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 夺舍

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 夺舍

    索姆尔对深蓝的认识还算是深刻。+

    他知道深蓝是在十来年前,忽然在灵族的祖地现身,也知道深蓝当时只是一个女婴。

    从一个女婴,一阶的灵族血脉,蜕变到如今的七阶血脉,深蓝似乎总共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

    虽然灵族在她身上消耗了难以数计的珍贵灵材,可深蓝的突破速度,依然是惊人至极。

    因为以前的那些灵种,包括奥克坦在内,只要被认定为灵种,灵族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栽培。

    灵族在奥克坦身上也耗费了不少天材地宝。

    可奥克坦的血脉突破速度,却没有能达到深蓝的迅速程度。

    事实上,深蓝也的确是灵族历史上,血脉蜕变速度最快的一个灵种。

    太快的血脉进阶,往往使得灵种对各个血脉力量的认识不足,令灵种的实战能力不及那些辛辛苦苦的突破者。

    而深蓝,实战的经验,更是比任何一界的灵种都要弱。

    一切都因为她突破速度太快,因为灵族那些老者的迫不及待,导致她以前从没有和人生死搏斗过。

    她以前都是被灵族强者当至宝来呵护。

    没有经历过生死之间的恐怖,在血腥的战斗中,往往就会吃大亏。

    索姆尔一直觉得对付深蓝会比较容易。

    此刻,当深蓝有模有样,以奥克坦来针对秦烈的手法,将他视为攻击对象以后,他发现深蓝正通过奥克坦来学习如何去战斗。

    “呼!”

    他夺舍的躯体。被一朵蓝色妖花裹着。生命力疯狂流逝。

    不同于秦烈。他没有血肉丰碑可用,这具躯体极短时间内,就被抽离了生命气息。

    一会儿后,他从这具夺舍的躯体内,已感知不到任何的能量气息。

    那具躯体,如腐朽了千万年的枯骨,似只剩一层干巴巴的皮囊。

    索姆尔意识到他无法通过这具躯骸作战以后,灵魂陡然飞逸而出。

    一簇鬼火般的灵魂。从那蓝色妖花飞出,灯笼般漂浮着,忽地坠落向巴吉。

    正在和赛多利斯家族族人交战的巴吉,眼看那一簇鬼火落来,想要躲避时,突然发现灵魂被定住。

    只是瞬间的呆滞,那一簇索姆尔的灵魂,就融入了巴吉的身体。

    “嚎!”

    巴吉两手抱头,仰天咆哮着,以他的意志力和索姆尔争斗躯体的所有权。

    “噗哧!”

    一杆银色长矛。从一名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手中刺出,捅在巴吉的腹部。

    巴吉刺痛之下。意志力失控,身子忽然大幅度颤抖。

    抖动中,巴吉眼中属于他的神采,已一点点消失。

    取而代之的,乃是索姆尔的灵魂意识,一簇簇绿幽幽的火光,也从巴吉瞳仁内浮现。

    “嘿嘿嘿!”

    他咧嘴大笑着,显然已取代了巴吉,成为了那一具肉身的新主人。

    “巴吉!”深蓝惊叫道。

    “他还没有死,他的灵魂只是被我暂时给囚禁,你如果重击毁掉他的躯体,他还是可以活过来的。”索姆尔一边活动着手脚,适应着新的躯体,一边朝着深蓝缓缓走来。

    巴吉的那些对手,还有其他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知道索姆尔夺取巴吉之身后,都不再攻击他。

    和巴吉并肩作战多年的仙娜,眼看着他走向深蓝,却一脸的不知所措。

    那些誓死要保护深蓝的灵族族人,也是脸色艰难,不知如何是好。

    “巴吉完蛋了!你们不要发愣!赶紧干掉他!”斯坦卡喝道:“索姆尔故意夺舍巴吉,就是让你们心有顾忌,难以下杀手!你们不要上当了!”

    半空中,秦烈站在血肉丰碑上,任由七道神光摇曳着,将原属于他的生命力收回。

    那一朵被奥克坦血脉能量释放的蓝色妖花,在爆碎以后,奥克坦似也遭到了反噬,脸色有些苍白。

    他没有急着再次对秦烈动手。

    也是如此,秦烈还有闲暇看向底下的战斗,也注意到索姆尔夺舍了巴吉,使得所有保护深蓝的那些灵族族人,还有深蓝自己,都开始不知所措了。

    他试着以灵魂感知了一下。

    从巴吉的躯体内,他只感应到索姆尔的气息,巴吉的灵魂……已经被完全消灭了。

    “索姆尔在说谎!巴吉已经魂灭了,就算他躯体保存完整,他也不可能死而复生了。”秦烈突然在高空提醒,道:“魂族每一次夺舍新的血肉躯体,都要耗费不菲的魂力。索姆尔在夺舍巴吉以后,魂力一定也消耗巨大,你们只要没有顾及地将他杀死,逼他从巴吉体内离开,他要再想夺舍别人,恐怕会令他的魂力耗尽!”

    从瑟琳脑海融合了一部分残魂以后,他对魂族的秘术,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以灵魂夺舍一具傀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消耗的魂力极为惊人。

    别看索姆尔似乎神色轻松,可秦烈却知道第一具傀儡被深蓝以“生命汲取”毁去以后,他其实很伤。

    第二次夺舍巴吉,压垮巴吉的意志力,灭去巴吉的灵魂烙印,必然消耗了他更多的魂力。

    只要那些灵族族人,可以毫无顾忌地动手,将他再次从巴吉的体内逼出,亦或者直接将巴吉肉身毁去,索姆尔恐怕会直接丧失再战之力。

    “你!你怎么知道我族的夺舍上秘密?!”索姆尔一惊。

    他知道秦烈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夺舍会消耗巨大魂力一事,乃魂族的秘义,只有真正的魂族族人才心知肚明。

    外人不可能了解这一点!

    “我和你说过,魂之始祖将魂族的诸多秘义,已经开放给了我们灵域的人族。”秦烈冷哼道。

    “不可能!身为魂族族人,他绝不可能将夺舍之迷,向一个蛮夷小族道明!这绝对不可能!”索姆尔怒道。

    “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秦烈淡然道。

    “杀了他!你们杀了他!”仙娜叫嚷。

    这时候,夺舍了巴吉的索姆尔,已经离深蓝极其接近了。

    他已经威胁到了深蓝的性命。

    仙娜知道深蓝本性善良,她知道深蓝恐怕下不了手,她怕索姆尔借机害死了深蓝。

    她焦急万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