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八十一章 态度

第一千两百八十一章 态度

    索姆尔舍弃了傀儡血身,灵魂化为一团团绿幽幽的鬼火,漂浮着,忽然罩向秦烈。

    一团团绿幽幽的鬼火,不断地变幻着,映现出许许多多模糊不清的面容和魂影,似形成了一种奇异的灵魂迷阵。

    悬浮于半空,正在以本命精血来绘制古阵图的秦烈,已到了关键时刻。

    索姆尔的忽然到来,灵魂的汹涌攻势,让他暗暗头疼。

    “通天”古阵图的刻画,中间不能停息,否则会前功尽弃,古图马上就会崩溃。

    这会让他凝炼的本命精血,还有投入的灵魂力量,都白白的浪费。

    可是他要不停下古阵图的刻画,索姆尔的灵魂攻击,他就无法对付。

    就在他犹豫之际,两道身影,突然从本源深海边上一起浮升。

    他分心瞥了一眼,当意识到那两道身影,分别属于凌语诗和深蓝以后,他猛地放下心来。

    他重新将注意力放在那一幅未完的繁复古阵图上。

    他知道凌语诗百分百会帮助他抵御索姆尔。

    至于深蓝,不知为何他也同样有信心,也相信她的飞出,也是为了帮助自己。

    今时今日的凌语诗,在灵魂方面的造诣,连他都已看不透。

    拥有空间、时间、生命和命运四大血脉属性的深蓝,为灵族的超级灵种,同样精通灵魂奥妙。

    他认为凌语诗和深蓝只要肯出手,索姆尔的到来,将不会对他构成威胁!

    他于是专心于“通天”古阵图的继续刻画。

    “滚开!我不想在你们身上浪费时间!”

    索姆尔的阴森尖啸,从每一团绿幽幽的鬼火中传来,将近百团的碧绿色鬼火,蠕动着。似在逐渐的膨胀。

    一圈圈的灵魂波荡,向外释放着,形成惊人的灵魂动静。

    声声只有灵魂能感受的恐怖怪啸。随着那些波荡,蔓延向四面八方。如要淹没这片天地。

    正在以本命精血刻画“通天”的秦烈,那些依附于血线内的魂念,听到那一声声索姆尔弄出来的怪啸,居然如被利器切割。

    他的一缕缕魂丝,受那些怪啸的影响,被斩成一截截。

    已完成大半的“通天”古图,因索姆尔的影响,不得不先暂时中止。

    他一心二用。以一部分灵魂意识稳住“通天”古图,尽力令这一幅古图不马上崩溃。

    他另外释放出一缕魂念,要凌语诗帮助他抵御索姆尔,不要让索姆尔影响他。

    “给我缠住索姆尔!”他沉喝道。

    “哧啦!”

    道道紫色闪电,由凌语诗美眸内绽出,匹练一般游弋在天空。

    一股独属于她的灵魂领域磁场,突然间,充斥于整个天地。

    无数的紫色闪电,疾驰着,交汇在一起。衍变为一个深紫色的域外空间。

    那空间混混沌沌,模模糊糊,如囚禁灵魂的炼狱。令人魂魄颤抖不已。

    索姆尔的本魂分裂的团团鬼火,在凌语诗的灵魂领域力场形成以后,竟不受控制地被牵引着,往那一个深紫色的诡异空间沉落。

    “原来是九幽君主的魂狱!”索姆尔惊叫。

    “不错。”凌语诗冷漠道。

    她紫色眼瞳深处,如蕴藏着两个深邃的魂海,那魂海似乎便是幽冥界的圣地“九幽魂狱”,似能沉沦诸生亡魂。

    此刻,她眼瞳内映现的两个魂海,突地掀起了惊涛骇浪。

    以紫色闪电衍生的奇异紫色空间。顷刻间,紫色光纹丛生。似沟通了另外一个神异世界。

    一团团索姆尔的灵魂鬼火,本四面八方淹没秦烈。此时则像是被磁铁吸引,竟纷纷逸向凌语诗营造的奇异天地。

    斩断秦烈魂丝的怪啸,也在此时,猛地戛然而止。

    秦烈也再也不受索姆尔的影响。

    他甚至还能分心看一下周边的局势。

    他看到深蓝浮上天空,似在犹豫着,要不要出手。

    深蓝宝石般明净的眼眸,一会儿看看凌语诗,一会儿看看他,似乎怕凌语诗误会什么。

    秦烈迟疑了一下,凝炼一缕魂念,向深蓝传递而来:“她是我未婚妻……”

    “唔。”远处的深蓝,轻轻点头,似领会了他的意思。

    深蓝没有急着对索姆尔动手,而是主动拉开和他的距离,将保护他的重任,又交给了凌语诗。

    因为她发现目前凌语诗在和索姆尔的战斗中,似乎没有落于下风。

    既然凌语诗一人的力量,就足以庇护秦烈,她也不想表现的太过于急切,反而惹凌语诗误会。

    虽然她拉开了和秦烈间的距离,可她的注意力,还是放在秦烈这一块。

    一旦凌语诗显露了败迹,她会毫不犹豫地出手,保证秦烈不被索姆尔趁机重创。

    “索姆尔的目标似乎只是秦烈……”

    本源深海附近,玄冰家族的玄珞,惊疑不定的轻呼。

    “和我们无关!”南崎冷哼一声,道:“这样也好,明煦、苍晔和浩桀他们,正好可以借机夺取本源晶面!”

    其余神族族人也都眼睛一亮。

    这时候,擅长灵魂奥妙,对本源晶面的夺取具有威胁性的四个人,都已无暇去理会别的事。

    索姆尔,秦烈,凌语诗,深蓝,这四人都没有将精力放在本源深海。

    反而是明煦、浩桀和苍晔,心无旁骛,各施手段,已经对本源深海展开了探索。

    从局面上来看,这是最为利于他们神族的,他们自然乐得静观其变。

    南崎等人恨不得凌语诗、深蓝这两个女人,为了秦烈和索姆尔拼死一战,两败俱伤才好。

    神族这边,也只有乾煋、流漾和雾纱三人,一脸的忧色。

    眼看秦烈被索姆尔攻击,最初的时候,他们也曾动了出手帮忙的念头。

    然而,一想到秦烈和凌语诗之间的婚约,想到死在那些恶魔手中的焰風,还有不可避免的一战,他们又都犹豫了下来。

    他们逐渐意识到,因为族人的死亡,因为秦烈对凌语诗明显的维护,他们和秦烈已经有了隔阂。

    “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的确不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乾煋在心中叹息。

    “乾煋,我们以后和秦烈……会是敌人么?”流漾突然道。

    乾煋迟疑了一下,苦笑道:“这要取决于他。”

    ……

    ps:呃,今天一章~(未完待续)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