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咒祖请求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咒祖请求

    擎天城。

    秦业通过“九界之门”返回古煦界,陈霖、单元庆则是留了下来,秦烈的两个魂兽分身,加缪怡姿和蜥蜴始祖,也都呆在城内。

    秦业离开时,知道秦烈那一具血魂兽分身,刚刚才炼化成功,需要大量的丰沛血肉和灵魂能量补充。

    他让秦烈不要担心,等他再次返回擎天城的时候,必然会为秦烈的血魂兽分身,带来足够多的补品。

    秦烈在擎天城静候三日后的巨变到来。

    在此期间,六大势力的域始境强者,一地到来,都聚集在擎天城的城外。

    以轮回教祖央为首的那些域始境强者,尝试着以灵器和高层数的魂坛,对擎天城进行轰击。

    城内的秦烈,只见咒之始祖消失了一会儿,便看到笼罩擎天城的七彩巨幕,释放出无数绚烂的能量波荡。

    那一刻,从擎天城的地底深处,如涌现了滔滔不竭的汹涌灵力狂潮。

    浓郁的灵力,像是一条条逆流直上的瀑布,纷纷灌入那七彩天幕,使得擎天城瞬间霞光万丈,如被一尊尊天神巨魔庇护着。

    那些试图轰碎擎天城的域始境强者,只是一个照面,就已经吃了大亏。

    之后两天,擎天城出奇的平静,从六大势力而来的域始境强者,也再没有敢轻举妄动。

    “嗤嗤!”

    一根根血筋在骨骸表面蠕动的血魂兽,碧焰色的眼瞳内,丝丝绿色电流闪烁着。

    “呼!”

    一簇拳头般大小的魂影。被血魂兽轻轻吐出。那魂影扭动着。显现出祖翰的模样。

    时隔两天,轮回教的教主祖翰已凄厉如恶鬼,这团灵魂的魂力,被血魂兽的“噬魂”给抽离的只剩十分之一。

    血魂兽如果继续下去,祖翰的这一簇灵魂将会彻底崩溃,灵魂本源记忆也会湮灭。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轻易消亡。”昏暗的宫殿内,血魂兽嘿嘿怪笑。以灵域通用语说道:“等我二伯从古煦界归来,你这只剩下一息的灵魂本源,我会交给他,让他慢慢弄死你。”

    祖翰的那一簇灵魂,激烈挣扎扭动,如一只张牙舞爪的恶鬼。

    血魂兽视而不见。

    “咻!”

    一道模糊幽影,在昏暗的大殿内凝现,渐渐变幻为咒之始祖的模样。

    昏暗的大殿也因他的到来,忽然变得明亮,大殿另一角的暗魂兽。也被照耀出来。

    这座大殿乃擎天城秦家的一部分,大殿外面的广场上。建造着一座可以连通灵域各方区域的大型传送阵。

    此刻,秦烈的本体,正在和陈霖、单元庆等人,询问后天前往九重天的细节。

    他的两个魂兽分身,则是在这座昏暗的大殿内,由血魂兽将祖翰的灵魂余力压榨干净,好供秦业随意折腾。

    “咒祖,你来此做什么?”秦烈的暗魂兽分身,在咒之始祖到来以后,变幻为本体的模样,道:“我现在才明白,你应该是擎天城的器魂,而整座擎天城,则是一件巨大无比的灵器,可是如此?”

    “不错,当年为了防止神族的追杀,我刻意将灵魂爆灭,令残魂融入擎天城。”咒之始祖没有否认,说道:“你秦家的先祖秦天,曾被一名魂族族人夺舍躯体,他最终凭借着惊人的意志力,反而牢牢掌控着自己的躯体,然后以融合后的魂族知识,造福于人族。”

    “人族能洞悉灵魂奥妙,能通过灵魂知识,慢慢衍变成铸造魂坛修炼的体系,皆因你先祖秦天的指引。”

    “我希望你能够如你先祖一样,通过你对灵魂的深刻认知,为人族开辟新的局面。”

    “还有,我希望你不要大意之下,将深渊恶魔给引向灵域。那些深渊的恶魔,如果如神族那般涌入灵域,这会比神族到来可怕十倍。”

    “泊罗界和寒寂深渊连通的域界之门,你一定要看护好,一定不能出现意外。”

    秦烈愣了一下,道:“暴乱之地深海的深渊通道,被你们五祖合力镇压,为了防止暴乱之地出现虚空境级别的强者,不慎破坏了深渊通道的禁制,你更是在整个暴乱之地烙印下神秘禁咒,令所有不灭境强者突破虚空境困难加重数倍……”

    不等他一番话讲完,咒之始祖便截断,说道:“我们当年以五块大陆为主体,以密咒来遏制暴乱之地,本来是防止那边海族的族人乱来。我们当时也没有预料到,不久以后人族乘势而起,反而成了灵域的新主人。”

    “我明白你们的初衷。”秦烈点头,道:“我想说的是,你们当时为什么没有毁去那条深渊通道,而仅仅只是镇压?”

    不久前,他和深蓝一同到达那深渊通道处,通过深蓝得知那所谓的“深渊通道”,只是八目妖灵以精血凝炼的星门。

    后来,在咒之始祖等人禁锢星门以后,形成“深渊通道”的八目妖灵精血还渐渐苏醒了……

    咒之始祖既然如此忌惮深渊恶魔,当初为什么没有直接摧毁,而仅仅只是镇压?

    “我们那时还不够强大,对域界、空间力量的认识不足,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在摧毁那深渊通道以后,不会引起其他的变故,所以我们不敢冒然行事。”咒祖沉吟了一下,解释道:“另外,你先祖也认为留下那条通道有必要。将来如果神族决定在灵域大肆屠杀,以灭绝生灵为目的,他便重开那通道,任由域外强族涌入灵域和神族狗咬狗。”

    “那条深渊通道,是对付神族的一个后手,神族真的太过分的话,灵域百族如果没有生存的希望,那条通道就会再次开启。”

    秦烈怔了怔,道:“你特意来此找我所为何事?”

    “这次如果五大家族齐至,灵域百族合力,有没有胜过神族的可能?”咒祖认真道。

    秦烈摇头,“我不知道。”

    咒祖沉吟了一会儿,突然道:“如果我能说服六大势力,让他们不再视你们秦家为敌人,让他们和秦家合力抗衡神族。事后,你们秦家能否屏弃前嫌,不再为三百年之事报仇?”

    秦烈脸色一沉,冷笑道:“你凭什么说服六大势力?”

    “我只问你,能不能看在六大势力抗衡神族的份上,放下三百年前的仇恨?”咒祖道。

    “此事,你应该和我爷爷,还有我父亲去谈。”秦烈冷冷道。

    “我很早之前就和他们说过,可他们……却拒绝了。”咒祖苦笑。

    “我的态度也是一样。”秦烈脸色漠然。

    “秦家和六大势力开战,会导致灵域大动荡,各大域外强族都会参与进来。”咒祖叹息,道:“神族五大家族合力,就算是灵域百族合力,也未必能抵御住他们的入侵。如果在灵域百族一番大战后,神族恰恰到来,那我们恐怕一点胜算都没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