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五倍代价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五倍代价

    “嗤!”

    最后一缕冰寒晶丝,像是一条白色灵蛇,从米雅眼角内飞出。

    秦烈那座只有一层的魂坛,释放着彻骨的寒气,将那一缕冰寒晶丝吸纳。

    魂坛内,那一幅极寒意境图,变得越来越完整。

    秦烈深吸一口气,以魂坛内的真魂,去感知极寒意境图的奇妙。

    众多繁复神秘的极寒规则,像是一条条复杂难明的灵线,呈现在他脑海。

    大量的知识,极寒力量的真谛和感悟,如溪流般,一一融入他的心灵和记忆。

    那些极寒之力,似乎对他体内的神族血脉,也有一种神奇的增幅能力。

    然而,不等他用心感悟,恢复自由的米雅,突然含怒出手。

    一束晶亮的冰芒,蕴含着她血脉的秘术,朝着他脖颈狠狠刺来。

    秦烈眼中寒光一闪。

    “当!”

    那一束冰芒,刺在他脖颈上,如击打在金属石块上。

    冰芒炸裂,米雅烙印在其中的血脉能量,也瞬间被消泯。

    不等米雅再次动手,秦烈欺身而进,一下子来到她身前。

    秦烈的五指,电光火闪间,已落在米雅雪白修长的脖颈。

    他的五指指尖,突出五道冰棱,闪烁着晶莹寒光。

    “你真想死?”秦烈冷声道。

    米雅高挑的身子,突然僵硬了,再也不敢动弹分毫。

    她感觉到,那五道冰棱不但锋利至极,还烙印着极寒天地规则。

    其中存在的极寒力量。令她体内的玄冰血脉。都有些承受不住。

    她忽地意识到。秦烈觉醒了“绝对零度”血脉天赋以后,对极寒之力的认识,变得更加深刻。

    而且她隐隐觉得,隔了那么一段时间后,秦烈的实力又获得了暴涨。

    她并不知道,秦烈最近在炎日深渊内,又经历了一次次血战,不论是血脉力量。还是对各种天地力量的认识,都得到了全新的感悟和提升。

    她只知道,此时的她……的确不是秦烈的对手。

    她不傻,她不想死,所以立即安静下来。

    她轻轻呼吸,酥胸鼓胀着,冷冽的眼神,恢复了平静。

    “你说你给人面子,是谁?”她镇定地问道。

    秦烈也没有隐瞒,坦然回答:“流漾。”

    “流漾?!”米雅显然有些吃惊。“你认识她?”

    秦烈沉默了一下,道:“还有乾煋。我把流漾和乾煋视为朋友。就算以后神族侵入灵域,在我的眼中,乾煋、流漾依然是我朋友。”

    米雅惊异地看向她,似觉得奇怪,“你既然当他们是朋友,为什么坑害我们?还有,你明明可以成为烈焰家族的一部分的,成为烈焰家族的族人,不比你成为人族好吗?灵域的种族,是注定要被我族给扫平的,这是你没办法阻止和改变的,不是么?”

    “不管能不能阻止,但我至少要尝试。如果,有一天我实在无力阻止,或许……我会认命。”秦烈缓缓放开按在米雅脖颈的五指。

    他知道米雅是聪明的女人,这时候既然冷静下来了,就不会继续乱来。

    “我血液里或许流淌着烈焰家族的血脉,可我是在灵域成长的,这里是我的家乡,我不能看着灵域生灵涂炭,所有的生灵永远卑微地生活在神族的阴影下。”秦烈淡然道。

    米雅出奇出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你阻止不了的。”

    秦烈皱眉。

    “我知道我族的实力,当五大家族真的决心拿下灵域,除非灵族和魂族干预,否则单凭灵域种族的力量,压根做不到。”米雅停了一下,又道:“与其如此,不如和我们早早妥协,这样的话,至少可以保证你身边的人安然无恙。”

    秦烈摇头。

    米雅还想劝说,秦烈打断了她,道:“我送你离开。”

    他一把抓住米雅的手。

    “呼!”

    米雅一阵天旋地转,等回过神来,发现已经来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这个世界有着浓郁的深渊魔气。

    “深渊?”她一惊。

    就在她身旁,有着一个深渊通道,而且还有着许多的恶魔头颅。

    那是之前被洛克所杀的一些恶魔。

    “这是炎日深渊,深渊的第一百零九层,我是这一层深渊的缔造者。”秦烈脸色沉静,指向米雅所站的位置,“就在不久前,乾煋和米雅来过,对我说了一番话,希望我放你离开。”

    米雅首次露出一丝微笑,“没想到流漾那女人还是那么的讲义气。”

    “我是为了她,才放你离开,不然你可能会死。”秦烈淡然道。

    米雅饶有兴趣地问道:“你和流漾什么关系?”

    她居然对死亡不死亡没有太强反应,而是八卦地询问秦烈和流漾的关系,这让秦烈颇为的意外。

    “朋友,很好的朋友而已。”秦烈回应。

    “不是那么简单吧?”米雅眼睛闪烁着光芒。

    秦烈脸色怪异,“这和你有关吗?”

    “随便问问而已,怎么?有什么不好回答的吗?”米雅冷笑。

    秦烈指向深渊通道,道:“你可以通过那儿离开,我相信以你的血脉等阶,在那深渊通道附近,应该能坚持一阵子。你应该也有办法联系你父亲,他也离开了碎冰域,我希望你能知会他,让他和神族的其他家族族长,对入侵灵域的行动在斟酌一番。因为,在那碎冰域内,还有不少你们玄冰家族的族人被困着。”

    “我父亲很顽固的。”米雅哼了一声,又道:“而且,我也不觉得就凭你们灵域的那些种族实力,真的可以拿我那些碎冰域的族人如何。”

    “他们毕竟只有一部分,你父亲和冰晖目前又都不在,我们灵域那么多强者,难道杀不掉那些人?”秦烈不信道。

    “那里,已经被我们重新改造过,又有两艘星空巨舰在。”米雅神情倨傲,挺着酥胸,冷冷道:“或许,在你们尝试过星空巨舰的威力以后,就知道要杀掉我的那些族人,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了。”

    “如果他们不主动出击,只是缩在碎冰域,以星空巨舰死守。你们要想杀了他们,至少需要付出五倍以上的代价。”

    “我是说至少!”

    丢下这句话后,米雅不顾秦烈的震惊,飞身落入了深渊通道。

    “至少五倍的代价……”

    在她离开后,秦烈脸色难看,声音艰涩地喃喃低语。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神族不肯妥协,寒澈对于那些族人的生死,似乎也没有那么看重了。

    原来,单单只是那些碎冰域的神族,如果坚守那块区域,也可以给灵域百族带来难以估计的伤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