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斩魂坛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斩魂坛

    幽甫话到后来已泣不成声。[][].[23][wx].[]

    秦烈悬浮星门下方,静静听完幽甫的叙说,眼中也溢满悲色。

    他伸手点向肩上的银月印记。

    九轮弯月,如泊罗界至深夜晚的九月齐现的异景,接连在幽暗天幕浮现出来。

    一轮轮弯月当中,一道模糊的魂影,一点点凝结清晰。

    那是器魂幽夜。

    他才是幽月族真正的族长,若非阴影生命的入侵,他和幽月族全族都会安然生活在暗月界。

    阴影生命的到来,逼着他不得不带领残存的族人,从千万年生活的暗月界逃离。

    他们在茫茫星河,遇到域外恐怖风暴,最终分散开来。

    本就是二流小族的幽月族,连番遭遇剧变,差一点就被灭了族。

    他苟延残喘着,想要在远离暗月界的新世界,重新为幽月族谋得一线生机。

    结果,他在图谋拜月教,试图通过拜月教来降临灵域时,反被“月之冕”封印。

    他最终化为了月泪的器魂……

    他未能给幽月族指引明路,未能将幽月族的族人,尽数带离苦海。

    而幽甫这一支辗转流离到泊罗界的分支,竟然在这些年里,也遭受着如此令他心酸的苦难。

    他以前并不知道,幽甫能领着这一个分支,为了在泊罗界生存下来,竟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

    ——以近一半幽月族少女换来的苟延残喘。

    得知此事,已经是器魂的幽夜,突然变得暴躁异常。

    一轮轮受他力量御动的月亮。骤然施展出秘术“月动天殒”。九个弯弯的月亮。化为九道璀璨流星,朝着太阴殿的殿主垂落下来。

    几乎同时,由缪怡姿释放的空间锋锐,也密集笼罩下去。

    幽甫眼中泪光泛滥,也取出幽月族的圣器,呼应着幽夜的“月动天殒”,以一副拼命的架势,冲杀向柳贤哲。

    “卑贱的种族!你们能存活下来就应该感激涕零。竟然还妄想和我们平等?”柳贤哲冷冷看向幽甫,刻薄道:“你们幽月族,仅仅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种族,你们既没有魔龙族的龙族血脉,也没有木族的生命灵气。若非我们太阴殿修炼的灵诀,和你们一样来源于月光之力,你以为我们太阴殿会看上你们,会和你们结成血亲?”

    “幽月族,又不是太古强族之一,你们够资格和我们平起平坐吗?”

    柳贤哲神情阴冷。一边冷言讥讽,一边御动着六层魂坛。

    他的六层魂坛。由月之晶核为主体筑造而成,一浮上天空,瞬间释放出比月泪还要明熠的月光。

    一圈圈月光,如荡漾的水波,以魂坛为中心扩散开来。

    六层魂坛之中,一块银亮的玉石,还有一柄如月华凝炼的长剑,突然疾射出来。

    “太阴玄月!”

    柳贤哲身下,六层魂坛之中,分别浮现出一轮轮月亮。

    每一层魂坛的月亮,都和上一层似串联着,透露着精纯至极的月光之力。

    那块从六层魂坛飞出的月石,还有那柄银灿灿的长剑,顷刻间光芒大盛。

    缪怡姿以空间之力形成的锋锐,扭动着,如在拉扯出一条条空间裂痕。

    然而,在柳贤哲全力出手以后,从他六层魂坛荡漾出来的月光,却仿佛凝成另外一个私有秘境。

    那秘境如月华形成的一汪水池。

    出奇地,缪怡姿的空间之刃,一碰到那月光凝成的水池,就再也无法割裂出空间缝隙。

    幽甫拼命落下的身影,如一道垂落的月光瀑布,竟一头扎入那月池之中没了踪迹。

    “镜中水月!”

    柳贤哲傲然冷笑,高高站在六层魂坛之上,尽情释放着灿灿月光。

    另外两名同样来自于太阴殿的殿主,一左一右,分别驾驭着魂坛,站在他身旁。

    那两人的五层魂坛也是月光如水流溢着。

    一柄巨大的白骨镰刀,如从天外而来,重重劈砍在柳贤哲的六层魂坛之上。

    “咔嚓!”

    由月之晶核为主材淬炼的六层魂坛,在白骨镰刀的重击之下,竟一瞬间被切割到第三层!

    柳贤哲的身子,虽堪堪避过白骨镰刀的锋锐,却发出凶兽濒临死亡般的凄惨痛嚎。

    “不知死活。”

    星门之下,秦烈脸色冷淡,随口评价道。

    那具如星空捕食者的魂兽分身,顺势落下,如血肉山川般狠狠砸在柳贤哲那精心锤炼的六层魂坛之上。

    被放大了数十倍的六层晶体魂坛,在魂兽蹄足的重击之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怪响。

    那柄白骨镰刀,则是凶戾魔气滔天,在无人御动的情况下,继续朝着魂坛下面三层切来。

    魂坛碎裂时,柳贤哲全身筋脉爆裂,瞬间成了血人。

    就在此时,一道金光从远方疾射而来。

    那是一根如金色巨矛般的独角。

    魂兽眼中异光一闪,那金色巨角,竟从柳贤哲最底下一层魂坛突击刺来。

    亿万金光陡然绽射。

    “喀喀!”

    柳贤哲的六层魂坛,在那一霎,突然碎成两块。

    已化为血人的柳贤哲,随着魂坛的爆碎,眼中精芒敛尽,口中鲜血如瀑布喷涌。

    “主人,他碎裂的魂坛,有助于月泪等阶的提升!”

    此刻,器魂幽夜的声音,从秦烈脑海响起。

    那声音充满了狂喜和大仇得报的激动。

    “哦,那很好,那还有两座五层魂坛可用。”秦烈回应。

    将柳贤哲六层魂坛斩成两截的魂兽,眼瞳诡异光芒一闪,白骨镰刀和金色独角,突然分别朝着另外两个太阴殿殿主飞来。

    两人魂飞魄散,想也不想,立即要以秘术遁离此地。

    端坐在自己魂坛上的缪怡姿,面无表情,白皙左手轻轻按在魂坛上。

    她魂坛内无数空间秘纹如鱼群游动。

    那两个太阴殿的殿主,所处的空间,骤现无数交织的光线。

    一道道光线,如禁锢空间的纱网,将刚刚被魂兽撕碎的空间,又给凝固冻结起来。

    太阴殿的两个殿主,以魂坛催动的秘术,竟也未能奏效。

    秦烈愣了一下,远远看了缪怡姿一眼,禁不住轻笑起来。

    “我不是帮你,我只是为了报仇。”缪怡姿冷声道。

    秦烈又是一笑,只是“哦”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

    ps:再补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