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三个废物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三个废物

    一幕幕模糊不清的画面,众多凌乱无序的符文,化为漫天的光影,轰然灌入他灵魂。

    他在接受那些光影符文时,魂力不自禁地流失着。

    只是一会儿,他便感到魂力消耗巨大,有一种修炼过度的感觉。

    “呼!”

    他触碰那幽光的灵魂,强行从中挣脱,那幽光依然闪烁着,透出阴寒诡异气息。

    幽光即便是在镇魂珠内,也能完全存在,没有被镇魂珠炼化。

    秦烈的那一簇灵魂,因魂力消耗甚大,反而变成透明色,如随时都会消散。

    心神一动,他这一簇灵魂意识,从镇魂珠内退了出来。

    他脸色沉重地睁开眼,自言自语道:“本魂的灵魂强度,不足以解析幽光内蕴含的奥妙……”

    在那极短时间内,他的灵魂感受到一个浩瀚的符文光烁世界,那个异光和符文交汇的世界,是杂乱无序的。

    他感悟了一会儿,从一些凌乱的画面内,得到了一些消息。

    幽冥界的玄阴冥海内,存在着众多的碎小符文,和蕴含一种特别力量奥义的规则秘义。

    那种奇特的力量奥妙,原本是完整的,却在爆碎以后,化为了亿万杂乱无序的碎片,充斥在整个玄阴冥海。

    而希林的一簇分魂,为了躲避神族的追杀,则是潜隐在玄阴冥海。

    他那一个分魂,潜藏在玄阴冥海内,感觉到了玄阴冥海那些残碎的符文和奇特的光烁奥妙。

    希林,用了整整一万年的时间,将那些散落在玄阴冥海内的亿万符文碎片凝聚了起来。

    他又用了两万年时间,将那些符文碎片,重新进行排列组合,试图将其恢复到没有爆碎前的本来面目。

    在此过程中,他通过组合排列的符文,领悟到了玄阴冥海的一小部分力量。

    只是这么一小部分力量。就让他的分魂,重新恢复到十阶,让他掌握了运用阴魂的方法。

    然而,一直到拉蒂夫和麦考姆找上他的时候。他也没有能够将那符文碎片给真正完整地拼凑起来。

    这意味着,他被秦烈借助镇魂珠抹杀了所有灵魂意识时,他也未能彻底领悟那些碎片内蕴含的真正力量。

    希林只是掌握了一小部分力量而已。

    在他的灵魂化为虚无以后,被他灵魂凝结的那些符文碎片,又重新变得紊乱无序。

    那些符文碎片。看似只有一点幽光,其实是玄阴冥海内亿万符文光烁的凝结体。

    当其重新无序时,秦烈要想洞察其中的奥妙,就只能像希林一样,花费漫长的时间去组合重组,如拼图一般将其拼凑起来。

    只有那样,他才能解析出幽光内的力量奥义,领悟其规则道理。

    希林,一万年的时间,用来将散落玄阴冥海内的符文碎光收集。又用了两万年时间,也没能彻底拼凑完整。

    “没有价值……”

    秦烈摇了摇头,忽然就失去了兴趣,不认为他能够从那幽光内得到什么。

    他不可能如希林一样,花费所有的精力,漫长的时间,单单去拼凑组合幽光内的奥妙。

    “唔!”

    就在他颓丧之际,他感觉到镇魂珠内部的空间,似又有变化。

    他的一缕灵魂重新深入。

    第四层空间,那一点诡异的幽光。被一个晶莹的气泡裹住。

    那气泡内,有无数绚烂的流光交织着,似慢慢缠绕在那点来自玄阴冥海的幽光上。

    在他的感知中,镇魂珠像是通过一种他无法理解的方法。代替他,正在解析那一点幽光的奥妙。

    那幽光,乃是玄阴冥海内,亿万符文碎片和光烁的凝结体,需要正确的排列组合,才会获知其蕴含的秘密。

    镇魂珠的第四层空间。充斥着众多晶莹气泡,那些气泡内烙印着高级灵阵图的真谛,似代表着一种秘术衍化的直观规则。

    “希望你能给我带来惊喜。”

    确定镇魂珠通过某种方法,在解析那幽光内力量奥妙以后,他以魂音自语了一句,又缓缓从中退出。

    他暗暗期待着镇魂珠为他再次带来奇迹。

    没办法从希林那儿,获知关于冥河的更多讯息,他注意力重新落向那条宽阔冥河的时候,便不由头疼起来。

    要想前往黄泉炼狱的深渊通道,似乎需要穿越眼前的冥河,可是冥晧的上空存在着一层天然的结界。

    这样的结界,在天阴谷的时候,可以将裴德鸿等人魂坛和肉身分离。

    冥河上的结界,对他,对神族的乾煋等人,会有怎样的危害性?

    会不会在他们穿过冥河的时候,也会灵魂和**分离,失去**的灵魂,在冥河上岂不是瞬间就要被冥河吞没?

    他站在冥河边沿,阴沉着脸,暗暗思量着。

    “嗷嚎!”

    一声恶魔的凄厉惨叫,从冥河的另一端传来,将他突然惊醒。

    他旋即看向对面。

    只见在宽敞冥河的另一边,一头和他在幽冥界所见的极其相似的幽冥巨尾蜥,正在发足狂奔。

    那头巨尾蜥“嘶嘶”尖啸着,口中喷出浓郁的魔气,像是在躲避着什么。

    不久后,在那头巨尾蜥的后方,浮现出三个高阶恶魔出来。

    只是看了一眼,秦烈就发现那三个高阶恶魔,居然和迪迦有着几分相似。

    只是,他们的血脉等阶,应该只有六阶左右,给他的感觉应该远远不如迪迦强大。

    “黄泉君主的血脉后裔?”他心中猜测。

    黄泉炼狱的君主,传言是一个极度淫亵的恶魔,他的血脉后裔有数百个之多,或许因为数量太多,使得他对他的血脉后裔并不看重。

    不仅仅如此,他还鼓励他的那些血脉后裔,相互间争斗厮杀。

    在他的眼中,只有那些能够在厮杀中存活下来的后裔,才能真正觉醒他的核心血脉,才能得到他的认可。

    至今为止,他的几百个血脉后裔,能够被他真正认同的,似乎也只有三人。

    在当时的本源始界,那么强大的迪迦,也不在那三人的行列。

    迪迦之所以那么的拼命,不顾一切地进入本源始界,就是希望做出点成绩,希望能得到他的认可。

    有关黄泉君主和他的血脉后裔的秘事,在秦烈脑海一闪而逝。

    之后,那三个黄泉君主的血脉后裔,就即将追上那头巨尾蜥。

    巨尾蜥狂奔到冥河对面的边沿,看着身后三个狞笑残暴的高阶恶魔,又看了一眼冥河。

    它最终毅然决然地飞向冥河。

    巨尾蜥的魔身,刚刚飞到冥河上,从冥河的底下,瞬间飞出一条条灰蒙蒙如灵蛇般的恶魂。

    巨尾蜥的灵魂,被那些恶魂一下子抽离出来,那些恶魂一拥而上,几乎在眨眼时间,就将巨尾蜥的灵魂撕碎分食。

    这时候,巨尾蜥的血肉之身,都还尚未跌落冥河。

    “该死的巨尾魔,白白浪费了我们那么多时间。”

    “又失去了一个猎物。”

    “我们必须击杀更强大的家伙,不然我们的血脉进阶,还是会如此迟缓。一直这样的话,要不就多久,我们就会被我们的哥哥姐姐杀死。”

    三个高阶恶魔,骂骂咧咧地,显得相当的遗憾。

    “喂!你是谁?”

    其中一个高阶恶魔,隔着冥河,朝着秦烈大声吆喝。

    “幽冥巨尾蜥,在炼狱,原来叫做巨尾魔。”秦烈皱着眉头,嘀咕道:“幽冥界的玄阴冥海,乃是冥河的分支,流淌向幽冥界的玄阴冥海,或许带着生命的种子。幽冥界的那些冥兽,很大一部分,也有低阶恶魔的血统,应该是这么一回事了……”

    “对面的家伙!我们在和你讲话!”那个高阶恶魔怒道。

    秦烈收回思绪,并刻意将体内汹涌的恶魔血脉压抑着,令自己显得血脉等阶不是那么高。

    他咧嘴一笑,朝着对面的三个高阶恶魔竖起中指,道:“三个废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