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平手?

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平手?

    看沙列的意思,他对秦烈的实力并不是很满意,可沙列偏偏改变了主意。 手机移动端唯一地址,更省流量,速度更迅猛

    这让秦烈有些不知所措。

    “以后如果有机会,你能不能领着我去一趟你的家乡?”沙列突然道。

    “灵域?”秦烈脸色微变。

    沙列点头。

    秦烈没有立即回应,而是思付了一下,然后才道:“你们骨族……不是想要侵入灵域吧?”

    “不是,你也不要误会。”沙列发出奇怪的笑声,道:“神族都在灵域吃了大亏,我们骨族才不会过去找麻烦呢。我们骨族和神族的作风不一样,我们喜欢和别的种族合作,尤其是族人多不可数的那一类的种族,我们最喜欢合作了。”

    “什么意思?”秦烈讶然。

    “我听说你们灵域的各个种族,永远都处于激烈的征战状态,这意味着会产生很多很多的尸骨,可是这样?”沙列兴致勃勃地问道。

    “是这样。”秦烈答道。

    “那些各族族人的尸骨,对我们骨族来说,会是非常好的材料。我们可以将那些尸骨利用起来,炼制成许许多多的骨奴和尸奴,也能用来自己修炼血脉秘术。”沙列显得有些兴奋,“也只有那些繁衍力强大的生命种族,才能长时间地提升众多的尸骨。灵族,魂族和神族,在这方面和你们人族相比,处于绝对的劣势。”

    “那你们可以找深渊恶魔啊。”秦烈道。

    “深渊恶魔太强大了,而且他们都呆在深渊,一个个都很难合作。”沙列解释。

    秦烈脸色深沉,道:“你想要灵域各族的尸骨,可你们骨族……能给我们什么?既然谈合作。肯定不是光由我们付出吧?”

    此时,他对尸之始祖华藏,都产生了一种怀疑。

    他怀疑尸之始祖有没有和骨族勾结?

    按照沙列的说法,尸之始祖以灵魂游弋过骨族的族地,还和他父亲——骨族族长达成了默契。

    尸之始祖通过骨族,得到了许多的诡异秘术,或许……那阴损的炼尸之术,也来源于骨族。

    作为回报。尸之始祖曾经向骨族族长许诺,将来愿意和骨族来往。

    所谓的来往。会不会就是向骨族提供灵域各族族人的尸骨,给骨族炼尸,亦或者修炼血脉秘术?

    更甚者,要是当年尸之始祖没有陨寂,他有没有可能在灵域和骨族之间,找到或者建造连接的域界通道?

    真要是那样,等骨族的族人,领着大军到来,是否也会淹没灵域?

    一连串的想法。在他脑海中过了一遍,使得他对尸之始祖有了怀疑。

    他刚刚和沙列交过手,他已经相信雾纱和流漾对沙列的评价——比乾煋、南崎强大。

    他拥有八目妖灵的“星门”血脉天赋,都无法在这本源始界内,将魂奴给召唤过来。

    沙列却能将骨龙轻而易举带来。

    要不是他一身的奥妙,有虚浑之灵。还有八目妖灵和深渊恶魔的血脉天赋,他恐怕连近沙列的身都不能,这让他肯定沙列比在场所有神族族人都强。

    ——包括玄冰家族的玄珞。

    强大的骨族,当年要是通过尸之始祖华藏,叩开灵域之门,或许和神族一样,也横扫了灵域吧?

    时隔多年以后,这个骨族族长的小儿子,也想通过他和灵域建立起联系,是否存在着和神族一样侵入灵域的心思?

    他不得不慎重对待此事。

    “我们骨族有着广阔的域界。盛产各种各样的奇缺材料,连神族和灵族,都对我们骨族域界孕育的天材地宝垂涎欲滴。”沙列说起这些的时候,眼中满是傲然,“我所说的合作,就是建立贸易上的往来。你们可以用你们灵域的一些材料,各族族人的尸骨,来换取我们骨族的特产,我们等价来进行交易。”

    “这样啊……”秦烈摸着下巴。道:“如果是公平的交易,那应该没什么问题,如果只是你们单方面的索取,那绝对不行!”

    “我们骨族和神族可不一样!你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沙列不满道。

    秦烈点了点头,“我自然会去打听清楚。”

    他对沙列的动机还是持怀疑的态度。

    “那就先这样吧,我和我的那些族人,暂时不离开你们,再给你们一点时间。”沙列淡淡道:“等黑暗家族、嗜血家族还有光明家族的族人,有一半过来。我们就可以试着和那群恶魔开战了。”

    “我会去找到他们。”秦烈表态。

    两人达成默契以后,沙列眼瞳中的绿幽幽的光芒。慢慢的消失。

    他的身影也从绝对黑暗中隐匿。

    失去那暗耀石般的眼睛以后,他和秦烈面对面站着,已看不见彼此。

    “我们回去吧。”沙列道。

    “嗯。”

    两人从远离众人的黑暗中,一同原路返回,朝着乾煋和羽族众人聚集地而来。

    神族、骨族、羽族聚集处,骨族和羽族的族人分属另一边,以两族的语言低声交流。

    那些骨族的成员,一只只宝石晶块般的透亮眼睛内,都浮现着轻松的光芒。

    ——他们对沙列充满了信心。

    多年来,身为族长幼子的沙列,以强大的血脉和天赋,引来了众多骨族长老的瞩目。

    沙列在和灵族、神族同级强者的战斗中,也从没有显露出败迹,而且大多数的时候,沙列都是获胜的一方。

    不知不觉间,在年青的骨族族人的眼中,沙列已经是他们的英雄。

    他们不认为沙列会败于名不经传的秦烈手中。

    同样的,那些羽族的族人,也是在议论中,认为秦烈必会全面溃败。

    就连神族的族人,也是暗暗苦笑,都觉得秦烈不可能有胜算。

    乾煋和南崎和沙列交过手,都深知这个骨族族人的厉害,雾纱、流漾以前还被沙列追杀过,知道这个小小的骨族族人,曾带给她们多么大的心灵压力。

    “秦烈……会败的很惨吧。”

    雾纱在心中这么想着,嘴角浮现出苦涩,下意识看向流漾。

    她知道流漾对秦烈有着一种特殊的好感……

    昏黄色的暗耀石光芒下,流漾娇艳的脸蛋上,满是愁容,时而低声哀叹,明显极其忧烦。

    “别太担心,沙列那家伙很有原则的,他不会乱来。”雾纱暗叹一声,语气轻松地宽慰道:“秦烈帮他将很多的族人找到了,他欠秦烈人情,断然不可能痛下毒手的。就算是秦烈惨败了,顶多受伤,不会有性命之忧,你放心好了。”

    她这话已经说明她不看好秦烈了。

    “看不见他们的战斗,又听不见他们的声音,说明他们离我们有段距离。现在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他们迟迟没有回来,我担心……”流漾勉强一笑。

    雾纱正要讲话,突然仰天,轻笑道:“这不是回来了么?”

    流漾急忙去看。

    众多骨族和羽族族人,也听到了沙沙的脚步声,一起将视线投向声音来源处。

    渐渐地,秦烈和沙列的身影,一点点地显现在暗耀石的光芒下。

    众人注意去看,发现秦烈和沙列的身上,都没有重创的迹象。

    这令他们都暗暗疑惑——战斗的结果如何?

    “大人!”

    “大人!”

    那些骨族的族人,一个个急不可待地上去,都着急追问。

    “我们暂时留下来,等神族别的家族族人到来。”沙列道。

    此言一出,那些骨族的族人,都不乐意了。

    “大人!你难道……输了?”

    “这怎么可能?”

    “大人!”

    骨族族人纷纷怪叫。

    “我怎么可能输?”沙列冷哼一声,扭头看向秦烈,道:“不过,那个叫秦烈的家伙,的确比乾煋和南崎强大一点。他,再加上我,应该就不怕下八层的那个高阶恶魔了。”

    “大人!难道你和他不分胜负?”又有骨族族人道。

    沙列犹豫了一下,心想给秦烈一个面子,以后好让秦烈带他去灵域,然后才不耐道:“算是吧。”

    骨族的族人,还有神族的雾纱和流漾,听他这么一说,都是惊奇地望向秦烈。

    仿佛他能够和沙列战成平手,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

    羽族的那些族人,看向秦烈的目光,也忽然变得敬畏起来。

    他们似乎也知道沙列的可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