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六十二章 短暂交锋

第一千两百六十二章 短暂交锋

    浩桀话音一落,旋即挥挥手,示意嗜血家族族人阻止秦烈离开。

    神族的五大家族,除玄冰家族以外,现在就数他们嗜血家族族人最少了。

    烈焰家族剔除秦烈以后,依然有八人健在,黑暗家族也有七人存活,而明煦率领的光明家族,竟然有九人活着。

    他们经过上一次的重创,目前连他本人在内,也仅剩五人。

    此时,秦烈居然说就在他们这五人当中,还有一个被奴役的魂奴。

    浩桀实在难以接受!

    四名嗜血家族族人,收到他命令以后,已悄然向秦烈凑近。

    那个秦烈怀疑的对象,更是一脸森然,厉声道:“我们先前和恶魔交战时,你胆怯不敢留下,这足以证明你心虚!事后,你又一次消失,也没有返回烈焰家族、玄冰家族的聚集地,这说明你心里有鬼!现在,我们就要对恶魔群展开最后攻击了,你莫名其妙地突然出现,还蓄意挑拨我们间的关系!不论怎么看,你的嫌疑都最大!你也根本没有资格去怀疑任何人!”

    此言一出,不单单嗜血家族族人,连烈焰家族和光明家族、黑暗家族,都觉得他言之有理。

    秦烈种种反常的表现,的确是疑点太多,不由得他们不去怀疑。

    本欲对黑暗家族那一名族人查探的苍晔,这时也心生犹豫,没有急着行动。

    她和秦烈的接触并不太多,对秦烈的许多做法,也持怀疑的态度。

    她也担心秦烈另有所图。怕中了秦烈的伎俩。使得她和队内成员的信任被无情撕裂。

    “秦烈不会乱说的!”

    只有烈焰家族的流漾。此时叫嚷起来,坚信秦烈不会故意陷害他们。

    南崎和利维等人,眼神冷然,从始至终没有多言。

    他们明显也对秦烈失去了信任。

    乾煋满脸苦笑,张口欲要劝说,却发现除了他,还有流漾、雾纱两女,其余人都在怀疑秦烈。

    包括他队内的焰風。

    此刻。一股股浓烈的凶煞气息,从四个嗜血家族的族人体内升腾出来,那一股股凶煞气息渐渐凝为实质,化为一条条张牙舞爪的蟒蛇。

    乾煋脸色一沉,急道:“你们要干什么?”

    秦烈眯着眼,看着四条粗壮的赤红蟒蛇,从四人的颈部凝结,以凶戾的眼睛锁定他。

    “看来我果然没有能得到你们真正的信任。”他突然自嘲一笑。

    没有他一路相随,以乾煋为首的烈焰家族族人,不可能只死了一人。

    不是他奋力相救。乾煋、南崎等人面对韦森特为首的高阶恶魔时,至少死一半人。

    接近本源深海以后。宏凯,玄珞,都是因为他才能重聚。

    他自认为能做的都去做了。

    可真到了他需要被信任时,他的混血者身份,似乎还是成为了众人不信任他的最大依据。

    玄珞,明煦,包括苍晔,眼看着四个嗜血家族族人聚拢而来,并没有出言劝阻。

    也只有乾煋、流漾和雾纱似乎还在关心他。

    “不是我们不愿意相信你,而是因为你……真的有着太多疑点。”苍晔叹道。

    “看来我不该过来的。”秦烈摇头哑然失笑,“也罢,至少我知道了你们的态度,也不枉费我来一趟。”

    一道道青耀电芒,瞬间缠绕他全身,将他裹成一团璀璨光虹。

    “他要遁走!”浩桀沉喝。

    四名嗜血家族族人,以凶煞气息凝炼的赤红蟒蛇,去封锁八方。

    四条巨大的蟒蛇,游弋在虚空,挥洒出猩红如血的光幕,将他所在的空间都给笼罩住。

    “九雷轰!”

    倏地,一团团巨大的雷球,霎那间浮现出来。

    “轰隆隆!”

    九个巨大的雷球,同一时间炸裂,轰出了滔天雷光电海。

    那四条以凶煞气息凝炼的蟒蛇,随着雷霆闪电的轰鸣声,一下子溅射为漫天血色气雾。

    秦烈的身影,则是如一条匹练,电弧般往来时方向而去。

    “想走?没那么简单!”浩桀冷哼一声。

    一个狰狞可怖的血腥图案,倏然间在秦烈回头之路上空形成,那血腥图案扭曲变化着,如一条条蠕动的血蛇。

    浓烈的死亡凶煞气,从那血腥图案内满溢而出,携带着泯灭生机的邪恶能量。

    许许多多的血沫,如鲜血沼泽内升腾的泡泡,由那血腥图案内冒出。

    每一个鲜血淋漓的泡泡内,似乎都隐隐可以看到一张混杂着痛苦、绝望和恐惧的模糊面容,那些面容有的像是恶魔,有的像是灵族族人,也有的像羽族和骨族,更有不少秦烈分辨不出的奇异种族。

    那些血淋琳的模糊面容,似乎全部被浩桀所杀,他们一浮现出来,便发出无声的凄厉惨叫。

    一个个惨叫声,耳朵听不见,却直达秦烈灵魂识海。

    “轰!”

    秦烈遁离的身形,如遭重击,在半空中跄踉一顿。

    与此同时,那血腥的图案,忽地从空中罩落下来。

    “你真以为你无敌了?”

    秦烈转过头来,双眸中岩浆焰火涌动着,一头赤红长发疯狂生长着。

    “血之爆裂术!”

    一团火焰滚滚的血光,从他掌心内凝结出来,那血光内缭绕着无穷无尽的暴戾血气,如一颗跳动的心脏不断膨胀着。

    “嘭!”

    血光爆裂,一股惊人的血煞气息,如掀起了惊涛骇浪,直接倒卷向天上的血腥图案。

    “咻咻咻!”

    灿灿银辉乍现,交织成凌厉月芒,绞在天上的血腥图案。

    在幽月族的“月泪”之下,由浩桀凝结的血腥图案,被切割的支离破碎。

    浩桀欲要冲过来的身子,此刻猛地停滞,他眼中突显一道明亮光芒。

    他胸口一块血肉丰碑似被他硬生生给压制了下来。

    “你还是留着精力对付那些本源深海的恶魔吧。”秦烈撇了撇嘴,冷言嘲讽道:“我还当你多厉害,也不过如此。”

    “轰!”

    又是一团巨大的血芒,从那撕碎的血腥图案内爆开,并且有一道道闪电夹杂其中。

    凝聚血腥图案的众多死亡气息,一个个血淋琳模糊的面容,一下子被涤荡成飞灰。

    浩桀闷哼一声,脸上呈现不健康的潮红,一只手捂着胸口,眼神微变。

    “秦烈!”乾煋张口叫喊。

    “再会吧。”秦烈神情淡然,看也没看那些神族族人,转身离开。

    这次再没有人阻止。

    浩桀眼睛内血光闪了闪,突地拍向临近的那个嗜血家族族人,一掌正中他后脑勺。

    那人恰恰就是之前叫嚣的最凶的一个。

    “噗!”

    一缕缕血线,从那人眼睛、鼻孔、耳朵流淌出来,令他模样显得狰狞无比。

    “你!”此人大声尖啸。

    浩桀哼了一声,那只手的中指,突然刺入此人脑袋内。

    瞬间血光迸射。

    一丝丝黑色魂烟,从此人七孔内冒逸出来,那魂烟扭曲变幻着,聚集在一起,化为一个看不见真容的魂影。

    苍晔脸色一变,立即盯向黑暗家族一人。

    那人,赫然也是秦烈先前指明的一人。

    他一看苍晔望来,不由地“桀桀”怪笑,道:“你们神族真是一个不懂得感恩的种族。”

    一道完整的魂影,从他天灵盖内漂浮而出,不等苍晔反应过来,这魂影马上飘远。

    两道魂影迅速汇合,在神族族人来不及动手前,瞬间隐匿于黑暗不见。

    “秦烈没有错!他们两个果然已被魂族所害!”流漾叫嚷着,已朝着秦烈离开的方向追去。

    乾煋和雾纱愣了一下,也急忙跟上。

    其余人则是愣在原地,都惊疑不定地看着浩桀,一脸的不明所以。

    他们不明白浩桀为什么会突然相信了秦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