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烬灭之光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烬灭之光

    有着十阶血脉的蜥蜴始祖,震怒而来,可在短短半刻钟以后,竟然又以更快的速度逃离。《

    不但如此,他在逃回蜥蜴族的域界以后,居然将那一扇连通此地的域界之门,也给一并轰碎。

    ——他生恐秦烈这具诡异的身子趁势杀入蜥蜴族域界。

    令人惊异的变化,在极短时间内发生,连秦烈自己也没有预料到。

    更远处,已端坐在她那六层魂坛上的缪怡姿,自然更加的愕然,愣了愣,她御动着魂坛,慢慢漂浮过来。

    “那头巨蜥……就这么逃了?”她奇道。

    “嘭!”

    她这番话才落,突然听到一声异响,随后柴文和的痛呼也同时响起。

    她扭头望去。

    数万米之外,被秦烈的魂兽分身追击的东躲西藏的柴文和,那座六层的青木魂坛,不断的震动着。

    一圈圈青幽光芒闪耀时,柴文和的鼻孔中,鲜血横流。

    那座青木魂坛,则是陡然加速,如一团飞逝的流光,猛地遁向更远处的星海深处。

    显然,一看到蜥蜴始祖的溃逃,柴文和也没有了留下来再战的心思。

    他明显是借助于某种奇异的秘术,激发了平常不显露的力量,瞬间从此地远离。

    “又逃了一个……”

    缪怡姿一脸讶然,她的那座六层魂坛,这时候漂浮到那片充斥着空间缝隙的区域,惊奇的看着秦烈。

    秦烈那具由不知名域外流光凝结的身子,熠熠闪亮。呈半透明状。内部似蕴含着无尽的神秘。

    在她的注视下。秦烈从爆裂的域界之门处,慢悠悠回到那片空间缝隙密布之地。

    “那些有着恐怖腐蚀力的流光,究竟从何而来,还有……为什么你可以凝炼起来?”缪怡姿忍不住询问。

    “嗤嗤!嗤嗤!”

    一缕缕未知流光,在缪怡姿的惊异目光中,渐渐从秦烈的身上飞离。

    数十秒后,那一具以未知流光凝炼的秦烈的躯骸,已经在她眼中消失不见。

    一团碧焰般的幽魂。重新浮现出来,如一盏绿幽幽的明灯,释放出令人心悸的阴冷微光。

    “听说……你的师傅就消失在这样的空间缝隙内?”从那团幽魂中传来秦烈的声音。

    他的那一具魂兽分身,在失去了柴文和的踪迹以后,从远方飞驰过来。

    缪怡姿愣了愣,道:“是这样的,为什么会忽然问起这个?”

    那一团秦烈的幽魂,静静凌立在那片遍布空间缝隙的奇地,倏然一变后,凝为一个人形。

    一丝丝碧绿色光束。带着非常强烈的灵魂气息,如绿色丝带延伸向那些空间缝隙。

    秦烈灵魂所化的幽魂。似在默默感受,好一会儿后,才说道:“你以前施展空间秘术,有时不慎将空间撕裂时,有没有见过这样具有可怕腐蚀力的未知流光?”

    “也见过几回,怎么了?”缪怡姿奇道。

    幽魂形态的秦烈,缓缓点头,旋即说道:“你所施展的那些空间秘术,是你的师傅传授于你的吧?”

    “当然。”缪怡姿又道。

    秦烈沉吟了一下,道:“并不是每一个擅长空间秘术者,在不慎撕裂空间缝隙以后,都能那么幸运的可以见到这样的流光。”

    “什么意思?”缪怡姿不明所以。

    “这些流光,名叫烬灭之光,它们往往不会轻易出现于一道道撕裂的空间缝隙。”秦烈说道。

    “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缪怡姿摇头。

    “我是说,这些烬灭之光不是无缘无故出现,也不是其他擅长空间秘术的武者,能轻易看到遇见的。”这般说着,他的魂兽分身已经到来,他这一团碧焰般的幽魂,忽然就融入魂兽分身。

    魂兽分身倏然缩小变化。

    一会儿功夫,他又以本体的模样凝现出来,继续道:“烬灭之光的出现,不是无缘无故,我猜……要么是你施展的空间秘术特殊,要么……”

    话到这儿,他停顿了下来,一脸的若有所思。

    “要么什么?”缪怡姿奇道。

    就在此时,从缪怡姿身后的一片星海内,突然间浮现一点米粒大小的乌光。

    乌光扭曲变幻着,一点点的胀大,迅速形成一个域界通道。

    一道干瘦的身影,陡然从中闪现出来,他看着秦烈,脸色出奇的肃穆,道:“少爷的意思是……我师傅或许还活着?”

    “什么?!”缪怡姿惊呼。

    突然现身的,正是商牟的另外一个徒弟,缪怡姿的师兄陈霖。

    和缪怡姿不同,陈霖有着域始境的恐怖实力,而且缪怡姿的身上,有一件师门传下来的灵器,那灵器能定位到缪怡姿所在的星海坐标。

    域始境的陈霖,可以凭借那个器物,以他更加强大的实力,直接破空而来。

    陈霖冲缪怡姿点了点头,视线又重新落到秦烈的身上,道:“我以前运用空间秘术时,也曾撕裂空间缝隙,也遇到过类似的腐蚀流光。但是,我和别的擅长空间秘术的武者交流,查阅一些资料后,才发现似乎只有我们师兄妹两个,遇到过类似的流光。”

    “那东西叫烬灭之光,别说你们了,就连四大超阶血脉种族的很多人,都没有遇见过。”秦烈解释道。

    “小少爷,你刚刚的意思,是不是想说我师傅可能还活着?”陈霖道。

    秦烈点头,说道:“有很大的可能性。”

    “那烬灭之光究竟是什么鬼东西?你为什么可以用那种东西凝炼一具躯体,从而将蜥蜴始祖吓退?”缪怡姿急道。

    “看来我来迟一步了。”陈霖目显异色,对缪怡姿解释道:“我们收到消息,知道六大势力的武者,说服了蜥蜴始祖对泊罗界动手,也知道这一扇域界之门。老爷担心你们会有麻烦,就特意安排我,让我先一步到来。”

    他解释了一番,然后微微一笑,对秦烈说道:“小少爷每每有惊人之举,看来以后老爷可以少操一点心,不用天天为小少爷担忧了。”

    “你们知道六大势力的行动了?”秦烈一怔,旋即问道:“我杀了裴天明,会不会太冒失,有没有打乱你们的计划?”

    陈霖摇了摇头,淡笑道:“无妨,他们非要提前作死,我们也就不阻拦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