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摄魂!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摄魂!

    两座九层魂坛,一极寒,一极热,猛地飞向天穹。

    “冰帝!”

    “炎帝!”

    擎天城内,所有人族的族人,一看到那两座九层魂坛,都神情震动。

    秦家族人则是眼睛放光,知道因冰帝和炎帝的到来,擎天城之危立即解除。

    秦山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炙烈流焰!”

    一道道火焰流光,因炎帝的一声暴喝,充满了擎天城半空。

    那些火焰流光像是有着生命智慧,灵巧地避过单元庆、柳河等秦家武者,飞向灵族赛多利斯家族的武者。

    “极寒封印!”

    冰帝在炎帝之下,冷眼看着那些被拉蒂夫和麦考姆夺舍的武者,动用极寒奥义。

    拉蒂夫和麦考姆,一见冰帝和炎帝在擎天城现身,都心知不妙。

    当冰帝释放出极寒力量时,他们分裂后,潜隐在那些人族武者体内的灵魂,马上一一飞出。

    一簇簇碧焰光团,迅速漂浮着,相互聚集。

    数秒后,拉蒂夫和麦考姆的灵魂,又衍化为灵魂树的形态。

    他们的灵魂树,化为绵长的乌光,径直向擎天城外逸去。

    “咒祖!”

    擎天城内,传来他们的灵魂之音,提醒咒之始祖敞开擎天城的护城光幕,放他们离开。

    可惜,咒之始祖似毫无所觉。

    “蓬!”

    他们灵魂所化的两株灵魂树。重重地撞击在擎天城的护城光幕上。又被狠狠地弹了回来。

    “喀喀!”

    来自于冰帝的极寒封印。一瞬间,似化为一块块晶莹剔透的冰块。

    那些冰块滴溜溜旋动着,将麦考姆和拉蒂夫的灵魂树,给一圈圈地围着。

    从晶莹冰块内,释放着极寒之力,将两株灵魂树所在的空间都给冰冻。

    “纳尔森!”拉蒂夫怒吼。

    “嚎!”

    冥枭蜕变后的邪神之身,如巨魔穿梭于一道道空间缝隙,似行走在多重空间。

    赛多利斯家族的纳尔森。在那些多重空间内,若隐若现,以血脉内奇特的空间力量,正专心对付冥枭。

    十阶血脉的纳尔森,在失去可以融合躯体的魔宠以后,战斗力大幅下降。

    同样达到十阶血脉的冥枭,反而能横行于不同的空间内,游刃有余地逼纳尔森无法分神。

    “咒祖……”

    纳尔森只能象征性地,以灵魂吆喝几声,希望咒之始祖能听到回应。

    可他自己都知道。炎帝和冰帝的到来,意味着擎天城牢固的防御。从内部出现了问题。

    擎天城出了如此变故,主要的原因,还是在咒之始祖。

    这让他意思到咒之始祖那边也遇到了麻烦。

    “爷爷。”

    同一时间,和炎帝、冰帝一起到来的秦烈本体,也飞到秦山身旁。

    “你怎么破掉的?”秦山奇道。

    他知道眼前的秦烈,和目前以分魂抗衡咒祖的那个,压根就是一体,且灵魂相通。

    这意味着此刻发生在擎天城内的灵魂之战,眼前的秦烈,也是实际的参与者。

    擎天城的建造,可谓是耗费了他一生的经历,被他视为巅峰之作。

    他对灵阵图的认识和钻研,都烙印在擎天城的一砖一瓦内,而且其中还有一部分咒祖的智慧。

    连他本身,都没有把握在擎天城内,和身为器魂的咒祖一战,没有信心能够从咒祖的手中夺取擎天城。

    可秦烈,分明让擎天城有了一丝裂缝,然后送炎帝和冰帝到来。

    他自诩为灵域百族最强大的炼器师,秦烈虽然是他孙儿,可擎天城的破开,还是让他心情有点复杂。

    “我破不开擎天城。”

    秦烈摇头,道:“组成擎天城的千万阵图,也是我生平仅见,比镇魂珠内的古阵图也丝毫不差。我只是利用我领悟的古阵图的奥妙,让这座擎天城,出现一丝小小的波动。我耗费庞大魂力,以古阵图在擎天城内部,引发了一次爆炸,让咒祖在数秒时间,失去对擎天城的控制力。在这短短时间内,我本体和魂奴建立了联系,凝结出了星门。”

    这般说着,他眉心的镇魂珠,慢慢漂浮出来。

    “真正可以对付咒祖的,是我十阶的分魂,和这个东西。”他咧嘴一笑。

    在秦山的注视下,镇魂珠落在擎天城的石板地上,一圈圈乌光,如水般荡漾开来。

    乌光如闪电,一息间,已充满了擎天城。

    “摄魂!”

    随着秦烈一声轻喝,刚刚从镇魂珠内扩散的乌光,竟又奇妙地收敛,然后逸入了珠子。

    只是,在那些乌光内,隐隐可以看到点点黑芒。

    那些黑芒内,像是有咒祖的气息存在。

    漆黑的镇魂珠,悄然释放出一圈幽暗的光幕,在那光幕内,点点黑芒交汇,慢慢显化为一簇幽魂。

    “咒之始祖!”

    “是他!”

    秦雲和秦业一震,发现从那幽暗光幕内,渐渐浮现的灵魂,就是擎天城的器魂。

    “你是怎么做到的?”秦业震惊道。

    秦烈微微一笑,并没有急着讲话。

    因为这时候,更多的魂线慢慢从石板地内漂浮出来,化为他的暗魂兽分魂。

    “爷爷,擎天城的器魂,被我给收入镇魂珠了,这座城池如今没了器魂,会不会有变故?”他看向秦山。

    秦山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会重新炼化一个器魂入驻擎天城。”

    “轰!”

    此刻,擎天城半空中,一座座域界之门处,猛地传来汹涌的空间波动。

    一道道身影,急匆匆地从那些域界之门内飞出,都怒意滔天地瞪着灵族族人。

    咒祖的灵魂,被摄入镇魂珠以后,他就擎天城失去了控制力。

    擎天城的那些域界之门,立即可以和外域连通,那些聚集在外域,急着涌入的秦家强者,则是第一时间归来。

    秦烈抬头一看,发现归来的那些强者,两个拥有八层的魂坛,还有三个人,乃是拥有十阶血脉的不知名异族族人。

    “怎么样了?”

    秦家大殿方向,补天宫的华天穹,姬旦等人,也通过空间传送阵而来。

    “一定不要放外域来人离开。”秦山沉声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