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章 拦路者

第一千六百章 拦路者

    “蓬蓬!”

    一根根朝着秦烈挤压的巨大水柱,陡然爆碎,化为一条条水流重落回冥河。△

    梅特奇娜施加在秦烈身上的恐怖压力,在血帝黎昕到来后,瞬间消失。

    “嗷嚎!”

    秦烈咆哮着,体内恶魔血脉疯狂爆发,魔躯也迅速变得巨大化。

    “再度魔化!”

    他的魔体,从三米高的形态,极短时间内,又变化为千米高。

    一股股浓郁的血肉能量,从他全身释放出来,将梅特奇娜血脉天赋形成的磁场,给硬生生扫清。

    “呼!”

    自称血帝的黎昕,落在他那参天宝塔般的八层魂坛,猩红嗜血的眼睛,冷冷地盯着那片石屑纷飞之地。

    他似知道绝无可能,在一个照面将炼狱的十阶大恶魔杀死。

    “异域者,你从何而来?”

    梅特奇娜柔媚的声音,从纷飞的石屑传来,她原本娇小的体型,像是充了气的皮球,也快速膨胀。

    无数肉眼可见的魔藤,像是一条条黑紫色的恶蛇,密密麻麻地缠绕在她巨大化的魔体。

    梅特奇娜的头部,一根根筋脉突显,那些筋脉似在猛烈颤抖着。

    冥河旁边,枯寂冰冷的大地,似逐渐变得松软。

    旋即,一株株幼小的树藤,从大地顽强钻出来。

    那些树藤,似乎被时间的力量催生着,就在秦烈和黎昕的注视下,疯狂地生长起来。

    不多时。就在那座被摧毁的城堡处。已形成了茂密的树藤区。

    一株株树藤。从钻出地面,到成为百米高的狰狞深渊植物,只用了几十秒的时间。

    一种诡异的生机,在那树藤区内形成,那些树藤缓缓摇曳着,似能吸收任何生命力量。

    “天罗血网!”

    立在八层魂坛上的血帝,两手胡乱撕扯着,一道道血光交织成网。

    血帝的两只手。在变幻着灵诀,释放着浓郁血灵力量时,慢慢变得枯瘦如鬼爪。

    他的两只手,似没了一丝血肉,只是一层皮包着枯爪。

    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渐渐弥漫开来,化为天上的血网。

    巨大的血网,似由淋漓鲜血编制而成,蕴含了一种泯灭人心的可怕力量。

    “呼啦!”

    那巨大血网,突然间从他落向。罩住了那一株株百米高的魔藤上。

    霎那间,从那血网和魔藤上。闪烁出绚烂刺目的血光和魔光。

    黎昕不断变幻着灵诀,血妖之术,血之禁魂术,血之爆裂术,纷纷化为一簇簇血色印记,血色光球般落向那些魔藤。

    十阶血脉的梅特奇娜,蜕变到一半时,似忽然消隐在那些魔藤群之中。

    秦烈竟感应不到她的灵魂气息。

    可那一株株百米高的魔藤,在黎昕的血网,还有众多血煞宗的灵诀秘术之下,虽不断爆炸,却还是在生长着。

    一会儿功夫,那一株株魔藤,又拔高了五十米左右。

    那些被血灵诀的霸道力量,给轰的断裂粉碎的魔藤,断肢重生般,很快又恢复原貌。

    秦烈庞大的魔身,悬浮在冥河上,以魂族独特的秘术略一感知。

    他骇然失色。

    他发现,方圆千里之内,蕴藏在大地深处的草木生机,正在迅速枯竭。

    他凝神感知,可以看到八百里之外,一片片茂密的森林,众多的深渊植物纷纷枯萎而死。

    他立即明白,梅特奇娜魔身虽然在魔藤丛之中,可她的影响力,已覆盖到千里之外。

    “你真正的目标!不是秦烈,而是我带来的那样东西吧?”

    血帝黎昕站在巨大的魂坛,冷冷看着那涌动着的,如海浪般的魔藤丛,脸色渐渐凝重。

    魔藤丛内,看不见梅特奇娜的身影,可她柔媚的声音,却缓缓传来:“黄泉君主的确要我杀了那领悟了死魂力量的小子,不过,我可是排名第六的大恶魔。换了以往,他身为这层炼狱的君主,我是不好违背他的命令的。但今时不同往日,他既然受了伤,实力大大减退了,如今又是神族入侵之际,我并不惧怕他。”

    “反倒是你,从你突然在这层炼狱出现以后,我就立即注意到了。”

    “你身上带着一样奇物!”

    “那东西,对我有着无以伦比的吸引力,如果你肯将那样东西给我,我保证立即离开。”

    梅特奇娜讨价还价道。

    她讲话的时候,她和黎昕的战斗,其实始终在继续。

    那片魔藤丛,在黎昕的力量轰击之下,依然在发生着巨大的爆炸。

    有众多的魔藤,被轰的爆碎。

    可总的来看,更多的魔藤还在生长着,已变得有两百多米高。

    一种奇异的血脉天赋,似在那魔藤丛内缓缓滋生,仿佛对任何生命都有着恐怖的蚕食力。

    “你想要这个?”

    血帝眼睛赤红如血,一方小小的草坪,从他掌心浮现。

    在那小小草坪上,有着一株嫩绿的小树,那小树倏一出现,此地的草木气息瞬间浓郁了几倍。

    “生命古树!”

    一看到那小树,秦烈忍不住惊叫,眼中异光闪烁。

    他忽地明白,血帝并不是恰巧路过,而是专门为了给他送生命古树过来的。

    他很好奇,血帝究竟是通过什么办法,将那株植根在寒寂深渊的生命古树,给带入了黄泉炼狱。

    “就是这东西!”

    梅特奇娜突然激动了,她潜隐的那魔藤丛,一根根的魔藤如变得可怕的妖魔,疯狂的摇曳着蔓藤。

    “秦烈!这东西你收好!”

    黎昕哼了一声,那一方在他掌心的草坪,忽然朝着秦烈飘飞而来。

    与此同时,黎昕驾驭着那八层血玉般的魂坛,瞬间落入那魔藤丛。

    “那东西属于我!”

    梅特奇娜尖啸着,千万毒蟒般的蔓藤,猛地飙射出来,将黎昕的八层魂坛死死缠绕住。

    “咻咻咻咻!”

    更多的魔藤,长龙般飞射而出,又缠绕向秦烈的魔体。

    “把那东西给我,我可以饶你不死!”梅特奇娜厉声道。

    秦烈对她的威胁毫不理会,巨大的魔手一伸,就将那一方草坪攥紧。

    一道白光闪过,那一方奇异的草坪,和罗顿的那只眼睛一样,一起落入秦烈的空间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