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三十章 发狂

第一千两百三十章 发狂

    在骨族、羽族族人,跟随灵族离开以后,秦烈和乾煋众人沉默着,许久都没有讲话。

    玄珞和宏凯两人,和他们隔了十来米,也是一言不发。

    他们一个个都阴沉着脸。

    灵族,当着他们的面,将那些和他们达成协议的骨族、羽族给威逼利诱的拉拢过去。

    他们只能冷眼旁观。

    而且,最后还是沙列和斯坦卡求情,灵族才没有对他们下手。

    一行骨子里都颇为高傲的家伙,像是被人狠狠在脸上抽了几巴掌,皆是脸色铁青。

    “我发誓!我一定要那些灵族的家伙!还有骨族、羽族为今日的行为后悔!”

    许久后,利维牙齿咬的“咯嘣”直响,嬛脸恨恨然地怒喝道。

    向来和他站在一条线的南崎,面寒如冰,道:“灵族根本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

    乾煋等人依然保持着沉默。

    玄冰家垩族的玄珞,犹豫了一下,忽然道:“那个灵族的小女孩……非常的可怕。”

    利维和南崎等人,听他这么一说,脸色微微一变。

    同为玄冰家垩族的宏凯,深吸一口气,心有余悸地说道:“刚刚,我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此言一出,众人都眼神一乱,下意识回忆起之前的经历。

    雾纱光洁的脖颈上,竟又有冷汗隐隐渗出,她眼中也溢满了恐惧。

    “的确,的确非常的可怕……”她喃喃低语。

    众人中,只有秦烈还保持着冷静,此刻他突然问道:“灵族的血脉,共有多少种特殊的属性?”

    将这话的时候,他脸皮子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似在努力克制着什么。

    “时间,空间,生命和命运,一共四种。”流漾轻声道。

    “我听说灵族的族人,虽然能拥有多属性的血脉,可也极其稀少对吧?”秦烈再问。

    流漾点头,“拥有两种血脉属性的,在灵族已经是天才,只要不死,将来都有可能蜕变到十阶血脉。拥有三种血脉属性的灵族族人,一出生就是所谓的‘灵种…将来注定会是灵族的族长………”

    神族对灵族的情况知之甚详,她将灵族血脉上的奇异,非常认真仔细地向秦烈道明。

    秦烈脸色古怪地点了点头,结合来源于魂兽分身的记忆,他对灵族的血脉认识渐渐清晰。

    流漾所说的灵族血脉状况,和他魂兽分身的记忆,没有太大的出

    可刚刚……

    他突然抬头,道:“在灵族的历史上,是不是从来没有过,同时拥有空间、时间、生命和命运四大血脉属性的灵种?”

    “是。”

    “从未有过。”

    “拥有三种属性的灵种,十万年才有一个,那个人必是族长!”

    “每一任灵族族长都是灵族的至强者!”

    “从没有过同时拥有四大属性的灵种!”

    乾煋等人,纷纷开口表态,都说灵族没有那样的先例。

    然后他们一脸讶然地看向秦烈,都颇为好奇,不知道他为什么有此一说。

    “以前或许没有,但现在……有了。”秦烈长长呼出一口气,道:“刚刚所有的异常波动,并不是由多个灵族族人释放,而是仅仅由那些灵族族人保护下的所谓‘小主人,一人给营造出来的。”

    “怎么可能?!”南崎大惊失色。

    乾煋也猛地一震。

    就连同样有所感应的玄珞,听到秦烈说出这猜测以后,也一下子怔住。

    “不管你们相信还是不相信,这都是事实,我可以百分百肯定这一点。”秦烈脸色沉静,“我通过我的虚浑之灵,看到所有的奇异波动,都来源于同一人那个叫深蓝的小女孩。”

    乾煋等人一脸地匪夷所思。

    他们一时间全部哑口无言。

    “我去修炼了,顺便…,…看看能不能尽快找到另外三大家垩族的族人。”丢下这番话,秦烈从他们中离开,数秒后,身影已被黑暗吞没。

    “老天!”流漾一屁股坐下,震惊至极。

    其余人也都懵了。

    四大超阶血脉的灵族,竟出现了一个同时拥有四大属性血脉的族人,这对神族、魂族和深渊恶魔而言,绝对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可怕消息。

    那个小女孩的出现,将来可能改变浩瀚星空的格局,会让未来形成灵族一家独大的局面。

    黑暗中,秦烈一离开乾煋众人,立即以“疾雷遁”狂驰。

    犹如黑暗中的幽灵,他不断地飞逝着,渐行渐远。

    绝对黑暗的本源始界,他的眼瞳,释放出血红火光,如即将喷涌的火山。

    “出来吧。”

    他倏地停下,一双赤红如血的眼睛,落在指头上的空间戒。

    “咻!”

    那一块本属于烈焰家垩族的血肉丰碑,猛地飙射而出,就在他面前悬浮着旋转。

    七道眩目的神光,从血肉丰碑的一面探出,如灵蛇,似妖魔的触手,疯狂的扭动着。

    丰碑的另一面,一道道的血光交织着,衍变成许许多多的神族文字。

    与此同时,一阵阵令秦烈头晕目眩的咆哮,也从血肉丰碑内轰鸣而出,震的他几乎要口吐鲜血。

    他一脸骇然地看着这块血肉丰碑。

    就在刚刚,在骨族的沙列,羽族的斯坦卡,选择和灵族一起时。

    当仙娜为首的灵族族人,试图对他们动手时。

    还有沙列和斯坦卡求情时。

    那块被他藏匿在空间戒血肉丰碑,如一头沉寂了千万年的凶兽,突然变得无比的狂暴疯狂。

    要不是他死死压制,血肉丰碑恐怕会震破空间戒,直接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他和乾煋、南崎那些烈焰家垩族的族人,在感受到屈辱时,那块一直由烈焰家垩族执掌的血肉丰碑,似乎感同身受。

    仿佛,一个处在血肉丰碑内的灵魂,因他和众多身怀烈焰血脉者的屈辱,而被硬生生地唤醒。

    这导致他和乾煋匆匆说了几句,便急忙找借口离开,而且离乾煋他们远远的。

    他生恐他怀有血肉丰碑的事实,直接就暴露在乾煋,还有南崎那些烈焰家垩族的族人面前。

    他想要尽可能地去掩饰。

    “嗷嚎!”

    一个毁天灭地的怒啸,如深海中掀起的惊天巨垩浪,在他脑海内轰隆隆肆虐着。

    无数不知名的血光,许许多多的血点,分别涌入他脑海和体垩内的鲜

    同时,一个恐怖至极的念头,不断的咆哮着,催促着他。

    那块由烈焰家垩族执掌的血肉丰碑,如水融入海绵,竟一点点隐没他体垩内。

    顷刻间,他如获得无穷无尽的血肉力量。

    “呼!”

    他身化一道刺目的血色闪电,那光芒,连绝对的黑暗都无法遮掩。

    他在夜空内疯狂疾驰。

    狂暴的血脉力量,在他体垩内如一座座的火山在喷发,令他变得无比雄伟强壮,令他一头的血红长发如一条条血蛇在狂舞。

    此刻他体型和相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已变得完全不像秦烈。

    “呼呼呼!呼呼呼!”

    他在夜空内疾驰的声音,刺耳无比,令几里外的人都可以听见。

    突然间,从乾煋等人处离开的灵族族人队伍,猛地停了下来。

    仙娜和巴吉,一脸错愕地来到深蓝面前,不知她为何下达停止的命令。

    “有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家伙在追着我们。”

    拥有空间、时间、生命和命运四种血脉属性的小女孩,蓝宝石般的眼瞳中,流露出了惊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