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力挫焰风!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力挫焰风!

    “乾煋,这家伙六阶血脉时,觉醒了燃烧?”

    流漾美眸泛着异芒,妩媚的脸上,布满浓浓的惊奇,显然不是很相信。

    “队长,你没有弄错吧?”那些六阶血脉的神族青年也叫道。

    燃烧天赋,为烈焰家族血脉之中,最为核心且强大的天赋。

    在场的十人,没有任何一个觉醒这个天赋,包括队长乾煋。

    而秦烈,只是一个混血者,不但觉醒了这个天赋,而是还是在六阶就觉醒了,这让他们难以接受。

    “是不是很快就能知道。”乾煋淡然道。

    他看向焰風。

    半空中,以“火阵”血脉天赋,凝成火焰结阵将秦烈笼罩的焰風,此时面色分明深沉起来。

    六阶血脉觉醒燃烧天赋的消息,来源于苍晔,焰風知道苍晔不可能胡说。

    交战了一会儿,秦烈并没有将血脉中的“燃烧”天赋催发,意味着秦烈未尽全力。

    秦烈嘲讽他战斗力不足也就有理有据了。

    向来高傲的他,被一个混血者嘲讽,对他而言是难以忍受的。

    “火魂!”

    焰風再次催动血脉之力。

    一头血脉力量筑造的火焰蛟龙,从他胸腔怒吼而出,这头火焰蛟龙和先前朱雀一样,也是八阶的火焰精魂凝成。

    焰風和雾纱一样,也觉醒了“火魂”血脉天赋,以鲜血淬炼温养了一个火魂。

    八阶的火焰蛟龙,就是焰風以血脉凝炼而成,随着他灵魂的招唤咆哮而出。

    这头火焰蛟龙,瞬间冲入那火焰结阵之中,和那一杆烈焰之枪一样,冲秦烈轰杀而来。

    和烈焰之枪不同,火炎蛟龙拥有着灵魂意识,富有智慧。它进入火焰结阵以后,灵巧地绕过秦烈血脉力量凝结的火焰轮盘,从秦烈身后撕咬而来。

    暴躁凶戾的灵魂力量,从火炎蛟龙身上释放出来。如一根火柱撞击向秦烈灵魂识海。

    这是火炎蛟龙本身的灵魂力量。

    “天雷殛。”

    秦烈头也不回,以魂念勾动天雷之力,他灵魂识海之中,骤然雷电密集,如化为九天雷池。

    狂暴的雷霆闪电,在他灵魂识海遮天盖地,将所有不属于他的魂念殛成碎芒。

    刚刚侵入他识海,尚未凝练出蛟龙形态的一团魂念,被漫天的雷霆霹雳冲击了一番,立即消散为灰烬。

    来自于火炎蛟龙的灵魂攻势。被秦烈消泯于无形,没有形成任何的伤害。

    那头由精魂凝成的火炎蛟龙,释放出的灵魂力量,被秦烈轻而易举磨灭以后,它分明流露出恐惧之色。

    张牙舞爪要冲击过来的火焰龙身。竟也变得畏畏缩缩,仿佛不敢突然靠近。

    “火魂在惧怕……”

    雾纱愣了一下,黛眉轻轻皱起,流露出深思的表情。

    她也觉醒了火魂,和焰風一样,她这个血脉天赋觉醒以后,也被家族长辈赐予了火属性生灵的精魂。

    焰風得到的火魂为火炎蛟龙。她的则是八阶朱雀,这是价值相当的火焰灵魂。

    她以自身的血脉之力,利用家族的秘术,将八阶朱雀的魂魄炼入血脉,以自己的鲜血饲养。

    她知道火魂虽然没有血肉,却有**的灵魂。有着真正的智慧。

    这意味着火魂懂得保护自己。

    这头火炎蛟龙,先是怒啸而来,气势汹汹。

    此时,突然流露出畏惧之色,似不敢靠近秦烈。这足以证明火炎蛟龙已吃了大亏。

    她还知道焰風的火魂擅长灵魂攻击……

    一连串的念头,在雾纱脑海中过了一遍,让她看向秦烈的时候,脸色愈发沉重。

    “能破掉火炎蛟龙的灵魂攻势,让火魂感到恐惧,这说明此人对灵魂力量的认识非常可怕。我烈焰家族,并不是非常擅长灵魂力量,血脉之中也不会觉醒和灵魂有关的天赋,他怎么能轻易破掉火炎蛟龙的灵魂攻击?”

    雾纱暗暗费解。

    对于秦烈和焰風的这场战斗,她也渐渐有了和先前不同的看法——她觉得焰風未必就能胜。

    “撕咬他!”

    半空中,看到火炎蛟龙胆怯的焰風,脸色涨得通红,厉声下达命令。

    畏畏缩缩的火炎蛟龙,收到他的命令以后,被迫再次冲杀秦烈。

    秦烈转过身,漠然看向这头以焰風血脉之力淬炼的火魂,眉心之中,稍稍释放一点点虚浑之灵的气息。

    火麒麟形态的火灵,乃是七阶虚浑之灵,为天地间最为奇异的火焰生命。

    虚浑之灵以吞食所有火属性灵材为生。

    这种异类生命的进阶,依赖庞大无比的火属性灵材,等它们进阶到一定程度,只要是蕴含火焰气息的东西,它们都会一一吞没。

    它们达到终极形态以后,将会一个一个域界的流窜,将一个域界所有火焰力量尽数吞没。

    对火麒麟形态的虚浑之灵而言,以焰風体内血脉淬炼的火魂,因为也是纯火系的灵魂属性,实乃最为适合它的大补之物。

    而火魂,因为没有了血肉之躯,也很容易被它的力量牵引吞没。

    可以说,火属性的虚浑之灵,就是这类火魂的一种天敌。

    因此,当他将虚浑之灵的气息,稍稍释放出一点来,那被迫冲杀上来的火炎蛟龙,突然就亡命而逃。

    由焰風血脉之力凝成的蛟龙之身,也爆裂开来,化为一簇簇烈焰神文溅射在火焰结阵。

    它的精魂则是重新缩入焰風体内。

    不论焰風如何呼唤,它就是不肯出来,不想被天敌给吞食。

    这让焰風气的暴跳如雷。

    不单单是焰風,秦烈在释放出火属性虚浑之灵气息时,连雾纱体内的八阶朱雀精魂,也同样恐惧无比。

    八阶朱雀精魂,甚至以灵魂催促着雾纱,让雾纱远离秦烈。

    这个变化令雾纱也是骇然失色。

    除此之外,几个六阶血脉,却也觉醒了火魂血脉天赋,以血脉在体内温养火魂的那些神族青年,也都面色巨变。

    那些人体内的火魂也是惊恐至极。

    他们一边安抚着体内的火魂,一边以惊异的目光,死死瞪着秦烈。

    到了此刻,他们都知道在秦烈的身上,一定是有一样东西令火魂赶到深深的恐惧。

    所有人体内的火魂,都因为那样东西泄露的气息,而惊恐不安。

    “焰風,将火魂收起来吧。”这时候,乾煋看向天空,叹了一口气,“火魂不想死亡,它们有智慧,知道规避天敌带来的灭亡凶险。”

    焰風脸色愈发难看,他停止了呼唤火魂继续作战,一双眼睛如要喷涌着岩浆火焰出来。

    “你身上藏着什么东西?为什么火魂如此恐惧?”他冲着秦烈高喝。

    秦烈淡然一笑,“的确是可以轻易解决你火魂的东西。”

    焰風怒笑,还要准备继续动手。

    就在此时,乾煋挥挥手,道:“算了,到此为止吧。”

    焰風远远看向他,冷哼道:“什么叫到此为止?”

    乾煋皱着眉头,说道:“火阵和火魂,都没办法胜过他,你另外的血脉天赋只是恢复,没有什么杀伤力,这意味着你已经没有什么强大的攻击手段。而他,到现在都没有催发燃烧出来,没有将战斗力暴涨,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

    此言一出,雾纱,流漾,还有那些六阶血脉的神族男女,也都突然反应过来。

    焰風的两大血脉天赋——火阵、火魂,既然都没有伤到秦烈,他岂不是黔驴技穷了?

    怀有燃烧天赋的秦烈,却始终未曾激发这个血脉力量,明显还没有将最强力量释放。

    这不就是意味着焰風不是秦烈的对手?

    血脉纯净的焰風,不是一个混血者的对手,对他而言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