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追随者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追随者

    一点清冷月光,从移动中的秦烈肩上闪耀而出。○

    那是银月印记内的月泪。

    他的灵魂,在那“月泪”闪现以后,瞬间和其中的器灵幽夜有了联系。

    “如何除掉阴影生命?”他询问道。

    幽夜乃幽月族的族长,而幽月族的祖地暗月界,就是在阴影暗界的蚕食下,最终被同化后消亡。

    他知道幽夜和阴影生命有过战斗,应该清楚阴影生命的弱点,所以才会唤出“月泪”,询问器灵幽夜关于阴影生命的弱点。

    “有阴影生命在此?”器灵幽夜猛地一惊。

    他所在的月泪,倏地变幻起来,一会儿为九点月光,一会儿收缩为一点。

    熠熠月光,从月泪上闪烁着,那月泪似在默然感知着。

    “果然有一个阴影生命!”幽夜御动着月泪,以灵魂尖啸,“阴影生命惧怕炽烈火焰焚烧,也怕极寒之力的冰冻,但是不怕灵力的轰击,也不怕利器切割。还有,一些强大的灵魂秘术,也可以伤害到他们!”

    “烈焰,极寒冰冻,灵魂秘术……”秦烈眼睛微亮。

    幽夜所说的那些阴影生命惧怕的力量,他恰恰全部精通,不论是烈焰、极寒之力,亦或者灵魂异术,他都有极深的造诣。

    因幽夜的这番话,他忽然镇定下来,觉得那个阴影生命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蜕变!”

    他旋即激发烈焰血脉。

    霎那间,他的头发和眼瞳,变得赤红如火。

    一簇簇不灭火焰。也从他身上闪现出来。那些火焰扩散开来。凝成了炎界。

    炽烈燃烧的炎界,充斥着惊人高温,像是不断喷涌着岩浆烈焰的火山。

    他在呼吸时,鼻孔内,似都冒出炙热的火焰。

    “神族!烈焰血脉!”

    “烈焰家族的不灭之火!”

    “怎会这样?”

    侥幸活下来的那些恶魔,突然纷纷尖叫,都被他新的形态给惊到。

    就在不久前,他还在以魔化后的躯体。同洛克战斗。

    那时的他,一身的深渊气息,周边环绕着浓郁的深渊魔气,有着狰狞的利刺,和黑色硬甲。

    之前他绝对是如假包换的恶魔。

    一会儿功夫,他从魔化状态恢复以后,摇身一变,竟化为了一个烈焰家族的神族族人。

    那炽烈的炎界,流溢在身上的火焰,乃烈焰家族独有的特征。

    他身上的深渊气息。至此,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所有见证了这一切的恶魔。都是一脸的错愕,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有恶魔开始和神族混血了?没有听过有这样的先例啊?”

    “一个兼有恶魔和神族血统的家伙诞生了吗?”

    “从未听过有这样的家伙存在啊!”

    在那些恶魔的眼中,此刻的秦烈,俨然就是一个怪物。

    “果然没错……”

    贝蒂则是明眸一亮,嘴角逸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似早知如此。

    “蓬!”

    那不断追击贝蒂的大肉球,忽地炸裂开来,化为了千万流光血线,

    从那些流光血线中,隐隐可以看到烬灭之光的存在,那些流光血线似蕴藏着恐怖的腐蚀之力。

    临近贝蒂的几个恶魔,都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措不及防之下,一一中标。

    他们都被那些流光血线溅射到。

    “嗤嗤!”

    他们的躯体,都在慢慢消融,另有奇异的阴影,趁机渗透到他们的体内。

    这些八阶恶魔的灵魂,被那零碎的阴影渗入以后,似乎也被消融。

    精通魂族秘术的秦烈,略一感知,就知道被流光血线溅射到的恶魔,灵魂和躯体同时在融化。

    如此一来,只剩从黑沼深渊而来的科恩,没有被沾上烬灭之光。

    连曾经和他有过一战的极炎深渊的维塔斯,这一次,也被流光血线溅射到。

    维塔斯此刻正在凄厉嚎叫。

    “嗷!”

    突然,有一缕缕火焰汁水,从维塔斯全身毛孔流溢而出。

    维塔斯在濒临死亡之际,体内的炎魔血脉,似得到了新一轮的强大。

    他瞬间魔化,变成全身流淌着岩浆汁水的炎魔。

    一簇拳头大小的阴影,在他化为炎魔以后,立即从他的体内飞逸而出。

    只有零星半点的烬灭之光,还在他的炎魔之身上存在,无视那些炙烈的岩浆火焰,继续腐蚀他的肉身。

    “秦烈!救我!救我一回!”他冲着秦烈大声疾呼,苦苦哀求,“只要我能活下来,我愿意以古老的深渊密语向你宣誓效忠,愿意追随你!”

    他知道,即便是疯狂激发炎魔血脉,也只能逼退阴影生命的灵魂。

    他的血肉之躯对烬灭之光依然没有任何办法。

    在场的众多异族,也只有受秦烈掌控的虚浑之灵,似乎对烬灭之光有点办法。

    他于是将活下来的希望寄托在秦烈身上。

    “效忠……”秦烈神情一动。

    不论在哪一个深渊,强大的恶魔身旁,都会存在着众多低阶的恶魔追随者。

    一个九阶的深渊领主身旁,往往会有几个八阶的恶魔依附,会有更多七阶、六阶的恶魔为麾下。

    弱小的恶魔,选择依附强大的恶魔,本就是深渊亘古不变的定律。

    维塔斯愿意追随他,就是从今以后,视他为自己的主人。

    这样的话他和维塔斯还会缔结一个恶魔的主奴契约。

    “炎魔,兼有魅魔的血脉,一旦他血脉突破到九阶,成为了深渊领主,魅魔强大的血脉天赋就会觉醒……”

    秦烈暗暗思量了一番,眼睛渐渐亮起,于是一个命令传达。

    离维塔斯最近的雷灵,暂时舍弃一束烬灭之光,一霎后,就在维塔斯胸口闪现。

    雷灵一出现,正在消融维塔斯炎魔之体的一缕烬灭之光,立即失去了腐蚀的能量。

    维塔斯胸口的消融也旋即止住。

    他略一感知,就知道烬灭之光内的诡异能量,已经被那雷灵给吸收。

    这也意味着他脱离了险境。

    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远远冲着秦烈点头,然后躬身行了一礼。

    那是下位者面对上位者的礼仪。

    秦烈咧嘴嘿嘿一笑,点头回应了一下,道:“还有谁?还有谁想活下来?”

    还有几个恶魔,和维塔斯一样也被流光血线溅射到,他想以救维塔斯的方法,多收几个追随者。

    可惜,他只看了一眼,就发现其他的恶魔灵魂都已经消融。

    那些恶魔,不是和维塔斯一样的炎魔,他们没有能令魔体和灵魂全部变成岩浆火焰。

    所以他们未能抵御住那些阴影对灵魂的消融。

    如此一来,还活着的恶魔,除了维塔斯以外,就只剩从黑沼深渊而来的科恩了。

    “醒来!”深蓝轻喝。

    她不知何时起,已来到奥克坦身旁,她冲着奥克坦发出震荡灵魂的啸声。

    迷茫呆滞的奥克坦,在她的啸声中,似慢慢地恢复清醒。

    奥克坦眼中渐显清明,道:“这里是……炎日深渊?”

    他轰然一震,瞬间明白了现状,急道:“索姆尔已被阴影生命吞没,那个阴影生命透过索姆尔的灵魂,已从烬灭之海穿掠而来!”

    “你醒悟的太迟了。”贝蒂冷哼一声,“你看还有几个恶魔活着?”

    奥克坦一怔,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四处都是死去的恶魔。

    他立即明白刚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索姆尔玩火**了,他想要利用烬灭之光的力量,于是和一个阴影生命进行了交易!”奥克坦一脸惊惧不安,“他将烬灭之光带入了炎日深渊,也意味着那个阴影生命,可以通过他过来。”

    “他自以为可以掌控一切,以为能完全御动那些烬灭之光,还可以阻止那阴影生命的到来。如今来看,他大大低估了那阴影生命的可怕哈狡诈,他如今不但魂飞魄散了,也还没有能阻止那阴影生命的到来。”

    “一个阴影生命的渗透,或许已经为别的阴影生命提供了方向和坐标,可能会有更多的阴影生命逐渐到来。”

    奥克坦看着炎日深渊的灰暗天穹,脸色难看地说道:“或许,要不了多久,这一层深渊就会被阴影暗界给同化了。”

    “还会有阴影生命不断涌入?”秦烈神情巨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