽冥城,我记得最亲近凌小姐的,有凌萱萱,有一个高宇,还有一些凌家的族人。”天启笑容和煦,可落在秦烈的眼中,却冰寒入骨。

    “你还想见到他们?”天启又是一笑,“那个凌萱萱和高宇,血脉等阶不够,突然出现深渊通道内,会被这里的空间压力给直接挤压爆碎?你要见他们?”

    “不,不用了。”秦烈声音艰涩,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要我做什么?”

    “你怎么对黄泉炼狱,就怎么对九幽炼狱,一样对待即可。”天启笑着说。

    “将九幽炼狱的通道也封闭?”秦烈沉声道。

    “就是那样。”天启微笑。

    “我不确定,我有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同时封印两层炼狱。”秦烈道。

    “哦,如果你能力不够,你可以舍弃黄泉炼狱,或者趁早送神族离开。”天启眼神淡漠,显然不关心神族的死亡,“我只要看到九幽炼狱被尽快封闭。”

    “我尽力而为。”秦烈粗声道。

    天启轻轻点头,“哦,幽冥城那边,我也会尽力而为。你出多少力,我也会相应的看着办,你自己最好有分寸。”

    这般说着,他笑了笑,身影慢慢往下沉。

    秦烈注意到,他正在往下面深渊通道而去,很快就脱离了星空镜的覆盖范围。

    这意味着,即便是星空镜,也未必能完全制住此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