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邪神冥枭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邪神冥枭

    “秦烈啊秦烈,你在朱雀界和巨灵界,先后两次从我手中逃脱。这一次,你明明可以不来,非要以灵魂降临,我倒要看看你这趟怎么逃脱。”

    纳尔森领着那些灵族的强者,由远方天空飞来,他放声长笑。

    “出来吧。”

    一头金甲巨犀,随着他的一声吆喝,猛地从一道撕裂的空间缝隙钻出。

    那是纳尔森从小圈养的魔宠!

    擎天城的空间规则,被纳尔森锁定,又被咒祖暗中把持,导致外界的炎帝、冰帝等人,不能通过空间传送阵而来。

    姬家的幻天镜也因此失效。

    可纳尔森身为此片空间的掌控者,他则是可以随意撕裂空间,在咒祖的帮助下,他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他的魔宠,也能随着他的召唤,从任何一界跨空支援。

    那一头浑身金光灿灿的巨犀,发出惊天动地嚎叫,释放出漫天的金辉,以万钧之力压迫向秦家众人。

    “好强大的异兽!”

    修为达到域始境初期,拥有七层魂坛的单元庆,感受着那头金甲巨犀的血脉气息,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一座流光溢彩的七层魂坛,从单元庆眉心漂浮而出。

    他瞬间落到那座魂坛上,去抵御那头纳尔森的魔宠,以免它伤害到秦家族人。

    “嗖!”

    从金甲巨犀的独角内,突然射出一道万米长的金光,金光如绵长的金色长河,延伸向单元庆的魂坛。

    单元庆才欲动手。忽地看到纳尔森蓝色眼瞳内,浮现交叉的电芒。

    霎那间,一股无形的空间压力,将他给完全笼罩。

    他禁不住闷哼一声。

    也在此刻,来自于金甲巨犀的万米金芒。金色溪河般垂落到他的那座七层魂坛。

    “嗤!”

    流光溢彩的七层魂坛,激射出熠熠神辉,此刻擎天城的空中,如千万烟花齐放,释放出耀目绚烂的光幕。

    单元庆突然发出厉喝。

    任何人都能看出,就这么一下。在纳尔森的暗袭下,他被那一头金甲巨犀给击中了。

    “呼!”

    秦烈以分魂驾驭着修罗族的躯骸,迎向那一头金甲巨犀,欲要以魂族秘术,将那头金甲巨犀重击。

    “不用。”秦山突地抬手阻止。

    “爷爷!”秦烈喝道。

    “轮不到你去拼命。”秦山淡然道。

    “老爷子……”

    就在此时。一个面容枯槁,全身瘦的没有二两肉的中年汉子,以古怪的腔调轻唤了一声。

    秦烈愣了一下。

    那个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的中年汉子,所说的灵族通用语,他听着和暗影族的鲁兹,鬼目族的拉普一样别扭……

    “你来吧。”秦山点头。

    话语一落,那个面色蜡黄的中年瘦汉,身影倏地模糊不可见。

    “喀嚓!”

    一声脆响。突地从金甲巨犀头顶传来,下一刻,那头纳尔森的魔宠。骤然发出鬼哭狼嚎的凄厉惨叫。

    秦烈凝神一看,身形轰然一震。

    只见前一刻还站在他爷爷秦山身旁的中年汉子,如今不但落到了那头身宽数百米的金甲巨犀的头部,手中居然还握着一根金灿灿的巨角。

    ——那分明是金甲巨犀的独角!

    他身下的金甲巨犀,凄厉哀嚎着,浑身金光如虹。

    可那瘦巴巴的汉子。却毫不在意,而是握着那根金色巨角。突然插向那金甲巨犀的头颅。

    “噗哧!”

    那根来自于金甲巨犀的独角,整根没入金甲巨犀的硕大脑袋。

    这头被纳尔森从小饲养的魔宠。也顷刻间停止了哀嚎,巨大的眼瞳内,闪烁着的金光,一点点变得黯淡。

    它还没有来得及和纳尔森融合,没有完全发挥出实力,脑袋就被它自己的独角贯穿。

    “不!”

    直到此刻,纳尔森的尖叫声,才倏地响起。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闪间,从秦山点头,到那头金甲巨犀被贯穿头颅,似乎只有一霎。

    强大如纳尔森,都没有能反应过来,等意识到不妙时,结果已经注定了。

    连他都无法挽回。

    “爷爷,他是?”秦烈目显异芒。

    那个瘦巴巴的中年汉子,这时候杀了纳尔森的魔宠,身上依然气势不显。

    如果不是秦烈的分魂,乃十阶魂脉的魂族族人,如果不是他听到了那人和拉普、鲁兹一样别扭的灵域通用语,他恐怕也想不出那人的身份,看不出那人的真实力量。

    “父亲,他是谁?”秦雲奇道。

    身为秦山的长子,竟然连他,都不知道那人的身份和来历。

    “族长,你的魔宠……死亡了?”

    同为赛多利斯家族的博格特,一脸的错愕,似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他难以想象,以那一头金甲巨犀的力量,以纳尔森小心谨慎的性格,怎会让那人如此轻易地,就将他的魔宠杀死?

    博格特突然心生恐惧。

    因为就在此时,那个瘦巴巴的人族汉子,头发和眼睛突然变成了深紫色。

    他像一个张牙舞爪的妖魔开始在擎天城的空中游荡。

    一具具躯体,如断了线的风筝,接连从擎天城的空中坠落。

    那些人,要么是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要么是被拉蒂夫和麦考姆奴役的魂奴。

    都是虚空境和域始境的人族,亦或者九阶血脉的灵族族人,可在那人闪电般的追击之下,竟然像是没有还手之力。

    “你从何而来?!”纳尔森终于失控厉喝,“我实在不敢相信,一个达到十阶血脉的深渊大恶魔,居然会听命于一个在你们眼中卑贱的人族族人!”

    “深渊大恶魔?”那人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去过深渊,也没有将自己视为深渊的大恶魔。但是,在三千年前,别人倒是称呼我为邪神,亦或者魔神。”

    “是他!幽冥界的邪神!”

    “五大邪神中的那个家伙!”

    “三千年前,他应该被补天宫杀死了啊!”

    那些被麦考姆和拉蒂夫奴役,灵魂内被缔结魂印的那些人族的魂奴,猛地尖叫起来。

    三千年前,幽冥界的各族强者,通过幽冥大陆向灵域中央世界蚕食。

    那时,五大邪神的实力,让灵域人族的各大黄金级势力都极为忌惮。

    最终,是补天宫集结了所有的力量,和幽冥界的五大邪神血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后,才灭掉了五大邪神。

    幽冥界至此一蹶不振,差点被补天宫杀入本土,将整个幽冥界灭族。

    三千年前,秦山只是灵域最卓越的炼器师,而秦家还是一个只出售灵器的家族,远没有今日的实力和底蕴。

    但他却凭借和华天穹的良好私交,央求补天宫高抬贵手,让幽冥界逃过一劫。

    为此,整个幽冥界的种族,都将他视为尊者。

    在秦烈“死亡”,秦家遁离域外以后,他远离中央世界,隐姓埋名地带着另一个秦烈,潜隐在凌家镇。

    凌家镇的凌家族人,事后,也被证明恰恰为幽冥界皇族阴冥族的后裔。

    而秦烈,在他的促使下,阴差阳错地和凌语诗有了婚约……

    种种迹象表明,秦山和幽冥界,和阴冥族,一直存在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可谁也没有想到,当年在幽冥界五大邪神中最强的那个,如今竟然还健在人世。

    而且似乎一直都在秦山的身旁!

    “当年我说过,我们和九重天的战斗不成熟,还需要等候一段时间。”秦山扭头,对秦雲、秦业说道:“我之所以要等,就是因为冥枭还没有完全苏醒,不然我们不会输。可惜,我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因为烈儿那事提前动了手……”

    他讲话的功夫,那个被他称呼为“冥枭”的邪神,几乎将大半侵入者都给杀死了。

    “这是一个堪比道森的大恶魔!”秦烈暗暗吃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