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逐渐清醒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逐渐清醒

    “别!”

    眼看戴利和阿芙拉不但动了贪心,而且立即着手行动,罗顿急忙阻止。

    可惜戴利、阿芙拉并没有理会他。

    戴利和阿芙拉,一前一后,瞬间飞到冥河上空。

    冥河上空存在的特殊结界,对他们不会产生影响,他们搜寻了一会儿,很快就找到了秦烈。

    “那边!”

    戴利看到了冥河内,秦烈那浮出河面的头颅,眼中杀机迸射。

    冥河内的秦烈,似察觉到危机降临,倏然仰头。

    他猛地看向了戴利。

    秦烈深紫色眼瞳中,那一束束紫色闪电,重新缩回眼睛。

    那块融入魂坛的紫色晶体,变得璀璨夺目。

    秦烈目无表情的脸上,骤现残忍。

    “嘿!”

    他浸没在冥河中的庞大魔躯,轰然跃出,一股暴戾的血脉气息,凝为一头紫黑色魔龙,咆哮着冲向戴利。

    与此同时,他巨大魔爪,好似无意地朝着身后一片虚无狠狠抓了一下。

    “哧啦!”

    冥河上的结界,如锦帛被撕裂,结界内鲜血飞溅。

    “啊!”

    藏匿于结界的阿芙拉,那一身剪裁合体的衣裳,连着血肉被活生生剥离。

    阿芙拉如被剥皮般,腰腹部位,显现出恐怖的骨头。

    只是一个照面,阿芙拉就差点粉身碎骨,她惨叫着,以更快地速度,试图重新藏于结界。

    秦烈看也没看她一眼,巨大的魔爪。又随手撕扯了几下。

    她藏身的结界,四分五裂,她的惨叫也愈发凄厉刺耳。

    “呼!”

    她凝为一道魔光,拼命地逃向冥河的另一端,希望罗顿能救她一回。

    “我说了不要……”

    同样从冥河飞出的罗顿。眼看着她浴血而来,轻声嘀咕了一句。

    一根五米长的紫色骨刺,从罗顿的袖口飞出,闪电般刺在阿芙拉化身的魔光中。

    “噗!”

    阿芙拉娇媚诱惑的酮体,被那根罗顿唤出的紫色骨刺,给凿开了一个血洞。

    “罗顿!”

    阿芙拉看着穿透双峰的骨刺。脸上充满了怨恨和暴怒,似不敢相信罗顿会对她突下杀手。

    “我刚劝过你,让你不要过去的。”罗顿神情淡漠。

    那根将阿芙拉穿透的骨刺,发出恐怖的尖啸,不断地震动。

    “啪啪!”

    阿芙拉的*。则是随之爆炸,瞬间被爆的血肉模糊。

    “你如果没有受重伤,我不会对你动手,因为那样我也需要付出惨痛代价。”罗顿语气和平静,“但你既然被他重伤了,我可以用很小的代价杀死你,夺取你体内父亲留下的核心血脉,我没办法不动手。我们都明白。如果我们三个的血脉能够融合,我们其中的一个,就可以借助那些领主的心脏。顺利地突破到十阶血脉。”

    “为了有一天能突破到十阶血脉,我们都可以杀死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可以弑父……”

    “那么,杀一个同父异母的你,我自然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尤其是在这个时间如此紧迫的时刻。”

    罗顿一边冷漠无情地解释着,一边瞬移到阿芙拉身旁。他两手如刀,突然就刺入阿芙拉破开的胸口。在阿芙拉心脏部位探寻起来。

    一种束缚灵魂的力量,将阿芙拉层层裹住。使得阿芙拉动弹不得。

    她只能看着罗顿的两只手,按在她的心脏上,获取她心脏内的血脉奥秘。

    她眸中光芒逐渐黯淡。

    “嘭!”

    同一时间,试图杀死秦烈的戴利,则是被那头紫色魔龙撞的跌落冥河。

    千米高的秦烈,凌空悬浮在冥河上空,如一座恐怖的山峰。

    他魔光熠熠的双眸,冷冷望着冥河内的戴利,嘴角似逸出诡异的笑意。

    “罗顿!”

    从冥河飞出的戴利,听到了阿芙拉的惨叫,回首一看,发现阿芙拉已被罗顿击杀。

    戴利突然意识到,他贸然对秦烈动手,是多么的不理智。

    他非常肯定,如果他和阿芙拉一样,也被秦烈给重创,罗顿也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他。

    正如罗顿所说,他们三个的血脉如果聚集在一起,加上那几个深渊领主的恶魔心脏,有九成可能会诞生一个十阶的大恶魔。

    罗顿之所以没有动手,是知道他们三个势均力敌,对他和阿芙拉任何一个动手,都不可能百分百获胜。

    可阿芙拉被秦烈瞬间重创,罗顿能够不付出多大的代价,就剥夺阿芙拉的一切,他自然就愿意动手了。

    “我们三个如果都想活下去,可能一个都不能成功。”罗顿抓着阿芙拉渐渐冰冷的尸体,平静地看向他,道:“只是我一个的话,可能性会大很多。”

    戴利突然一脸狰狞地喝道:“那个人也可能是我!”

    这般说着,他放弃了和秦烈缠斗,猛地扑向罗顿。

    然而,那条由秦烈释放的紫色魔龙,却在冥河翻腾着,又狠狠地朝着他撕咬而来。

    悬浮在冥河上的秦烈,眼神冰冷,漠然看着他和罗顿,似没有立即出手的意思。

    秦烈正在一点点恢复清醒。

    也不知为何,当他在冥河内,借助于魂坛内的那块紫色晶体,消耗着庞大血脉力量聚集冥河中死魂奥义时,他就从那种暴戾嗜杀的状态慢慢醒转。

    似乎,只要将冥河内残碎的死魂奥义,一一聚集向那块紫色晶体,一点点补全了零散的死魂力量,他就能不受晶体内负面**的主导。

    回过神来,他很快意识到罗顿、阿芙拉和戴利这三个黄泉君主的后裔,为了能进阶到十阶的大恶魔,为了能和黄泉君主抗衡,开始了新一轮的搏斗。

    “有意思……”

    他眼中异芒一闪,那条追杀戴利的紫色魔龙,倏然倒飞而回。

    紫色魔龙,临近他的时候,变化为一束紫色鲜血,如细流入海般,奇异地融入他巨大的魔躯。

    “寒澈好像来过,他看到了我这时的样子,不知神族那边会做何感想?”

    他眼瞳内的暴戾,逐渐的消失,心智越来越清醒明净。

    “戴利,他醒了,他在看着我们。”罗顿沉声道。

    “嗯?”戴利一回头,果然看到如山般的秦烈,正冷冷俯瞰着他们。

    秦烈看向他们的目光,如看着两个必死的虫子,充满了戏谑和嘲弄之色。

    那种眼神让戴利非常不舒服。

    “他在等我们一个死,然后轻松地收拾另一个,我们的血脉,可正是他所渴望的死魂力量。”罗顿冷静地说道。

    戴利突然犹豫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