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蜥蜴始祖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蜥蜴始祖

    每一个魂族族人,真正的力量,都会是灵魂本身。+

    那一具魂兽躯骸,只是秦烈分魂的血肉傀儡,即便没有那具傀儡,他九阶魂族的分身,依然拥有恐怖的战力。

    能阻碍血肉躯体的未知域外流光,可以腐蚀魂兽,可以腐蚀那一柄白骨镰刀。

    然而,对他可以分化万千的魂族真魂来说,却没有任何的作用。

    他这个分魂,自从得到瑟琳的另一部分残魂记忆以后,经过一番感悟消化,对魂族的诸多诡异秘术,已有了全新的认识。

    他刚刚灵魂穿越那片充斥着一束束未知流光区域时,还惊奇的发现,他能通过魂族的一种秘术,去操控那些具有强烈腐蚀力的流光。

    这个意外发现,令他忽然改变了想法,阻止了缪怡姿对那一扇域界之门的摧毁。

    “竟然直接将灵魂遁出血肉躯体,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没有铸造魂坛的域外蛮夷异族,恐怕永远不知道魂坛的奥妙。”

    远处,轮回教的虚空境后期强者柴文和,端坐于他的六层青木魂坛上,冷言嘲讽。

    他无法得知秦烈的分魂,暗中和缪怡姿的灵魂交流,所以他不知道缪怡姿急匆匆收回自己的魂坛,不是破坏不了域界之门,而是因为秦烈的阻拦。

    眼看着从那域界之门内,涌现出阵阵惊天动地的腥臭味,他渐渐放下心来。

    他知道那一头蜥蜴族的巨蜥,即将穿越域界之门,踏入这片临近泊罗界的域外星海。

    他相信那一头巨蜥一旦到来。这个九阶的魂兽。灵魂和血肉躯体。都会被撕扯成碎片。

    那一头巨蜥,毕竟有着十阶的血脉,实力等同于域始境初期的人族强者。

    “吼!”

    一声震天动地的咆哮,从域界之门响彻出来,域界之门陡然急剧膨胀。

    旋即,一团暗红色光幕,一点点从域界之门内闪现,逐渐的变大。之后猛地从中飞掠而过。

    暗红色的光幕,一离开域界之门,便见风则涨,迅速放大。

    一股令人几欲令人作呕的腥臭味,率先从那暗红色光幕内蔓延开来,瞬间充斥在整个陨石群。

    “轰!”

    那一团暗红色光幕,突然爆裂开来,溅射出众多猩红血气。

    之后,一个身长一千多米,赤红色的皮肤表面。布满了层层坚硬皱褶的巨大蜥蜴,摇晃着巨蟒般的尾巴。倏地呈现出来。

    “你终于来了!”柴文和立即兴奋了,急忙指向那一团碧焰鬼火般的灵魂,还有秦烈的魂兽分身,大声鼓动道:“你那些提前过来等候你的血脉后裔,就在刚刚,都被这头暗魂兽给爆灭了灵魂!”

    “暗魂兽!”蜥蜴族的始祖,十阶血脉的巨蜥,疯狂的咆哮怒啸。

    他那如粗长巨蟒般的尾巴,随着他的怒喝,四处的摇晃甩动。

    “啪啪啪!”

    一块块巨大的星海陨石,被他的巨尾碰触以后,马上就爆碎成无数碎石。

    他在愤怒之下,导致他所在的那片陨石群,所有的陨石都炸成碎片,使得他身旁再无一物。

    “我认得你!沙托就是被你所杀!”巨蜥震怒道。

    上一次蜥蜴族的族老沙托,拥有他最为精纯的血脉,沙托被秦烈的魂兽分身击杀,被血肉丰碑炼化之时,他在蜥蜴族的域界也感知到了异常。

    他当时凭借着血脉上的联系,就隐隐嗅到了魂兽的气息,知道沙托死在谁的手中。

    事后,他通过众多蜥蜴族的后裔,在墟地,还有别的域外空间打探,通过六大势力的消息,知道了暗魂兽和泊罗界有关。

    也是因为如此,当六大势力的柴文和等人,拿着丰厚的财物,要求借道蜥蜴族的域界,鼓动他去对付泊罗界时,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这次,他就要通过域界之门过来时,又被秦烈的魂兽分身阻扰,还让他众多后裔灵魂爆灭。

    他早已怒火中烧!

    不需要柴文和继续挑衅,他扭动着庞大的巨蜥身子,将附近陨石碾为碎片以后,立即就对秦烈那一团碧焰灵魂动了手。

    他暗红色的巨大瞳孔中,似闪现出两座喷涌的火山,只是一霎后,两道暗红色的绵长火焰,如长长的火焰溪流一般,朝着秦烈那一团碧焰灵魂涌来。

    干燥炎热的灵魂气息,从那两道火焰流火内扑面而来,似能焚灭一切血肉和灵魂。

    同一时刻,一根赤红龙角淬炼而成的火矛,布满狰狞的尖刺,携带着爆灭的能量波动,也刺向了秦烈的碧焰灵魂。

    那一根奇异的火矛,射来的时候,内部还传来巨龙的嘶吼怒啸。

    “这对我没用。”

    从那碧焰鬼火般的灵魂中,响起了秦烈的一声嗤笑,之后那团巨大鬼火,陡然炸裂。

    千万朵萤火虫般的绿色星火,如璀璨星海内的颗颗繁星,突然坠落向那片充斥着未知流光的血肉禁地。

    巨蜥的两道蕴含着澎湃灵魂之力的火焰溪流,还有那一根布满尖刺的火矛,瞬间击空。

    “有种别逃!”

    巨蜥咆哮着,那两道火炎流星般的灵魂火束,还有那一根巨大火矛,一起刺向那片禁地。

    就连巨蜥的庞大躯体,也是一点犹豫没有,同样顺势冲了过来。

    他当秦烈的这一团灵魂,在分散以后,要立即遁回魂兽躯体,然后借机逃离此地。

    他并不知道秦烈分化万千的灵魂,所深入的那片充满未知流光的区域,存在着多么大的恐怖。

    “蜥蜴始祖!别冲动!”柴文和急忙暴喝阻止,疯狂提醒:“他灵魂逃逸的区域,那一束束的诡异流光,拥有着难以想象的可怕腐蚀力!当年,连擅长空间秘术的域始境强者,不慎坠入那样的地方,都再没有回来!”

    他一眼识破了秦烈的歹毒用意。

    那一头暴怒中的巨蜥,听到柴文和的叫嚷,那具千米长的巨蜥之身,急急忙忙停住。

    两道蕴含他灵魂能量的火焰溪流,也在飞逝向那片禁区之前,堪堪收住了冲势。

    只有那一根以龙角精心淬炼的奇异火矛,他不但没有收回,还集中了力量刺向其中秦烈一簇簇分魂密集存在的区域。

    “收拢!”

    一个个空间缝隙处,秦烈分化的千万碎魂,同时释放出魂族秘术。

    许多奇异的碧焰光纹,从那片他分魂散落之地闪现,那些分魂突然再次相互融合汇聚。

    出奇地,溅射到四面八方的奇异未知流光,这时候竟随着他分魂的重聚,也奇异的糅合起来。

    一眨眼的功夫,所有蕴含着恐怖腐蚀力的域外流光,凝为一片水洼。

    那片水洼中,荡漾着神秘的光波,内部“嗤嗤”的冒着轻烟,似能融化一切血肉和有形的器物。

    秦烈重聚以后的灵魂,就漂浮在那片水洼的上方,幽魂般晃悠着。

    “现在,这东西便是我的魂坛,也算是我的血肉傀儡。”他冲先前嘲讽的柴文和说道。

    同时,那没有动静的魂兽,眼中又闪现出绿色星火。

    魂兽又突然活动开来,而且直朝着柴文和的方向冲去,身上的灵魂动静,由微弱变得越来越汹涌强烈。

    这种种变化,不但让柴文和大惊失色,也把缪怡姿给惊住了。

    “秦烈这混蛋,到底有多少灵魂?”她一脸的愕然。

    漂浮在那奇异水洼上的幽魂,肯定是秦烈的一个分魂,她以为那就是主宰魂兽的完整魂魄。

    可现在,那一个幽魂明明执掌着凝炼后的未知流光,那一具魂兽躯体,又怎能活动自如?

    这让缪怡姿无法想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