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罢战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罢战

    由乾煋血脉力量凝成的火莲花,一进入秦烈的炎界,就开始疯狂吸纳炎界内的炎能。

    秦烈的炎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

    反观乾煋,他那个本来要小上许多的炎界,却在火莲花吸收秦烈炎界之力的时候,开始急剧暴胀。

    乾煋的炎界短短时间就超过了秦烈的那个。

    与此同时,深入到秦烈炎界的一朵朵火莲花,依然在对秦烈炎界内的炎能进行吞没。

    秦烈能感觉到构建炎界的炎能,被那一朵朵晶莹的火莲花吸引着,迅速的流逝。

    “这是血脉天赋?”秦烈惊讶道。

    乾煋淡然一笑,神秘地说道:“你猜。”

    秦烈深深看向那一朵朵晶莹剔透的火莲花,眉头一动,“应该是一种奇异的器物。”

    乾煋呵呵轻笑,没有接话。

    “咿呀咿呀……”

    此时,被秦烈隐藏在镇魂珠内的火灵,突然变得无比活跃兴奋。

    火灵似感知到极其美味的气息。

    秦烈以心神和火灵沟通,询问它因何激动,很快就得到了火灵的回讯。

    得到火灵的魂念回应以后,秦烈脸上流露出惊异无比的目光,他看着深入自己炎界的一朵朵火莲花,突然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了。

    这是以一座座火属性生灵魂坛雕琢而成的器物!

    如唐北斗这般专修火焰力量的人族武者,达到不灭境以后,就要开始筑造自己的火焰魂坛。

    那些魂坛全部由蕴藏着火焰力量的各类灵材淬炼而成。

    魂坛为很多智慧生命的根本。是力量源头。瑰丽莫测。

    人族只有踏入不灭境才可筑造魂坛。别的强大生命种族,也需要达到一定力量层次,才能将魂坛淬炼出来。

    乾煋释放出来的火莲花,就是以那些修炼火焰力量,达到一定层次后筑造出来的火焰魂坛为基础,以神族的秘术淬炼形成。

    本质上,那些火莲花就是一座座经过二次淬炼雕琢的魂坛,所以才会如此吸引火灵。

    虚浑之灵。本就有“魂坛吞噬者”的恶名,它们对魂坛这类由纯粹火焰灵材筑造的奇物,有着本能的渴望。

    “不错,这些火莲花并不是血脉天赋,而是一种强大的器物。”乾煋见他看出了奥妙,也就没有继续隐瞒,笑着说道:“战斗之中,除了比拼血脉天赋,肉身力量,秘术以外。还需要比拼灵器。”

    “灵器……”秦烈眼中异光一闪。

    他知道“灵器”的概念,最初就是来源于神族。神族当年称霸灵域以后,才将各族使用的器物定性为“灵器”。

    按照神族所言,那些强大的高阶生命种族,也将强大的“器皿”称呼为灵器。

    在浩瀚星空中,灵器的称呼,乃是通用的。

    “你的灵器很奇妙。”秦烈咧嘴一笑,笑容有些怪异,“可惜伤不了我。”

    “哦?”乾煋显然不信,“伤不了你?你的炎界……不正是一点点消减缩小?”

    两人的对话,也传到火山口雾纱等人耳中,他们也都流露出揶揄之色。

    他们也都认为秦烈吹牛。

    “你不相信?”秦烈扬眉。

    乾煋笑着说:“不信。”

    “那我就不客气了。”

    秦烈心神变动,周身一道道血红长矛贯射出来,释放雪茫茫的光焰。

    光焰之中,火灵悄然飞出,骤然钻入一朵火莲花中。

    火灵倏一飞出,焰風,雾纱,还有体内蕴藏火魂的神族武者,都感知到体内火魂的惊恐不安。

    他们立即明白秦烈将火魂恐惧之物释放了。

    几乎同时,刚刚还觉得吃定秦烈的乾煋,突然怪叫起来。

    “停!停下来!”

    乾煋大声疾呼,俊美的脸上,浮现出惶恐之色。

    那些火莲花之中,有着他烙印的一缕缕精魂,当火灵进入一朵火莲花,开始蚕食内部那些精炼的火焰灵材时,他第一时间感知到不妙。

    那一朵朵火莲花,乃是家族长辈为他精心淬炼的灵器,的确是以火焰魂坛为主材。

    他视之为重宝!

    火灵一钻入火莲花,就从本质上来破坏这件器物,如蛀虫腐蚀珍贵的木头一般,要将这件灵器给彻底破坏。

    这让他又惊又疑,他一连释放出几道灵魂攻势,却没有在那朵火莲花之中,感知到任何异常。

    可他又明明知道有个东西进来了。

    仿佛,那东西对魂坛淬炼而成的火莲花有着非常恐怖的掌控力,在火莲花之中,他甚至无法感知那东西的存在。

    这个发现让他知道那东西也是魂坛的克星。

    意识到这一点,他就知道没办法依仗火莲花,来战胜秦烈。

    而且他还必须要服软。

    “我就说嘛。”秦烈嘿嘿一笑,也没有赶尽杀绝,以灵魂下达命令,又将火灵收入镇魂珠。

    火灵一消失,乾煋释放出来的那些火莲花立即恢复正常,他也再没有感知到火莲花的溃烂。

    焰風和雾纱等人,体内的火魂,也都平静下来,没有继续惶恐不安。

    “算了。”

    乾煋摇着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但将火莲花收回,连炎界也撤销了。

    “或许苍晔姐没有说错,在同阶血脉的时候,我也未必就是你的对手。”他大大方方承认自己的失败。

    一看到他无心再战,秦烈心神一动,也将炎界收回。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乾煋,笑着说道:“如果不是我有克制你灵器的东西,你应该不会这么快承认失败吧?我猜……你应该还有别的血脉天赋没有释放,是不是?”

    他能看出乾煋未尽全力。

    这个看起来比他小的年青神族族人。真正的实力。还隐藏着。并没有全部拿出来。

    而他从头至尾也只是动用血脉之力作战,也没有将雷电、寒冰、大地三种灵诀释放,也是没有尽全力。

    “我的确还有别的血脉天赋,还有很多手段没有用,但我知道你也没有全力出手。”乾煋有些无奈,“我是真的觉得,你真正的实力,应该是超过我的。”

    秦烈没有讲话。看着他,又看了看那些火山口的神族族人,一脸地若有所思。

    “你们处理魔炎金狮的尸身。”乾煋垂头,冲那些六阶血脉的族人吩咐了一句,然后对焰風、雾纱和流漾说道:“你们三个过来。”

    焰風三人愣愣地往天上飞来。

    “我们换个地方讲话吧?”乾煋征求秦烈意见。

    “可以。”秦烈无谓道。

    乾煋领着秦烈,带着焰風等人从天上飞落,进入这座火山的背面,在一片赤红岩石处停下来。

    此地遍布着一条条岩浆溪流,火焰蒸腾,温度很高。

    但对有着烈焰血脉的他们而言。这样的地方,让他们觉得舒服。

    “家族正在对极炎深渊进行征伐。一个个十人小队,百人中队,千人大队,都分散在极炎深渊的各个地界,和这一层不同的深渊领主,甚至于大领主交战。”乾煋向秦烈解释,“我们只是一个十人小队,我是他们的队长,附近这块区域也没有太强大的深渊恶魔。我们是追逐这群魔炎金狮,才会慢慢偏离大队,一直来到这儿,恰恰遇到你。”

    “你从何而来?”流漾美眸滴溜溜转动着,妩媚的笑着,好奇地询问秦烈。

    秦烈瞥了她一眼,视线在她高耸饱满的胸前停留了一下,笑着说:“从灵域而来。”

    流漾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不但没有一点娇羞,还故意挺了挺傲人的双峰,玉手拨弄着一缕火红碎发,笑盈盈问道:“灵域也有进入深渊的通道么?”

    “我们离开之前应该都摧毁了,不应该有了啊……”乾煋也疑惑起来。

    “和灵域相近的别的域界。”秦烈没有详说。

    “哦。”乾煋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说道:“看得出来你不想和家族的长者见面。”

    秦烈没否认,干脆道:“不错。”

    “为什么?”乾煋奇道。

    秦烈皱眉,“我怎么知道他们会如何对待我?”

    乾煋脸色一正,道:“你可能多虑了!”

    雾纱解释:“只要你体内流淌着家族的血脉,家族就不可能将你当成敌人来看待!在我们家族,也有一些和你一样流淌着烈焰血脉的混血者,那些人……绝大多数都没有能进入混沌血域,实力也远远弱于你。他们在家族一样有着身份地位,只要他们在家族征战外域的时候,立下汗马功劳,他们也会被家族赐予域界作为自己的封地!”

    “只要你不是和外族联合起来对付家族,单凭你体内流淌的烈焰血脉,家族就不可能将你当成敌人!”乾煋正色道。

    “不久后,你们会进入灵域,会对灵域展开新一轮的征伐,那时候……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秦烈深沉道。

    “你虽然很厉害,可你毕竟只有七阶的血脉,五大家族征伐灵域时,你又能做什么?”流漾愕然,“你要是不肯陪着家族征战,也可以选择冷眼旁观,不插手就行了。很多的混血者,在家族征战自己的域界时,都可以选择远离。事后,不论家族能否攻下那个域界,都和他们没有关系,家族也不会在失利后迁怒他们。”

    “到时你也可以如此选择。这样的话,家族对灵域的征伐就和你无关,只不过因为你没有参战,你事后也就得不到任何的封赐。等家族下次征伐别的域界,你可以再次参战,家族会根据你的贡献,对你进行赏赐,这是我们对混血者一贯的方针。”乾煋也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