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一十一章 奢望

第一千两百一十一章 奢望

    关于本源始界的种种奥妙,秦烈没有一丝隐瞒,详细向众人道明。

    乾煋、南崎等人听完久久沉默。

    “你怎会知道这么多?”流漾惊奇道。

    雾纱也惊异地看向他,同样觉得好奇,“你所在的灵域……不是没有和深渊进行连通吗?”

    这时候,焰風和利维也一脸古怪地望来。

    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秦烈淡然一笑,“我有别的途径知道深渊的秘辛。至于什么方法嘛……我不想说谎,请大家不要刨根问底下去,可好?”

    “那我就不问了。”流漾耸了耸香肩,嫣然一笑,又道:“这么说,我要是可以将我灵魂的血脉力量玄妙,融入这本源始界,等本源始界最终衍变为一个深渊层面,我就能成为下八层那样的恶魔君主了?”

    “理论上是这样。”秦烈笑道。

    “真希望可以融合这本源始界啊。”流漾一脸期待地说道。

    “别做梦了。”乾煋哈哈笑了起来,对众人说道:“我们只要可以在这本源始界内,将我们血脉内的力量奥妙领悟的更透彻一点,我们或许就能多觉醒一两个血脉天赋,在才是我们可以期望的东西。”

    “也是。想要融合本源始界,恐怕我们没那么的幸运,也摸索不到方法。”南崎也表态。

    秦烈突然道:“也未必……”

    “哦?”众人又惊讶起来。

    他们纷纷看向他,想知道他还有什么关于这本源始界的高见,想更加深入地认识这个奇异的秘境。

    “你既然知道本源始界。有没有听过本源深海和本源晶面?”秦烈看向乾煋。

    乾煋皱眉想了想。摇头道:“没听过。”

    秦烈沉吟了一下。道:“据说……每一个本源始界,最初的时候,都会存在着一个本源深海,在本源深海内还会有一块神奇的本源晶面。”

    “具体说说。”南崎振奋道。

    “你们在这里有没有感觉到天地能量的气息?”秦烈问。

    “没有。”雾纱率先摇了摇头,“我们的血脉,可以吸纳天地间游离的力量,一点点的恢复过来。当然,这肯定没有吞食蕴含庞大血肉精气的食物来得快。不过。我刚刚在恢复血脉力量的时候,已试着吸纳天地间的力量,但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这里有能量的存在。”

    “我也没感觉到这里有浓郁的深渊魔气。”乾煋道。

    “似乎……的确没有什么游离的能量。”南崎也说。

    “不是没有,而是本源始界的能量,目前都以液体的方式聚集在本源深海。”秦烈神情肃然,解释道:“只有本源始界开始衍变,本源深海才会开始蒸发。到了那时,所有本源深海的液体能量,就会以气态的形势散逸在这片天地的每一个区域。”

    “你是说这里所有的能量现在都处在本源深海?”流漾惊叫道。

    秦烈肯定点头。

    “老天,那该有多少能量啊?”流漾骇然。

    “或许和一个层面的深渊魔气总和差不多。”秦烈道。

    “不会吧?”南崎轰然一震。

    “深渊一百零八层。每一层的深渊魔气都如浩瀚无际,这个所谓的本源始界……能够达到一个深渊层面的能量程度?”雾纱震惊道。

    “的确有此可能。”秦烈一笑。

    “那本源晶面又是什么?”乾煋奇道。

    “一块很大的神奇晶面。可以在上面烙印力量奥义真谛,能真正掌控本源始界的奇物。”秦烈解释。

    “本源始界,本源深海,本源晶面,怎么和你们灵域那边的灵魂奇妙有些相似啊?”南崎一脸迷惑。

    秦烈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和我想的一样。”

    南崎一惊。

    “我们灵域的力量体系,修炼灵魂,还有凝炼魂坛的奥妙,或许就是借鉴了本源始界的衍化过程。我们的域始境,从某些方面来看,也和本源始界的形成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秦烈道。

    这般说着,他以心神来查探灵魂脑海。

    他的灵魂脑海,也是一片苍茫的空间,这里有魂湖,为精纯的灵魂力凝结而成,魂湖深处则是他的真魂。

    这和本源始界,本源深海,还有内部的本源晶面,确实极为相似。

    关于本源始界的秘密,来自于他的魂兽分身,更确切地说……来源于魂之始祖的记忆。

    灵域人族也是在魂之始祖的教导下,慢慢了解灵魂的秘密,从而发展出修炼灵魂,一层层凝炼魂坛的修魂体系。

    根据他如今了解的本源始界的奥妙,再联系起人族修魂的奇妙,他猜测人族如今的修炼体系,必然借鉴了本源始界衍变和形成的过程。

    尤其是,在灵域人族的境界最后,还恰恰是域始境。

    域始,和本源始界,单单从名字来看,就分明存在着某种联系。

    这让他愈发深思起来。

    “秦烈,你的意思是只要找到本源深海,在里面的本源晶面上,烙印下自己对力量奥义的认识,就能令这个本源始界,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衍化了?”乾煋轻喝道。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秦烈道。

    “该怎么才能找到本源深海的位置?”南崎急问。

    “这个……我也没有头绪。”秦烈苦笑。

    绝对黑暗的这本源始界,他的灵魂意识释放出去,感知的依然是无尽的黑暗。

    灵魂失去了强大的感知力,他就没办法洞察附近的能量气息,也就和瞎子没有区别。

    如此一来,他要找寻本源深海,就不能依赖灵魂意识。

    他也就无从下手。

    “我想大家还是踏踏实实的先领悟自己的血脉奥秘吧。”雾纱淡淡道。

    “也对……”乾煋叹了一口气。

    之后,秦烈和乾煋等人,借助于两块暗耀石,一边漫无目的地四处游弋,一边静修感悟血脉之谜。

    时间匆匆。

    这天,又一次进入镇魂珠第四层空间的他,突然看到五个虚浑之灵,因为他一簇魂影的到来,被一一惊醒。

    除了火灵,那被奇异的晶莹气泡给分别裹住的五个个虚浑之灵,一同向他传来了灵魂念头。

    他马上知道都已突破到六阶的五个虚浑之灵饿了。

    “嗯,我一会儿放你们出去。”秦烈传讯。

    旋即,他的那一簇灵魂幽影,一下子重返本体识海。

    他知会了乾煋一声,说就在附近走动一下,便弃下默默感受血脉力量奥妙的众人,独自一人离开此地。

    他到了一个离乾煋等人数百米的区域。

    他在这里将初火灵以为的五个虚浑之灵释放出来。

    种种不同属性的灵材,也从他的空间戒内,一一堆积在岩地上。

    五个虚浑之灵马上放开来大快朵颐。

    “知不知道本源始界?”

    在虚浑之灵吞吃适合自己属性灵材的时候,他唤出月泪的器魂幽夜,随口询问。

    “没听说过。”幽夜回应,“我们幽月族只是一个小种族,暗月界也地处偏僻之地,所以身为族长的我也见解有限,抱歉。”

    “算了。”他又将月泪收起。

    过了一会儿。

    五个虚浑之灵,将他拿出来的那些灵材,一一吞食干净以后,它们开始欢快地四处游荡。

    在这绝对黑暗的本源始界,只是一下子,他就发现虚浑之灵已不知飘忽向何处。

    “咿呀!咿呀咿呀!”

    突然,木灵传来了灵魂的讯念,似极为欢快。

    秦烈倏地一震,“你发现了奇特的东西?”

    木灵再次回讯。

    秦烈愣了一下,先让木灵不要着急,然后才站起来。

    “大家都来我这边!”他扬声喝道。

    正修炼的乾煋众人,听到他的声音,立即站起,迅速聚集过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