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血洗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血洗

    听着君天耀的嘶吼,秦烈慢慢回忆起一些事情,一些本属于另一个“他”的记忆。

    缪怡姿和陈霖这对师兄妹,很早之前,就和秦家有着来往。

    两人的师傅曾是他爷爷秦山的挚友。

    因为这个原因,陈霖和缪怡姿的少年时代,就时常和秦浩一同外出游历。

    缪怡姿少女时期就已经仰慕秦浩。

    秦山和她的师傅,当年也都有意撮合两人,希望她和秦浩能走到一块儿。

    可惜年少不羁的秦浩,一心追寻武道力量致,并没有将身边的缪怡姿当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伴侣。

    他只是将缪怡姿当成小妹来看待。

    多年后,在域外星空突破境界的秦浩,带着怀有烈焰家族血脉的秦烈回来,宣告着他和一名神族女结合的事实。

    缪怡姿对秦浩的最后一丝幻想宣告破灭。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缪怡姿都蜷缩在自己的私有秘境,没有和外界接触。

    等缪怡姿认清事实,平静了心境,从私有秘境走出以后,秦烈也已慢慢长大。

    当初还是少年的另一个秦烈,因双魂共生的问题,神族血脉迟迟未能觉醒,在武道一途的淬炼上,也未能展现出惊人惊艳的天赋。

    面对众人的嘲笑,家族内长者失望的目光,年前的那个秦烈,因始终无法证明自己,最终不堪重负崩溃了。

    他开始自暴自弃,开始自甘堕落,只想浑浑噩噩过一生。

    有那么一段时间,因秦浩忙于修炼,因秦山需要淬炼神器,无法照看秦烈。就将其交由缪怡姿来教导。

    秦山本希望身为女性的缪怡姿,能令秦烈洗心革面,能振作起来。

    缪怡姿本就对秦烈没有好感。

    面对当时自暴自弃。自甘堕落,处于生命低谷中的秦烈。她恨其不争,教导的方式也不够柔和。

    在缪怡姿眼中,秦山乃世间最卓越的炼器师,秦浩为一方豪雄霸主。

    当时的秦烈,和秦山、秦浩相比,简直就是窝囊透顶。

    恨铁不成钢的缪怡姿,对待秦烈的方式,颇为的偏激——非打即骂。

    她并不知道。那个阶段的秦烈,因世间所有人的嘲笑,心中溢满了负面情绪。

    被她一次次刺激的秦烈,最终失控,做出了人神共愤的恶事——对她下药欲图不轨。

    她凭借着超强的境界修为,没有让秦烈得逞,反重伤秦烈。

    事后,她对秦烈再没有一丝一毫的期望,也因此和秦家决裂。

    她再一次缩入私有秘境不出。

    又过了一段时间,秦烈被韩茜和九重天陷害。惨死的消息流露出来。

    她当时只觉得秦烈死不悔改,死有余辜。

    秦山和秦浩暴怒之下,率领秦家豪雄攻陷九重天的消息。她后来也知道了,依然保持着沉默。

    六大势力合力,重创秦家,粉碎秦浩魂坛的事情,她也陆陆续续得知。

    可她知道她做不了什么。

    她只能继续沉默,在暗中默默看着一切的发生,看着秦家退出中央世界,看着以前熟悉的一切,变得面目全非。

    阳宫广场上。

    随着君天耀的辱骂。星门下方的秦烈,恍然间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情。

    缪怡姿。也在君天耀歇斯底里的叫骂声中,又对过往的那一番旧事。有了清晰的回忆。

    秦烈在星门下脸色深沉。

    缪怡姿端坐在六层魂坛之上,冷冽的眼瞳之中,也浮现一丝茫然。

    她似没有听到君天耀的咆哮怒斥。

    柯蒂斯和滕远等人,本欲击杀君天耀,等听到他所说之事和秦烈有关以后,忽然没有急着动手。

    他们将君天耀团团围住,皱着眉头,在等候秦烈的指示。

    他们都知道,秦烈对年前的事情已记忆不清,都觉得秦烈或许想要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

    所以他们放任了君天耀的叫嚷。

    “主人……”

    眼见君天耀如疯狗一般,在耀日魂坛上,依然在大呼小叫,柯蒂斯只好以灵魂透传秦烈。

    他需要一个指示。

    陷入回忆的秦烈,在柯蒂斯的呼喊声中,眼睛渐渐恢复清明。

    他视线重落在君天耀身上。

    “小杂种!你就算是血脉觉醒,真以为能翻天不成?”君天耀见他看过来,大声狂笑起来,“你秦家在域外星空的各个据点,已纷纷被六大势力攻破,秦家还不是如缩头乌龟一般潜藏起来?哈哈哈,秦家在年前,被重创遁入域外星空!年之后,在六大势力的联手攻击之下,注定要化为烟灰!你和那贱人,不久以后都会和秦家陪葬!”

    此刻,君天耀已注意到,他身边的两名阳宫虚空境强者,被邪龙和九阶朱雀联手修罗族击杀。

    更远处,一头头由苗风天操控的尸妖,在阳宫别的领地肆虐着,正追杀着更多阳宫的武者。

    他知道,今日过后,由他一手创建的阳宫,就会变成中央世界的一段历史。

    眼看着他花费数千年时间,辛辛苦苦创建的阳宫,在他眼前被捣毁,他再难保持冷静。

    这让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浓烈怨恨。

    “秦家不会化为灰烬,我也不会陪葬。”

    此刻,秦烈站在魂兽分身头顶,慢悠悠朝着君天耀走来。

    来自于魂兽的凶狂嗜血气焰,如看不见的洪水,随着他的身影,朝着君天耀淹没而来。

    “年前,九重天和各大势力溅在我身上的耻辱,我会在不久以后,以他们的鲜血来洗涤干净。”秦烈脸色淡漠,语气也平静的令人心惊,“不过很可惜,你是看不到那天的场景了。”

    他以灵魂向柯蒂斯下达命令。

    “杀!”

    柯蒂斯御动着六层魂坛,带领着个五层魂坛的族人,冲入君天耀营造的阳光幕之中。

    滕远和尼维特等人,一看柯蒂斯动手,就知道秦烈已授意。

    他们也爆吼而来。

    一瞬间,君天耀和他的六层魂坛,就被柯蒂斯和滕远众人淹没。

    那座耀日魂坛,释放出来的灿灿金辉,也如日暮西山,渐渐黯然熄灭。

    “大家有半个时辰时间,尽量铲除阳宫的剩余力量,洗劫能洗劫的所有财物。”秦烈冷静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