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再聚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再聚

    本源深海边沿。~

    秦烈激发恶魔血脉,牵引着一缕缕浓稠魔气,以自身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型风暴漩涡。

    他处在风暴漩涡之心,神情冷漠,眼瞳中闪烁着的光芒,显得诡异莫测。

    他似乎在等候洛克完成魔化。

    “嗷嚎!”

    洛克的嘶吼声,从这片天地响彻开来,如一头发狂的野兽。

    伴随着一声声“喀喀”异响,洛克纤瘦的躯体,正在逐渐变得巨大。

    洛克体内涌动的恶魔血脉能量,也越来越强大,支撑着他的躯体完成魔化。

    从鬼祭炼狱而来的那些重甲恶魔,远远散落着,目光时不时落在科恩身上。

    科恩一动不敢动。

    那些重甲恶魔和科恩,都在默然等候,等洛克完成魔化,等他和秦烈殊死一搏。

    “咦!”

    科恩突有所觉,他凝聚在秦烈身上的视线,稍稍偏移了方向。

    他看向远方。

    两道幽蓝色异光,如飞逝的流星,快速地疾驰而来。

    “灵族……”

    科恩暗暗吃惊,有些想不通两个灵族的女子,为什么会进入炎日深渊。

    他不认为灵族的族人,吃了深渊缔造者的恶魔心脏以后,就真的可以取而代之,成为新的缔造者。

    他没有听过类似的说法。

    在他一愣神的时候,那两道流星般的幽蓝奇光,倏地在本源深海半空停住。

    深蓝和贝蒂在蓝光消失以后,从中显现。都好奇地看向秦烈所在的风暴漩涡。还有不断魔化的洛克。

    “唔!”

    深蓝看了一眼秦烈。突然捂着嘴轻呼,眼中满是惊异。

    浓稠魔气形成的风暴漩涡之心的秦烈,和她以前所熟识的秦烈,单从外表来看,压根就是两个人。

    如果不是因为她和秦烈的血脉,存在着特殊的渊源,她恐怕都不认为那是秦烈。

    同样的,灵族丹尼尔斯家族的贝蒂。也一脸的疑惑。

    “他就是秦烈?”贝蒂微微皱眉,望着深度魔化的秦烈,毫不掩饰内心的厌恶,“分明就是一个高阶恶魔啊。”

    她讨厌一切恶魔。

    根据她以前的消息来看,秦烈一半灵域人族血脉,一半神族血脉,应该是和灵族差不多的生命种族。

    她万万没想到见面以后的秦烈,竟然是彻头彻尾的一个高阶恶魔,而且还是魔化后的恶魔。

    她从没有将恶魔视为高智慧的生命种族,一看到秦烈的模样。立即大为失望。

    “他本不是这样的。”深蓝一会儿就冷静下来,说道:“在炎日深渊形成以后。他身为缔造者……一定是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不管怎样,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只要我知道他就是他,就够了。”

    贝蒂愣了一下,才咯咯一笑,道:“随便你了,我反正负责帮你对付奥克坦就行了。”

    “灵族!”黑沼深渊的科恩,扇动着恶魔羽翼,扭头看向她们,“你们来此做什么?”

    “又是一个令我厌恶的家伙。”贝蒂捂着鼻子,“我厌恶恶魔,更加厌恶黑沼深渊的恶魔,你们身上的气味,都让我不想靠近。”

    “你能来,我们怎么就不能来?”深蓝轻哼道。

    科恩的目光,在贝蒂的身上扫了一圈,神情渐渐凝重起来。“我大概知道你是谁了。”

    “知道就好。”贝蒂不在乎地说道。

    猜测出贝蒂的身份以后,黑沼深渊的科恩,似不想招惹麻烦,在贝蒂冷言热讽以后,还是选择了沉默对待。

    他显然知道贝蒂的厉害。

    身为灵族的灵种,身怀三种血脉属性的贝蒂,比起从鬼祭炼狱过来的洛克来,不论是实力还是身份都只强不弱。

    贝蒂本是可以成为未来灵族族长的天纵奇才。

    这样的人物,在灵族十万年可能也只出现一位,稀罕和可怕的程度,绝不会弱于恶魔君主的血脉后裔。

    就是因为知道贝蒂的身份,科恩才忍下了一口气,没有立即发难。

    “贝蒂姐,你名气很大呀。”深蓝轻声说。

    科恩如临大敌的目光,始终放在贝蒂身上,分明将贝蒂视为生平所见的大敌。

    连鬼祭炼狱的那些重甲恶魔,看到贝蒂现身以后,也都神情凝重了。

    他们显然也第一时间猜出了贝蒂的身份。

    深蓝拥有四大血脉属性,本该最耀眼夺目,可她和贝蒂站在一块儿的时候,所有惊惧不安的目光,都落在贝蒂身上。

    这让还有些小女孩心性的深蓝都暗暗懊恼。

    贝蒂咯咯一笑,揉了揉她的头发,说道:“我成名比你早啊。我血脉还在五阶时,就开始跟着族人征战星海了,在我血脉达到七阶时,我都已经孤身在深渊活动了。这些年来,死在我手上的高阶恶魔,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了,他们知道我的名字,会畏惧我也是应该的。”

    话到这儿,她笑吟吟地看向那些鬼祭炼狱的重甲恶魔,道:“下八层炼狱,那些恶魔君主的血脉后裔,我也杀过三个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

    此言一出,连深蓝都暗暗吃惊,看向贝蒂的目光多了一丝敬意。

    她上次在这儿,遇到过黄泉炼狱的迪迦,那时迪迦乃所有恶魔的首领。

    众多灵族的族人,都死在迪迦的手中,她深知迪迦的可怕。

    后来,她遇到的凌语诗,一觉醒“魂狱”血脉,所展现出来的灵魂统治力,让她都大惊失色。

    亲身经历过,她才知道出自八层炼狱的恶魔,比其他深渊层面的恶魔强大了太多。

    贝蒂杀死的三个恶魔,出自下八层炼狱,是那些恶魔君主的后裔,这足以证明她的可怕。

    也难怪黑沼深渊的恶魔,还有那鬼祭炼狱的重甲恶魔,一猜测出她的身份,立即就变得神情凝重了。

    “灵族的贝蒂是吧?”就在此时,已完成魔化的洛克,突地盯向她,咧嘴狞笑道:“当我吃了这个深渊缔造者的心脏,也会慢慢撕碎你,你拭目以待吧!”

    “哦,你要有本事就试试看,看最后谁撕碎谁。”贝蒂笑容不减。

    “好!”洛克怒吼一声。

    完成魔化的洛克,足足有四米高,全身布满了繁琐神秘的魔纹。

    他后臀多出了一条巨蟒般的尾巴,那尾巴上也满是奇异的花纹,随着他尾巴的甩动,那些魔纹如变得鲜活,释放出非常明显的能量波荡。

    一片片龙鳞般的鳞甲,从他体内生出来,覆盖在他胸部,后背和腰腹,如一件天然打造的魔甲。

    那些鳞甲随着他的呼吸,一抖一抖的,从中不断地喷涌出紫色魔气。

    一柄细细的利剑,被他握着手中,那利剑上竟传来深渊大领主的灵魂气息。

    魔化后的洛克,反而渐渐冷静下来,不再疯狂咆哮嘶吼。

    他握着利剑的魔手,突然生出一根根肉筋,那些肉筋如绳索般捆缚在剑柄上,似和那柄剑血脉相连。

    “这柄剑,以一个大领主的脊椎淬炼而成,是我父亲送给我的礼物。”洛克咧嘴一笑,对秦烈说道:“那个大领主,是我父亲成为恶魔君主之前斩杀的,他是我父亲一生的宿敌。他的心脏被我父亲吞吃以后,我父亲才成为了鬼祭炼狱的恶魔君主,而他的脊椎,则是化为了我手中的这柄剑,现在我让你嗅一口他的气息。”

    洛克魔化后的身子,挥舞着那柄利剑,相隔数百米远,就已经朝着秦烈刺来。

    洛克身上的魔纹,在他挥剑时,如一片片魔云涌动起来。

    他的血脉能量,顺着他那缠绕在剑柄上的肉筋,汹涌注入利剑内。

    那柄细细的利剑,遥遥指向秦烈,剑内似有魔光无视空间界限,瞬间在秦烈胸口突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