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 南崎低头!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 南崎低头!

    炎界中,秦烈神色如常,只是以心神掌控着“群燃血术”,以免突发变故。

    反倒是踏入炎界,紧挨着他的流漾和雾纱,犹如被点燃的火人,熊熊燃烧起来。

    站在炎界外的众人,凝神去看,都发现流漾和雾纱的秀发,如火海般涌动着,正在悄悄生长。

    他们都意识到两女果真在秦烈营造的炎界,将自己血脉内潜藏着的“燃烧”,给激发点燃了。

    “姐,我……”乾煋呵呵傻笑了一声,扭头望向苍晔,道:“我也要进去试试了。”

    苍晔不置可否。

    乾煋也没有等她表明态度,突然张开怀抱,如飞翔的鸟雀般,一头扑向了炎界。

    南崎、利维等人,也都一脸的跃跃欲试,不过当他们看了看秦烈以后,又犹豫了起来。

    “南崎哥……”一人眼巴巴地轻呼。

    在他的目光下,南崎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就不掺合了。”

    听他这么一说,那人和利维一样,都是暗暗失望,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他们都知道,“燃烧”乃是烈焰家族最为核心的一种血脉天赋,也知道战斗中能够将“燃烧”释放的武者,虽事后会疲惫不堪,却可以在短时间获得几乎翻倍的血脉力量。

    瞬间暴涨的力量,往往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就将对手解决掉。

    事后,不论多么疲惫虚弱,都可以通过吞食蕴含丰沛血肉精气的食物来慢慢恢复。

    残酷的血战,突然暴涨的战斗力,比起事后漫长的痊愈时间要重要太多太多。

    所以“燃烧”血脉天赋,一直被烈焰家族的强者青睐,被当成极其强大的血脉手段。

    此时,他们人在本源始界,能非常清晰认识自身血脉的奥妙。

    而秦烈的炎界,又可以帮助他们令鲜血燃烧,能使得他们更加直观地看到“燃烧”这个强大的天赋。在鲜血中的神秘变幻。

    弄不好,他们甚至有希望在本源始界内,也将血脉内烙印的“燃烧”给觉醒。

    因为不久前流漾已在本源始界觉醒了新的血脉天赋。

    从秦烈的炎界,从发生在流漾、雾纱身上的异变,他们看到了血脉再次觉醒的希望,而且还是家族最为核心强大的天赋!

    可是现在,因为他们之前和秦烈存在的隔阂。他们没办法厚着脸皮像流漾、雾纱般走入炎界,这对他们简直是一种折磨。

    “妙哉!妙啊!”

    穿入炎界后的乾煋。以更快的速度燃烧了鲜血,他极为清晰地看到自身血脉的变幻,不由自主地欢呼惊叫。

    他的惊叫声,听在南崎、利维等人的耳中,显得很是刺耳。

    焰風脸皮子不自然地抖了一下,竟将头掉转过去,强行不去看秦烈凝结的炎界,还有炎界内的乾煋三人。

    他们的异常引起了苍晔的注意,她疑惑的目光。分别在焰風和南崎脸上游弋了一圈,然后道:“你们在搞什么?”

    南崎和焰風都是脸色讪讪。

    “为什么不进去?”苍晔眉头微皱,冷声道:“你们是傻子吗?难道不知道在本源始界内,可以直接窥视血脉内的天赋奥妙?在秦烈释放出群燃血术以后,只要你们的鲜血也被激发燃烧,你们都可以清晰地看到燃烧天赋的血线变化,从而得到领悟这个血脉天赋的可能性。你们不会不知道。燃烧这个天赋……有多么的稀罕强大吧?”

    给她一训斥,南崎和焰風愈发尴尬,可还是苦着脸沉默。

    旁边的玄珞,冷然一笑,讥讽道:“事情很明显,他们必然得罪了秦烈。所以拉不下脸走入那炎界。”

    “可是这样?”苍晔哼道。

    “也不算得罪吧。”南崎点了点头,垂头道:“只是有过几次争吵罢了。”

    “争吵?因为何事?”苍晔再问。

    南崎轻咳一声,回头看向利维等人,道:“那个,他们几个看上了羽族的少女……”他简单解释了一番。

    苍晔漠然听着,眼神逐渐阴冷冰寒,等南崎说明以后。她才鄙夷道:“在压力下容易失控的人,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血脉强者!给自己恶习找借口的家伙,全部都是没用的废物!”

    “连一个混血者都不如,的确是垃圾,也难怪烈焰家族会越来越没落。”玄冰家族的玄珞添油加醋道。

    “听说你是被秦烈找到的?”苍晔扭头看向他。

    此言一出,玄珞脸色一僵,突然闭嘴不言。

    “十个人的队伍,在你的带领下如今只剩你们两个活人,居然连烈焰家族都不如,你本事有多大?”苍晔眼中满是嘲弄。

    玄珞沉默了一下,道:“等你接触了那群恶魔狩猎者以后,你就会知道我们能活两个下来,已经是本事了。”

    苍晔眼神微变。

    她并没有再次嘲讽,而是深深看向玄珞,凝重道:“那些家伙真有你说的那么可怕?”

    她知道玄珞不是喜欢无的放矢的人,玄珞既然敢这么说,就证明霸占了本源深海的恶魔群,必然有着恐怖至极的实力。

    她过来的途中,通过死在她手中的那些对手,也陆陆续续听说了一些关于那群恶魔狩猎者的消息。

    无一例外,每一支和那些恶魔群接触过的队伍,都极其忌惮惊惧。

    结合玄珞的态度,苍晔对那群恶魔也感到了不安,所以认真询问。

    “你见过灵族、骨族、羽族吧?”玄珞突然一问。

    苍晔点头,“见过。”

    “你觉得这三族合起来的力量如何?哦,忘了告诉你了,骨族那边的领头者是沙列!没错,就是骨族族长的儿子!”玄珞一看她眼神一惊,就知道她意会过来,然后再道:“羽族那边的首脑,则是斯坦卡!就是拥有一半恶魔血统的斯坦卡!沙列,斯坦卡,再加上灵族的小女孩,你觉得他们的力量如何?”

    苍晔沉吟了一会儿。道:“等浩桀和明煦过来以后,我们……可能和他们才有一战之力。”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玄珞点头,然后道:“可是以我来看,目前的灵族加骨族、羽族联合的力量,如果真的和那群恶魔狩猎者血战,灵族、骨族、羽族三方必然会是惨败的那一方。”

    苍晔漆黑重甲内的身子,微微一震。

    玄珞阴沉着脸。他的目光又重新落在旁边的炎界,还有其中的秦烈、乾煋等人身上。轻声道:“如果在浩桀、明煦汇合以后,所有烈焰家族的族人,又都真的可以在炎界内释放出燃烧血脉天赋,或许我们还有一战之力。”

    苍晔陷入沉思。

    过了一会儿后,她冷幽地看向南崎、焰風等人,道:“你们都听到那群恶魔多么可怕了?”

    南崎众人一一点头。

    “那你们为什么还愣着?”苍晔冷喝。

    “什么?”利维一呆,他没有能反应过来,不明白苍晔话里的意思。

    “是你们的脸面重要?还是击杀那群霸占本源深海的恶魔狩猎者更重要?”苍晔冷冷看向他们,又道:“就算是不顾整体利益。你们的脸面,难道比得到燃烧血脉天赋更重要不成?”

    南崎吸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了。”

    他抬起手,就要示意大家也冲入秦烈凝炼的炎界,去感悟“燃烧”血脉的玄奥神秘。

    焰風也是在一震后,似下定了决心。

    然而,就在此时。离他近在咫尺的炎界,突然急剧收缩。

    炎界中央的秦烈,似听到他们的谈话,目光抛射过来,淡淡地说道:“维持炎界需要大量的血脉力量,我目前对‘群燃血术’掌握的不是很好。只能支持这么久。”

    话罢,那炎界化为一簇簇火焰光幕,逐渐融入他体内。

    可他身旁的流漾、雾纱和乾煋三人,依然如三个火人,似还在处于燃烧的状态,并没有随着炎界的消失而停止。

    三人此刻保持着燃烧的状态,闭着眼。都在借助于本源始界的奇妙,去洞察血脉之谜。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南崎等人,一看他撤销了炎界,都是尴尬万分。

    他们都知道秦烈是刻意针对。

    “嗯,释放炎界已极其消耗血脉力量,再加上‘群燃血术’肯定消耗更大,撑不了太久也是正常。”苍晔的语气,又恢复了平静淡然,“南崎,你知道你藏有很多不但美味,而且还蕴藏着浑厚血肉精气的肉食。你以后既然需要借助于人家的炎界,去领悟‘燃烧’血脉的奇妙,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她以眼神暗示南崎。

    南崎猛然反应过来,嘿嘿一笑后,他忙从腰间摸出了一枚空间戒。

    “秦烈,你既然消耗了太多的血脉力量,就需要尽快恢复过来。这枚空间戒内,有很多不同种类的肉食,最为适合你快速恢复血脉力量了。”他将那一枚空间戒抛了过来。

    尚且不等秦烈伸手,还是“火人”状态的乾煋,反倒是一把先接过,他以灵魂意识略一感应,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南崎,你这家伙终于舍得下血本了!”

    话罢,他随手将那一枚空间戒递给秦烈,又道:“南崎的爷爷,是我们烈焰家族最为擅长制作肉食的,他弄出来的肉食,不但美味无比,而且蕴含的血肉精气更是非常的丰沛,你之前也吃过的,你知道的对吧?”

    秦烈点头,捏着那一枚空间戒,他感知了一下,就发现里面储藏的肉食,可能堪比半个恶魔领主的肉身。

    他于是看向南崎。

    “嘿嘿,以前所有的事情……都错在我们,还请秦兄弟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和我们一般见识。”南崎干笑道。

    秦烈“哦”了一声,又看向利维等人。

    利维等人都哭丧着脸,在南崎的怒视下,一个个赶紧低头认孙子,连骂自己各种的不堪。

    秦烈点了点头,这才不紧不慢地,将那一枚空间戒收入了袖口。

    而南崎等人也终于露出如释负重的表情。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