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星渊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星渊

    寒澈离开时,伸手牵动了四座冰川,将其环绕在秦烈和米雅身侧。∈↗

    那四座冰川位置落定以后,朝着秦烈一方的冰面上,滋生出一簇簇云棉般的寒流,那些寒流闪现以后,秦烈附近的冰寒气息,渐渐增强了数十倍。

    一层冰莹透亮的光膜,也慢慢浮现,将他和米雅完全笼罩。

    只要寒澈还在碎冰域,这片区域任何细微变化,他都能第一时间捕捉,他留下的那些极寒之力,可以抵御九层魂坛的一次攻击。

    他自信碎冰域的任何外敌,即便发现了秦烈和米雅,也绝不可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伤害到秦烈和米雅。

    因为有这样的自信,寒澈才放心离开,将看护秦烈的重任交给米雅。

    在他和玄珞离开以后,一身银亮铠甲,身姿高挑的米雅,便好奇地打量着秦烈。

    她明眸闪现出熠熠冰光,如无暇的冰玉石,剔透明亮。

    “明明是烈焰家族和人族的混血者,不但早早觉醒了烈焰家族的‘燃烧’,竟然在八阶血脉时,另外觉醒了‘绝对零度’。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米雅暗暗惊奇。

    停滞不动的秦烈,虽然闭着眼,却知道米雅的存在,也知道米雅默默注视着他。

    他其实暗暗松了一口气。

    米雅不是冰晖,也不是寒澈,在他来看容易对付,也更加容易糊弄……

    他没有顾忌米雅的存在,集中精力在体内的血脉变动上,感知着八目妖灵血脉。那正在逐渐觉醒的新天赋。

    体内。代表着八目妖灵的幽蓝色血脉晶链。慢慢交织着,在他胸口和丹田之间,形成了一条垂直血脉光流。

    那血脉光流倏一形成,秦烈神魂巨震,突然生出一种奇妙的感受。

    ——他似和深渊通道有了玄妙的联系!

    霎那间,他回想起跟随烈焰炀,经过深渊通道前往黑暗深渊的那番事。

    他在深渊通道内,体内八目妖灵的血脉异常活跃。他当时就生出一种回到家的奇异感觉。

    他询问烈焰炀以后,烈焰炀确认八目妖灵就是在深渊通道内孕育出来,之后才被灵族擒获,被带往了灵族的族地。

    灵族的族人,最终将八目妖灵变成了他们的魔宠,八目妖灵也离开了深渊通道。

    深渊通道,不但是可以连通深渊一百零八个层面的通道,而且内部黑洞和各种空间之门多不可数。

    几乎所有的域界和种族,都有可以和深渊通道连接的奇异空间点,神族、魂族和灵族等血脉种族。能时常在深渊各层走动,依赖的也是深渊通道的神秘特性。

    深渊通道。可谓是茫茫星河中,最为复杂神秘的一个空间枢纽。

    八目妖灵,就诞生在这么一个奇地,他体内八目妖灵的血脉天赋——星门,能够让他在任何一个域界,都通过星门来去自如,必然也是因为八目妖灵的血脉,和深渊通道有着神秘的联系。

    只是,他以前以血脉凝结星门时,从未感觉到深渊通道的存在。

    他以前也不知道星门的形成,有没有依赖深渊通道,不知道星门、八目妖灵和深渊通道之间,究竟有着何等特殊的关联。

    直到现在,随着他融合了天弃大师赠送的十阶八目妖灵的精血,随着他突破到八阶血脉,他终于清晰无比地感觉到体内那些幽蓝色的血脉,和深渊通道间的奇异联系!

    “血脉天赋——星渊!”

    八个璀璨光球,以八目妖灵的血脉能量凝结,倏然从他体内飞逸而出,如八只眼睛般漂浮在他身旁。

    那八个光球,如一颗颗闪亮的星辰,又像是八目妖灵的八只眼睛。

    八个光球闪烁着,似在抽离着某种力量,然后一点点变大膨胀。

    他所在的空间,突然开始以他为中心塌陷,如要形成一个巨大的深渊漩涡,要绞碎一切外物一般。

    “咔嚓!喀嚓!”

    寒澈牵引而来的冰川,在那八个光球膨胀时,突然承受不住的爆碎。

    那些冰面内的寒流,在冰面炸裂以后,化为一簇簇的寒云,如有灵性一般,将神情惊骇的米雅围住。

    以秦烈为中心,空间开始塌陷崩碎,周边冰川冰岩疯狂爆碎,炸开的冰刃、冰锥四处激射飞旋。

    那片区域,如瞬间变成了恐怖的炼狱,如要碾碎一切生灵血肉。

    米雅捂着嘴,娇容失色,下意识地后退。

    那一簇簇寒流,则是在她身旁飞旋着,助她抵御着那些暴乱的空间之力,令她不受空间炸碎的影响。

    同时,碎冰域的深处,其中一艘星空巨舰,突然有一物传来刺耳的尖啸。

    冰晖从中飞出,一脸惊容地站在寒澈身旁,道“我们已失去对碎冰域空间的封禁!”

    寒澈神情不变,道:“就在此刻,秦烈体内的血脉,另外觉醒了属于八目妖灵的血脉天赋!你我都知道八目妖灵乃是空间之灵,诞生于深渊通道,而深渊通道乃无尽星河所有奇异空间的中央枢纽。”

    “他新觉醒的血脉天赋,为星渊,和深渊通道有着奇特关系。”

    “星渊的形成,碾碎了我们干预的碎冰域空间规则,使得碎冰域的空间恢复了原样。”

    “我们要不要阻止?”冰晖脸色凝重,又道:“米雅还在那儿,她会不会有危险?要不……我过去看看?”

    “没事的。”寒澈笑了笑,道:“我留了一部分血脉力量在米雅身旁,她不会有什么危险,只要我还在碎冰域内,一切都不会失控。”

    他这么一说,冰晖点了点头,也就不再多言。

    “喀嚓!喀喀喀!”

    此刻,以秦烈为中心,塌陷的空间,将附近所有实物绞碎,渐渐形成一个空间漩涡。

    从那空间漩涡内,不断地荡漾出层层空间波纹,波纹向四面蔓延,似碾碎了众多无形的绳索。

    碎冰域的空间,本来似被某种能量捆缚着,这时那些捆缚碎冰域的力量,被悄然消泯于无形。

    秦烈心神一动,立即察觉到他的星门,已不受碎冰域的影响。

    他突然咧嘴嘿嘿笑了起来。

    碎冰域的空间解封,意味着他脱离了危险,只要他愿意,可以马上从碎冰域脱身。

    “我听玄珞说,明煦、浩桀和苍晔他们,都在你手上吃了苦头,如果不是你手下留情,所有进入本源始界的我族族人,都不能活着回来?可是如此?”玄冰家族的米雅,好奇地看着他,兴致盎然地问话道。

    放松下来的秦烈,不再那么拘谨小心,灿然笑着看向她,道:“可以这么说。”

    米雅突然明眸一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