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承诺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承诺

    [限时抢购]2015防晒衣服女式长袖七分短袖

    [限时抢购]脚尖透明超薄隐性透明连裤袜(99包邮,送"女友"吧,嘿嘿)!

    支持网站发展,逛淘宝买东西就从这里进,go!!!

    华羽池面对缪怡姿时,畏之如虎,只是不断讪笑。

    他从心里惧怕眼前的女人。

    秦烈则不同。

    “缪姨,我行事自有分寸。”他淡然道。

    缪怡姿冷冷看了他一眼,视线一转,目光又落在华羽池身上,“我听说你最近都在打听前往磐殃界的隐秘路径?”

    华羽池满脸干笑,否认道:“没有啊。”

    “没有?”缪怡姿哼了一声,道:“你别自作聪明。据我所知,如今磐殃界应该至少有一个域始境武者坐镇,或许……就在等人自投罗网。”

    “怎么可能?”华羽池悚然变色。

    秦烈眉头一皱,道:“是谁?”

    “我也不知道是谁。”缪怡姿摇头,“但我猜测应该有人注意到了这笨蛋的一些动作,所以才刻意做出的安排。”她瞪了华羽池一眼。

    显然,她口中所谓的“笨蛋”,就是华羽池了。

    “那些人真正的目标,应该是你。”她随后看向秦烈。

    “烈哥,我不知道……”华羽池急着解释。

    秦烈摆摆手,示意他无需多言,道:“我岂会信不过你?”

    华羽池暗松一口气。

    “他找到的那个前往磐殃界的路径,应该是那些家伙故意泄露的。”缪怡姿黛眉深锁,“你要是和华羽池通过他的方法去磐殃界,我敢肯定你一过去,就要面对域始境强者的轰击。韩茜那丫头,应该就在磐殃界等候你的到来,华羽池和韩茜玩弄诡计,什么时候赢过?他那一次不是被那女人耍的团团转?你听信他的安排,恐怕会和当年一样,被那丫头所害。”

    华羽池脸色尴尬,挠了挠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情况我都说了,后面怎么做,你自己衡量吧。”缪怡姿又道。

    秦烈慢慢点头。

    缪怡姿深深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相信以你今时今日的见识和心性,知道实际的局势后,应该会有应对方针。”

    话罢,她轻轻侧过身子,让开了挡着的路。

    她竟没有阻拦秦烈和华羽池离开。

    华羽池在她的奇怪举动下,显得很是错愕不解。

    明明知道磐殃界那边,布置着一个陷阱,她却没有强硬的阻拦,这让华羽池万分意外。

    他知道如果是以前,缪怡姿绝不会允许秦烈和他离开,尤其是在知道情况不对的时候。

    “多谢缪姨提醒。”秦烈诚恳道。

    他随后示意了华羽池一眼,越过了缪怡姿,往空间传送阵的方向而去。

    “你还愣着干什么?”缪怡姿冷哼。

    华羽池霍然醒悟过来,干笑了两声,这次急急忙忙飞走。

    陈霖的身影,在他们俩不见以后,倏然闪现。

    “其实即便没有你的提醒,小少爷也不会有事。”他远远看向秦烈消失的方向,眼中满是信任,“今日的小少爷,有足够的智慧和实力,去应对磐殃界的局面。韩茜那丫头,弄出再多的阴谋和陷阱,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最后都会显得可笑。”

    “或许吧。”缪怡姿不置可否,“但知道具体情况,总归更容易应对一点。”

    陈霖轻轻点头,“这笔帐,就让他自己料理吧,我们就不要参与了。”

    “真的没问题?”缪怡姿道。

    陈霖淡然一笑,“不会有问题。”

    缪怡姿旋即不再多说。

    ……

    炎日深渊。

    以魔化以后的躯体,静坐于本源深海的秦烈,突然睁开眼。

    他浑身骨骼一阵“噼啪”爆响。

    三米左右的魔体,随着恶魔血脉的消褪,逐渐的收缩。

    一会儿后,他恢复成正常体型。

    从贝蒂、深蓝等人离开算起,已经过了十来日,他利用这段时间,慢慢将洛克等人的恶魔心脏,以“噬魔”给消化融入体内。

    聚集在第二心脏的恶魔血脉,因此得到了众多恶魔印记,他也洞悉了更多恶魔血脉的秘密。

    只是,洛克等人的血脉等阶,仅仅只是八阶。

    八阶的深渊恶魔,达不到领主的级别,恶魔心脏内能存在的血脉秘术和力量,也极其有限。

    他没有能依仗洛克等人的恶魔心脏,令体内的恶魔血脉,觉醒新的血脉天赋。

    他只是多获知了深渊恶魔种族的一些隐秘而已。

    反倒是他的魂坛,在他静坐本源深海的这段时间,内部的种种天地规则奥义,似通过本源深海,以某种他不理解的方式,在逐渐影响着炎日深渊。

    身为缔造者的他,感知到在炎日深渊的一些区域,分散的深渊魔气似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有的深渊魔气,逐渐变得炙烈如火,也有的深渊魔气,则是极寒如冰霜。

    另外一些区域,空中的深渊魔气衍变着,似酝酿着雷霆风暴。

    就连地底深处,重力场,似也在发生着奇妙变化。

    他烙印在魂坛内的力量奥义,在缓慢影响着炎日深渊,令这个新生的深渊层面,逐渐的适应他。

    与此同时,在炎日深渊发生改变时,他的灵魂,对各种力量规则的认识,似乎也在加深。

    这是一种互利双赢的过程。

    他突然想起他爷爷的那番话……

    他的灵魂特殊,肉身也无比的稀罕,他压根不需要和别的人族武者那样,一步步去铸造魂坛。

    他以本源晶面炼化的魂坛,虽然只有一层,但只要他慢慢去领悟力量奥义,去烙印更多的秘术心得。

    这一层魂坛可以发挥的力量和作用,到最后,绝不会弱于别人的九层魂坛。

    他的一层魂坛,和他的血脉,灵魂,炎日深渊,都有着紧密微妙的联系。

    他只需要用心钻研领悟即可。

    这般想着,他站了起来,随手划开一扇星门。

    下一刻,他就在泊罗界现身,出现于庄静的厢房。

    “主人。”庄静惊喜道。

    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一闪后便消失。

    庄静神情失落,她停下了修炼,走出了修炼的密室。

    听到声响的蔺婕,从另外一间密室出来,“他人呢?”

    “刚走。”庄静轻叹。

    蔺婕的眼中,也流露出黯然,内心轻轻一叹。

    很久以前,她还排斥成为秦烈的魂奴,不想失去自由。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早已改变了主意,已经通过庄静数次暗示秦烈。

    然而秦烈却熟视无睹。

    最近一些年,不只是她,连庄静都很少见到秦烈了。

    “她并不属于我们。”庄静苦涩地笑了笑,道:“我们曾有机会抓住他,可惜运气不佳,因为我们在一开始的时候,和他站在了对立面。也可能,在我们遇到他时,已经太迟了……”

    “谁能料到,三百年前那个声名狼藉的他,会变成这样?”蔺婕无奈道。

    她们最近都在关注灵域中央世界的消息,知道秦烈已光明正大现身于擎天城,知道他得到了姬家、补天宫的认同。

    也听说连人族的冰帝,都极为看中秦烈,视秦烈为秦浩之后,人族的另外一个新星。

    时至今日,秦烈其实已洗涮当年的恶名,神采飞扬地在灵域瞩目登场。

    一时间,秦烈似成为了灵域人族,年青一代最耀眼的那人。

    她们为秦烈高兴的时候,也有些惋惜,惋惜自己当时未能好好把握住。

    在她们惋惜时,秦烈来到了七灵岛,身旁陪着的人是宋婷玉和唐思琪。

    “是不是很多人重返暴*之地了?”秦烈询问。

    宋婷玉笑着说:“是啊,听说那边安全以后,各大白银级势力,又陆陆续续迁移回去了。”

    “你们也可以回炎日岛啊?”秦烈道。

    “我们不想回炎日岛了,想直接去中央世界了,你看……行么?”宋婷玉脸蛋微红。

    她已听说秦家回归擎天城一事。

    她和唐思琪两人,觉得或许是时候和秦家的长辈见一见,确定一下身份了。

    唐思琪也忽地垂下头。

    “等我再处理好一件事,就带你们回擎天城。”秦烈承诺。

    两女眼睛都忽地一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