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两个炎界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两个炎界

    “你不是他的对手。”

    乾煋没有理会焰风的暴怒,而是实话实说,并示意焰风不要继续动手。

    这支十人小队,焰风只是副队长,他乾煋才是真正的队长。

    不论是血脉力量,出身,还是战斗力,乾煋都要远胜焰风。

    这一点焰风自己也清楚。

    事实上,焰风对比他年轻的乾煋,还怀有一丝敬意。

    或许也是因为如此,焰风虽一肚子恼火,也叫嚣了几声发泄了不满,可最终还是没有和乾煋翻脸。

    “你下来,换我来吧。”乾煋又道。

    “换你来?”焰风一震。

    他这才明白乾煋的意思——乾煋要亲自去战秦烈!

    “队长!”

    另外八名年青的神族男女,禁不住惊叫起来,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他们没料到乾煋竟要和秦烈交战。

    乾煋乃家族七阶血脉战士中,最为着名的高手,血脉之精纯要远远胜过焰风。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年轻的乾煋才是他们的队长,也让他们从心理认同。

    单单一个“炎界”血脉天赋,就能让他们在战斗之中,实力获得大幅度增长。

    七阶血脉者,“炎界”也是极为出类拔萃的血脉天赋,他们当中只有乾煋觉醒了这个天赋。

    而且他们还知道乾煋的血脉天赋,不仅仅只有“炎界”。

    一听乾煋要亲自战秦烈,本有怨言的焰风,忽然平静下来。

    他自知不是乾煋对手。

    乾煋主动站出来,要和秦烈交锋,这说明乾煋将秦烈当成同级别的武者看待。

    这意味着……秦烈真的比他厉害一点。

    想到这儿,焰风虽依然很难接受,脸色却稍稍好看一些。

    他以冷森的目光,冷冷看了秦烈一眼,还真是默然退回来。

    焰风从天上降落到火山口。和雾纱,还有流漾等人站到了一块儿。

    “他身上有样东西,让所有的火魂感到恐惧,不只是你的。我的八阶朱雀也是惊恐不安。”雾纱轻声劝慰,“你不要太怪火魂,它有智慧,它知道继续冒然动手,可能会死亡。我们淬炼火魂并不容易,在我们血脉没有突破到九阶之前,火魂一直都会是我们的好帮手,你别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迁怒了那头火炎蛟龙。”

    “此人的确有点特殊,我们看下去就是了。”流漾也劝说道。

    焰风脸色深沉。点了点头,说道:“我心中有数。”

    这时候,乾煋从他所在之地,慢悠悠飞上天空。

    乾煋模样俊美,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脸上时常挂着温和的笑容,一双眼睛闪烁着智慧的火光。

    他来到天上,冲秦烈微微鞠身,笑着问:“你要不要先歇息一下?”

    秦烈眯着眼,饶有兴致地看向他,“你是苍晔的堂弟?”

    乾煋笑着点头。

    “你和苍晔谁强?”秦烈再问。

    乾煋想了一下,认真地回答:“苍晔姐比我更强。”

    秦烈笑了笑。点头说道:“她上次离开的时候,曾经说要查明我的出身,不知可有什么进展?”

    意外地降临极炎深渊,还能碰到烈焰家族的族人,让他很是惊奇。

    他也奢望能在此地找到关于他身世的消息。

    “你没有给出一滴精血出来,我们没办法获知你的出生。”乾煋一脸恳切。道:“如果你不介意,这次给我一滴你的精血,我会想办法弄清楚你母亲是谁,如何?”

    “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杀了我?”秦烈道。

    “你体内流淌着家族血脉,除非你做出太过于令家族蒙羞的事情。否则家族不会对你乱来。”乾煋保证。

    “还是算了。”秦烈摇头。

    他自知自己的血脉不同寻常,可能就是神族多年来追求的所谓“完美之血”,一旦他的一滴精血被神族看出问题,他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他担心他会被现今的神族族人当成血肉傀儡,剥皮抽骨,将全身血脉都给抽离出来研究奥妙。

    另外,他也不知道烈焰家族的族人,对待他这种混血者会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他有着种种顾虑。

    “你不同意也无所谓,我不是苍晔姐,我不喜欢勉强别人。”乾煋倒是没有生气,微微一笑,说道:“反正等我们降临灵域,总会通过别的途径,来知道你的出身。”

    “哦,你们要降临灵域?”秦烈佯装无意地问道。

    “这不已经在深渊储备血肉精气了吗?”乾煋没有隐瞒,先说明意图,旋即略显无奈道:“别的家族都持有血肉丰碑,他们效率比我们家族要快很多。而我们烈焰家族的那块血肉丰碑,传言在两万年前,遗失在灵域的某个秘境之中,这导致我们征伐极炎深渊的时间延长了很久。”

    一听到他提起血肉丰碑,秦烈眼中奇光一闪而逝,心神也是微变。

    通过八大神将的解释,他已经知道血肉丰碑的珍贵程度,整个神族只有五块血肉丰碑,这足以证明此物的奇特。

    如今,因为烈焰家族没有血肉丰碑,使得他们征伐极炎深渊的步伐都缓慢下来。

    要是给他们知道,那块遗失在灵域的血肉丰碑,就在他手中,不知道烈焰家族的强者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般一想,他立即下定决心,绝不会在极炎深渊动用血肉丰碑。

    而且还要尽量避免和烈焰家族真正的强者接触。

    他担心那些血脉达到九阶左右的强者,就能感知到被他藏在空间戒内的血肉丰碑气息,真要是那样,他不认为他还能持有那块血肉丰碑。

    “苍晔姐也说过,说我和你血脉同阶时,也未必就是你的对手。”

    这时候,乾煋深吸一口气,神情肃然起来,“我向证实一下她这番话的真假。”

    秦烈低头看了一眼焰风,旋即平静地说道:“你应该比他强大吧?”

    “那是自然。”乾煋笑道。

    “那就行。”秦烈点头,“我也想看看烈焰家族真正厉害的家伙有多强的战斗力。”

    “希望我不会令你失望。”乾煋道。

    话音方落,他率先催发血脉中的“炎界”天赋,以炽烈的火焰将周边空间笼罩,形成能大幅度增强烈焰血脉力量的神秘领域。

    秦烈也在乾煋凝炼的“炎界”之中,然后,和之前不同的是——他这次不能从炎界能感知到任何令他舒服的气息。

    相反,这次“炎界”之中形成的领域力量,对他的血脉还有一种抑制的作用。

    他竟不能最快地沸腾血脉。

    “我的炎界由我掌控,在我的炎界之中,我可以增强同族的血脉,也同样可以消弱。”乾煋道。

    “不是只有你觉醒炎界。”秦烈轻喝。

    一簇簇烈焰,内部闪烁着神文,从他周遭汹涌而成。

    那些烈焰神文如蝴蝶一般,在他身旁翩然舞动,营造出和乾煋一样的炎界。

    ——秦烈的炎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