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人心惶惶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人心惶惶

    一听秦烈到时间点就会关闭域界之门,泊罗界那些横行四方的异族强者,急忙疾驰而来。

    他们很清楚此地不宜久留。

    太阳宫遭受如此重创,必然有消息传播出去,六大势力一旦收到消息,一定会迅速赶来。

    以滕远众人的力量,远远不能和六大势力任何一方抗衡,在对方到来以后,如果还没有离开,等待他们的将是和太阳宫君天耀一样的命运。

    于是他们乖乖回来。

    以柯蒂斯、尸妖为代表的秦烈派系,收到他的命令以后,已经有秩序归来。

    这时苗风天以“唤尸铃”御动着尸妖,全部穿过星门消失,只有柯蒂斯和两名虚空境强者,还守在秦烈身旁。

    “你们也回去。”秦烈吩咐。

    柯蒂斯看了一眼六层魂坛的缪怡姿,又看了一眼秦烈身下的魂兽,点了点头,这才放心离去。

    缪怡姿微微仰头,视线停留在星门上,以她的六层魂坛来解析星门的奥妙。

    她身下的六层魂坛,犹如一层层奇妙空间叠加而成,类似于九重天的老巢,只是少了三层而已。

    那六层魂坛蕴藏着空间至理。

    当她试着借助于她的六层魂坛,来洞察星门奥妙之时,立即发现从秦烈头顶的域界之门内,竟传来无数蓝汪汪的光烁回应。

    她那六层魂坛之内,也像是被蓝色彩虹侵入,展现出一片蓝光异彩。

    蓝汪汪的光烁,仔细去看,竟然是一种闻所未闻的神妙符文,那些符文如烙印着空间的玄奥秘义。

    “不,不对……”

    缪怡姿骇然失色。下意识收回魂坛的感应,一时间心乱如麻。

    她一脸惊容地看向秦烈。

    从那蓝汪汪的神秘符文之中,她分明感知到了秦烈的血脉气息。域界之门内蕴含血脉气息,是非常诡异的事情。

    这意味着秦烈的血脉力量参与了域界之门的构建。

    而据她所知。烈焰家族的血脉天赋,永远都只是跟火焰有关。

    缪怡姿忽然觉得三百年以后的秦烈,身上充满了谜团,存在着太多不合常理的东西。

    “这柄白骨镰刀本就属于我们,所以我们要收回。”留意到她目光的注视,秦烈扭过头来,又道:“如今空间禁锢都已经解除,而六大势力的强者应该会在不久后到来。你最好也趁早离开。”

    讲话时,以滕远为首的泊罗界各族强者,也陆陆续续飞入星门。

    斩杀深渊领主阿特金斯以后,他以血肉丰碑将阿特金斯三分之一的血肉炼化,使得血肉丰碑内又蕴藏着无比澎湃的血肉能量。

    这使得他敢始终令星门处于开启状态。

    星门的开启,耗费的乃是血肉力量,能够通过血肉丰碑随时补充血肉精气的他,才敢如此挥霍无度。

    “今天发生的事情,六大势力一定会很快查明真相,你就不怕六大势力的报复?”缪怡姿冷声道。

    “多谢关心。我自然会作出安排。”秦烈淡然道。

    “我才不会关心你,我恨不得你……”

    缪怡姿似回忆起往事,眼中冷冽寒光一闪。本欲恶毒诅咒两句,却突然收声。

    她沉默了一下,最终以没有任何感情的语气,漠然说道:“老家主希望你好好活着,因为你,秦家多遭遇了很多磨难,你好自为之吧。”

    话落,缪怡姿十指指尖锋芒暴吐,就在她的六层魂坛之上。强行撕开一条空间裂缝。

    她驾驭着六层魂坛闪入空间缝隙。

    秦烈皱着眉头,看着她返回灵域外层的虚空乱流域。脸色深沉。

    “三百年了,这女人……还是一点没变。”

    嘀咕了一句。他先安排魂兽返回泊罗界,自己并没有急着马上离开。

    悬浮虚空,他看着沦为废墟的太阳宫,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视线落到九重天的方向。

    有星门在,只要他想走,一念间就能脱身。

    除非碰到域始境强者,亦或者和缪怡姿一般精通空间秘术的虚空境级别存在,不然他本体随时能通过星门遁离。

    所以在这片天地只剩他一人时,他还是显得从容自如,不慌不忙。

    这时候,他思索着如果以疾雷遁秘术,不断的瞬移,要耗费多久才能到达九重天。

    他在想有没有办法找到九重天的韩茜,将三百年前的耻辱,通过韩茜来洗涤干净。

    “风险太大了……”

    他忽地记起缪怡姿临走之前,所说的“老家主希望你好好活着”的那番话,他最终没有失去理智。

    他也随后穿梭星门离开。

    ……

    又是一段时间过去。

    太阳宫上空的深渊魔气,随着白骨镰刀和金色独角的消失,已渐渐消散。

    满目疮痍的太阳宫,在夜色下,显得凄凉至极。

    清冷月光下。

    一艘星空古舰骤然疾驰而来,如披着雷霆闪电,气势滔天。

    巨型船舰上,九重天的锦旗飘扬着,猎猎生威。

    一座座四层、五层、六层的魂坛,从那星空古舰上飞落下来。

    风暴魂坛,火焰魂坛,寒冰魂坛,黄金魂坛,青木魂坛,各类各样的魂坛令人眼花缭乱。

    夜空下的巨型古舰上,另有一座如宏伟金字塔一般的黄金魂坛,竟有七层之多!

    那座七层黄金魂坛,在云端坐落了一会儿,挥洒着漫天金光。

    一束束金光垂落下来,如拥有着灵魂意识,在太阳宫的地界游弋了一圈。

    似乎没有感知到灵魂生命,那些垂落的金光,又一一飞回天空。

    七层高,如金字塔般的黄金魂坛,渐渐缩小为米粒形态,消失在夜空下的星空古舰之中。

    九重天的二代首领裴天崇。没有释放出魂坛,而是站在太阳神殿爆碎之地。

    他脸色深沉地以灵魂感知。

    不久后,一座座不同属性的魂坛。从四面八方飞回来。

    每一座火焰魂坛,寒冰魂坛。风暴魂坛之上,都端坐着九重天的虚空境强者。

    他们在裴天崇身旁重聚。

    “没有残留者。”

    “来人都撤离了。”

    “没有敌人踪迹。”

    那些人,坐在自己的魂坛上,向裴天崇禀报。

    裴天崇脸色阴沉如水。

    过了一会儿,一个拥有青木魂坛的九重天武者,带着一个太阳宫的破碎境武者回来。

    这个破碎境武者,被尼维特的力量抽打,当时就重伤昏迷过去。

    尼维特以为他死了没有在意。

    在那名拥有青木魂坛强者的生命之力灌输下。此人渐渐苏醒过来,成为了其中一个活口。

    他颤颤巍巍地跪伏在青木魂坛上,垂着头,泣不成声地说道:“是秦家人!”

    裴天崇喝道:“具体一点!”

    “来人自称秦烈,他带着很多泊罗界九阶血脉的异族强者,还有尸妖,加上一头恐怖无比的暗魂兽,血腥屠戮了太阳宫。”

    “我们宫主君天耀惨死。”

    “太阴殿的柳贤哲和两名殿主也丧生。”

    “他们洗劫了太阳宫,屠杀了能屠杀的所有人,通过域界之门离开了。”

    “……”

    这名幸存者。将他所知道的事情,一字不漏的道明清楚。

    裴天崇和九重天虚空境强者脸色凝重地听着。

    “这是秦家做出的反击!一定是这样!”一名五层风暴魂坛的虚空境强者,一脸的暴戾之色。率先发表自己的意见,“一定是秦家看我们近期不断攻击他们在星空以外的据点,这才通过缪怡姿伏击了太阳宫!”

    “必然是秦家无疑了。”另有人喝道。

    裴天崇沉着脸,听着那些虚空境强者的议论,始终没有讲话。

    过了一会儿,他说道:“召集各方首脑前往九重天议会!”

    “明白!”

    ……

    太阳宫被秦家攻破的消息已在短短时间传遍中央世界。

    太阴殿的总殿主柳贤哲,还有两名分殿主的惨死,也没有能隐瞒住。

    一时间,灵域中央世界风暴再起。

    在很多人眼中。太阳宫的血腥盛宴,太阴殿三名殿主的身亡。都是秦家对六大势力近期行动做出的强而有力回应。

    秦家要重回中央世界的消息,突然间在灵域各大天地。在各个域界传播开来。

    三百年前,曾经配合六大势力对秦家动手的那些次一级黄金级势力,忽然人心惶惶,都悄悄聚拢力量在总部,一座座护宗大阵赶紧启动。

    他们唯恐自己成为秦家的下一个目标。

    以前和秦家关系密切,如今藏匿在别的域界的势力,则是蠢蠢欲动。

    他们都兴匆匆的做着准备,打算呼应秦家的行动,也要踏上重返中央世界之路。

    因太阳宫的沦陷,一时间,天下风起云涌,局势变得诡谲起来。

    其中,同为顶尖黄金级势力的姬家,还有补天宫,则是保持着平静。

    他们约束下方各大势力,近期不要去别的域界走动,让底下势力都尽量驻守自己的疆土。

    姬家和补天宫的举动,让局势变得愈发扑朔迷离,也让更多人不安起来。

    很多人暗中猜测,姬家、补天宫和秦家之间,可能存在着联系。

    秦家,如果和姬家、补天宫达成默契,这三股力量加起来,未必就惧怕六大势力。

    姬家和补天宫的反常举动,也让中央世界的一些人,越来越不安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