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魂体分离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魂体分离

    “什么?噬魂兽还活着?”

    姬家的老祖姬旦,震惊地看向天阴谷,脸上满是阴霾。∑

    炎帝和冰帝也深深皱眉。

    三万年前,令幽冥界生灵涂炭的噬魂兽,不是早就被神族追杀死了?

    “噬魂兽从未就没有死绝。”补天宫的华天穹说道。

    众人都疑惑地朝着他看来,他们知道补天宫和幽冥界曾进行过激烈血战,也知道补天宫将幽冥界的五大邪神,都给一一斩杀。

    如果不是秦山阻止,补天宫差一点杀入幽冥界,将整个幽冥界的种族灭绝。

    身为补天宫的老宫主,华天穹知晓噬魂兽的秘事,众人并不觉得意外。

    “以前神族确实杀死了噬魂兽。”华天穹沉吟了一下,道:“但那个在幽冥界弄的天翻地覆的噬魂兽,还是有分魂侥幸存活了下来。之后,时不时地,还是有一些低阶的噬魂兽出来作乱,那些冒出的噬魂兽,一般都在三阶和四阶,一露头,就会被幽冥界的各族族人合力杀死。据我所知,在那十阶噬魂兽死亡以后,再也没有一个噬魂兽能突破到五阶,也就始终没有成气候。”

    “你是说,噬魂兽还有分魂活动在幽冥界?”姬旦道。

    华天穹点头:“有,但等阶应该不会很高。”

    “不!”秦烈以本体喝道:“出现于天阴谷的噬魂兽,是一个十阶的魂族族人!”

    不等众人继续追问,他又一次喝道:“他们还在以阴魂之力,作为域界之门的能量。像是在连通另外一个域界!”

    冰帝和炎帝忽视一眼。齐喝道:“走!”

    突然间。中途停下的一众域始境强者,又全力疾驰向天阴谷。

    前方的裴德鸿众人,从冰帝、炎帝这儿获知消息后,也骇然失色。

    “你怎样了?”

    后方的缪怡姿、姬尧等人,围上来以后,见秦烈没有急着离开,都关切地询问。

    “我的一簇灵魂被困在天阴谷了。”秦烈道。

    “我们能怎么帮你?”缪怡姿急道。

    “不用。”秦烈摇头。

    天阴谷。

    秦烈暗魂兽分魂凝聚的一簇灵魂,忽然以灵魂幽影的形态呈现。就在天阴谷空中浮露。

    对灵魂可以分化万千的魂族而言,一簇灵魂即便被灭,也只是受点伤,不会动摇根本。

    因此他并不是特别担心。

    他只是好奇麦考姆和拉蒂夫弄出这么大阵仗,是不是真想召唤更多的魂族到来,也好奇那个从水潭浮现的噬魂兽,究竟是不是三万年前的那一位。

    “嚎!”

    漆黑水潭内,由阴魂凝结的噬魂兽,又是一声低吼。

    秦烈的那一簇魂影,此时如被万针穿透。立即痛彻心扉。

    他感到这一簇魂影就要消散了。

    “你是谁?为什么你的灵魂内,有主人和卡达克的气息?”噬魂兽以灵魂之音问道。

    “主人。卡达克……”

    秦烈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知道噬魂兽所说的主人,指的是魂之始祖,卡达克自然就是暗魂兽了。

    他的灵魂,继承了魂之始祖的印记,又融合了暗魂兽头颅的残魂碎念,最终凝为了一个分魂。

    所以他的灵魂之中,存在着魂之始祖和卡达克的气息,常人可能无法感知,可噬魂兽瞬间就捕捉到了。

    因为他是和魂之始祖,和暗魂兽卡达克,一同降临的灵域。

    魂之始祖是他曾经的主人,而卡达克,则是他曾经的挚友。

    “希林大人,他是一个卑鄙的窃贼,他窃取了我族的镇魂珠!”魂族二皇子麦考姆说道。

    “镇魂珠属于我们皇族。”拉蒂夫补充了一句。

    “我没有问你们。”被称呼为希林的噬魂兽,碧幽阴森的眼睛,冷冷看了一眼两个魂族皇子,道:“我当年陪同主人在外征战时,你们两个魂脉只有八阶罢了。不要以为你们在玄阴冥海唤醒我,我就要听命于你们,即便你们如今的魂脉达到十阶,在我的眼中,你们依然还是不成材的家伙。只有吾主,才是大帝的继承者,你们还不配指使我!”

    “嘿嘿,可惜我们那个能够让你甘心效命的大哥,早已经陨灭在小小的灵域了。”三皇子拉蒂夫,咧嘴狞笑道:“就连他持有的圣器,如今也落在一个卑贱生灵手中!既然他已死,那件圣器就必须由我们接手,将其带回皇族!希林大人,你如果想重返族内,想重新拥有一具完整的魂兽之身,我劝你最好乖乖和我们合作。”

    “希林大人,我们兄弟为了将你从玄阴冥海唤醒,也耗费了不少精力,希望你能知恩图报。”麦考姆淡然道。

    “我能否重返族内,应该由大帝决定,而不是你们两个。”希林哼道。

    两个以人族形态现身的魂族皇子,见他如此不识时务,眼神都有些阴森。

    “你究竟是谁?镇魂珠你是如何得到的?”希林又一次瞪向秦烈的那一簇魂影。

    “咻咻!咻咻咻!”

    秦烈正要答话的时候,六大势力的那些域始境强者,已急匆匆飞向天阴谷。

    他这簇灵魂为之一振。

    “呼!”

    裴德鸿驾驭着魂坛,第一个冲向天阴谷,可在经过那无尽黑暗壁障时,他的血肉之躯,突然和他魂坛分离。

    他的那座九层魂坛,一闪后,就在天阴谷内浮现。

    可他的躯体,居然没有能够和魂坛一同进来,而是跌落在天阴谷的谷外。

    “呼!呼呼!”

    洪炬,敖长生,陆铮等人,也都驾驭着魂坛飞来,可结果也都是一样。

    他们的魂坛,都轻而易举地飞入天阴谷,在谷内的天空内浮动着。

    可他们的血肉之躯尽数被留在外面。

    一座座魂坛内,裴德鸿,洪炬,敖长生众人的灵魂,急忙显现而出,都显得有些惊惧。

    他们似一时间还没有弄清楚情况。

    “有趣吧?”三皇子拉蒂夫,猖狂怪笑,说道:“你们人族的魂坛筑造秘术,本就是从我们魂族的灵魂秘术内衍生而来。这些日子,我们研究了你们的魂坛,惊奇的发现你们铸造魂坛的方法,大多数都是借用了我们魂族独有的秘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们还真的没有信心,没有足够的底气在天阴谷对付你们。”

    “失去了血肉之身,只剩下魂坛的你们,以单纯的灵魂力量和我们魂族去战斗,你们如何能胜?”

    拉蒂夫眼中满是残忍凶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