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迟了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迟了

    “你们真的相信他?”

    魂族族人梅奥,眼见三大兽王点头,心知不妙,首次向三大兽王吐露域外天地奥妙。

    “以你们古兽族的实力和底蕴,冒然踏入任何一层深渊,都绝不可能讨到好处。依我看,他为你们建造一座连通深渊的域界之门,根本心存歹意,分明是将你们古兽族往火坑里退。”

    冷哼一声,梅奥继续道:“至于他所说在深渊拥有一个私有域界,更是就是天垩大的笑话了!”

    “深渊一百零八层,从我有记忆起,就没听说过哪一层的域界不是由深渊恶垩魔掌控的!”

    “魂族,灵族和神族,千万年来反复征伐深渊,也仅仅只能在短期获得上风,绝对无法永久统领一层深渊。”

    “连三大超刊血脉强族的强者,都不能完全称霸深渊,令一层的深渊恶垩魔臣服,你凭什么可以?”

    梅奥毕竟是货真价实的补族族人,他当年和魂族大皇子也是通过深渊通道,误打误撞地冲入灵域,所以他对深渊可谓是极其了解。

    以前他不愿刘三大兽王多言,是因为知道三大兽王贪念他对灵魂的见解,不会真正抹杀他的灵魂残念。

    又因为他只能以血水维持魂兽傀儡的微弱生机,灵魂树也处于只能与人交流的地步,他再也不怕失去什么。

    认准了古兽族不会杀他,他才有恃无恐可以什么都不说,继续耗下去。

    可秦烈的到来,为古兽族开出了一个换取他的条件,三大兽王商议以后决定舍弃他以后他终于慌了。

    他知道能够将卡达克炼化的秦烈,对付起他来,应该不会太困难。

    尤其是他还处于如此弱小的力量层次。

    古兽族的三大兽王,听闻他一番话后,有心生疑惑不由看向秦烈。

    秦烈洒然一笑,道:“征伐深渊自然不可能事事如意,我只是为你们打开一扇窗口,让你们有机会接垩触外面更为辽阔的天地而巳。目前滕远、尼维特他们,包括秦家、姬家、补天宫的强者,也在深渊征战,他们当然也有所损伤,不过进步也同样明显。”

    “至于我在深渊另外一个私有域界一事”

    他伸手点向额头。

    一座晶光熠熠的魂坛从他前额飞逸出来,如一块巨大的晶面悬浮在岩洞内。

    他笑看梅奥,道:“你若真了解深渊的奥妙,可能从此物上嗅到什么气息?”

    这般说着,那一座以本源晶面炼制而成的魂坛,越过他的魂兽分身,落在梅奥那一株即将枯萎的灵魂树旁。

    从梅奥的那一株灵魂树上,飘逸出一根发丝般的魂丝落向那魂坛。

    “嗤!”

    一缕魂丝一入魂坛便化为灰“哼。

    从那座魂坛上,骤然荡漾起层层奇妙的涟漪,如滋生出无穷无尽的奇妙,连和魂坛互通的本源始界的本源深海,也在此时掀起了波浪。

    释放出一缕魂丝的梅奥,那一株灵魂树似愈发颓败无力,他甚至巳无法维持灵魂树的原貌。

    “呼!”

    梅奥的灵魂本源,重新缩回了失去皮肉的魂兽骨骸内,下一刻他尖锐的啸声也从那一具骨骸的头骨内传来,“本源晶面!你竟然将一块本源晶面炼化为了魂坛!”

    秦烈咧开嘴伸手虚空刻画,凝结一扇星门出来。

    星门通往目前依然荒芜的本源始界。

    他冲着赤血猿王一笑,道:“不相信的话,三位老前辈大可以过去瞧一瞧,这个新生的深渊层面虽然尚未展露垩出气象来,可他确实属于我。只要我想,我能随时打开这一层独属于我的深渊,只不过暂时他们并不适宜你们罢了。”

    三大兽王血肉躯体不敢前往,却纷纷释放出一缕灵魂意识,在那本源始界飘荡了一会儿。

    从那本源始界内,他们感受到浓郁的深渊魔气,还有天地初开尚未完全定格的规则奥义。

    其中许多没有成形的力量奥义,分明和秦烈魂坛内的灵诀玄妙对应,而且那本源始界内也充斥着秦烈独有的灵魂气息。

    三人的灵魂意识,只是粗略游荡了一番,便赶紧收了回来。

    他们都是十阶血脉的强者,体垩内的血脉天赋奥义,都已经触及到天地间最为核心的力量道义,他们的灵魂意识在本源始界稍稍游戈了一番,便已洞察真垩相。

    他们都知道秦烈所言非虚,更惊骇秦烈一身的玄奇神秘,愈发认为他们的决定无误。

    “我们信得过你。”暴雷蟒王收回灵魂意识后,嘿嘿一笑,说道:“我们这便离开,此地交给你处理。你尽管放心,那血池和岩洞我们都早有布置,这个你所说的魂族族人,便是想要自爆灵魂都不能。”

    “他交给你了。”赤血猿王也道。

    三个古兽族的兽王,丢下这么一番话以后,又一次从岩洞飞向上方。

    他们一离开,秦烈眯眼一看,便发现岩洞的岩壁上,布满了奇异的兽纹,那些兽纹之前隐藏在岩壁内,却在这时候突然显现。

    秦烈仔细再看,发现那些奇异的兽纹,都是以鲜血刻画而成,都各自拥有奇妙。

    譬如一簇簇闪电交织的兽纹,分明就是属于暴雷蟒王的精血,烙印着他的血脉天赋,似无时无刻不再压抑着梅奥的那一簇幽魂。

    仿佛只要梅奥心存爆灭灵魂的想法,那些闪电交织的兽纹,就能一拥而上禁锢其吴魂树。

    “压根不需要那么麻烦的……”,秦烈摇了摇头,哑然失笑,“真正的魂族族人,灵魂一旦爆灭,还会分化出一簇簇分魂,只要灵魂力没有耗尽,分魂还是会重聚的。魂族族人,和其他种垩族的族人不同,想要爆灭灵魂而亡,可没有那么简单。”

    洞悉魂族奥妙的他,本体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他的那一具魂兽分身,则是低低嘶吼一声。

    秦烈刚刚凝炼的星门,陡然一变,再次连接到泊罗界。

    缩小了体型的蜥蜴始祖,穿越星门而来,老老实实蹲伏在那一具魂兽分身处,道:“主人。”

    “帮我护发一阵子。”秦烈的魂兽分身道。

    “哦。”蜥蜴始祖垂头答应。

    “梅奥,不论你愿意不愿意,我都要抹去你的灵魂印记,将你炼化为我的第三个分魂。”秦烈的魂兽分身,那一双碧幽的眼瞳内,闪烁着异光,“这似乎本就是你们的宿命。”

    “不!不要!我答应你,我愿意向你如实道明一切,告示你我们因何而来!我愿意将我对圣器的知道的一切如实道明!”梅奥尖啸。

    “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