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你可以来试试!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你可以来试试!

    当秦烈确定乾煋就是催促苍晔离开的那名神族少年以后,立即警惕起来。

    “原来是你。”

    秦烈神情一肃,下意识调用血脉力量,眼瞳中闪烁出火芒。

    他血脉的变动,营造“炎界”出来的乾煋,第一时间察觉到。

    乾煋微微一愣,看向秦烈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

    “流淌着家族血脉,却不是真正的族人,这要怎么对待?”他暗暗头疼。

    不久前,他和苍晔两人将遇到秦烈的消息,通知了上面。

    烈焰家族很多老人对此事都相当重视。

    可惜,因为苍晔没有能够从秦烈的手中,夺取一滴本命精血,那些老人没办法通过血脉烙印,来确定秦烈的血脉源头,也就不能知晓秦烈的出身。

    乾煋还特意询问过此事,想要知道当年烈焰家族从灵域撤离之前,是否有族人留在灵域附近。

    对于此事,那名被他尊敬的老人,却忌讳莫深,不肯多言。

    这让乾煋相信当年在烈焰家族内部应该发生过一些事情。

    只不过,他仅仅只有七阶血脉,还不够资格接触家族内部的那些秘事,所以那位老人没有多说。

    乾煋本以为还要许久许久,才可能在家族踏入灵域以后,再次和秦烈会面。

    他没料到和秦烈的第二次见面来得这么早。

    “乾煋,怎么回事?你在下面干什么?咦!他是谁?”

    那名气质柔静,身材却一样火爆的神族女子。指使着火魂将七阶的魔炎金狮斩杀后。视线落到乾煋身上。

    她猛地看到了乾煋身旁的秦烈。

    一头赤红长发。红灿灿的眼瞳之中,如有烈焰燃烧的秦烈,分明是一个同族的族人。

    可这个同族她以前竟从未见过。

    这个发现令雾纱又惊又疑。

    她惊呼后,马上就好奇地降落,很快来到乾煋身旁。

    “他是谁?”雾纱从头到脚地审视起秦烈。

    七阶血脉!

    只看了第一眼,雾纱就肯定秦烈体内的烈焰血脉,竟然也达到七阶。

    七阶血脉的同族,都已经是身经百战的战士。绝不可能碌碌无名。

    雾纱红宝石一般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发现她以前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此人。

    这是非常不合常理的。

    “长的不够俊美……”

    她在心中,将秦烈和乾煋比较了一番,马上觉得乾煋更加俊美。

    大多数神族的族人,男性都是英俊无比,女性则是貌美艳丽。

    和乾煋相比,秦烈脸上线条有棱有角,这让他要显得硬朗粗犷许多。

    ——这并不符合雾纱的审美观。

    “他是谁啊?”雾纱瞪向乾煋。

    乾煋苦涩一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将秦烈的身份透露。所以迟迟没有回答。

    这时候,焰風和流漾等人。也都将他们视为目标的魔炎金狮击杀,也同样注意到下方的变化。

    几个六阶血脉的家伙,在焰風和流漾的命令下,开始处理那些魔炎金狮的尸身。

    他们两人也飞落下来。

    焰風和流漾,同样好奇地打量着秦烈,对秦烈的来历流露出强烈的兴趣。

    “乾煋,他究竟是谁啊?你到底认不认得?”雾纱不满道。

    乾煋干笑着,头疼不已,还是不肯多言。

    “我叫秦烈。”

    就在此时,一直没有出声的秦烈,不但自报姓名,还大大方方地说道:“我虽怀有和你们一样的血脉,却并非来自于烈焰家族。”

    “那你从何而来?”流漾抿着嘴,妩媚的脸上,荡漾出迷人笑容。

    “我从灵域而来。”秦烈咧开嘴,粲然一笑,从容不迫道:“我父亲是人族。”

    “糟了……”乾煋暗呼。

    “灵域!人族混血!”焰風如打了鸡血一般,眼中立即闪耀着火光,“你就是和苍晔姐交过手的那个家伙?!”

    他刚刚从黑暗深渊回来不久,在黑暗深渊他和苍晔等黑暗家族的族人并肩作战,曾听过苍晔提起过秦烈。

    苍晔还拿他和秦烈做过比较,说他血脉在六阶的时候,实力不如秦烈强大。

    他当时就极其不服气。

    他不认为,一个和低贱人族混血的同级家伙,会比他厉害。

    几乎所有的神族年轻人,骨子里都有一种傲然——他们以自己的超阶血脉自豪。

    除灵族魂族以外,他们视别的种族族人,都是低一阶的智慧生灵。

    他们有种天生的优越感。

    两万年前,神族的几个家族被迫从灵域遁离,这对很多神族族人而言,都是一种耻辱。

    焰風因为年岁小,并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可他也视当年族人的撤离为奇耻大辱。

    对于灵域的各类种族,他们本能的觉得厌恶,尤其是人族。

    神族的很多老人,从灵域撤离以后,都在各类场合刻薄地评价过人族。

    那些老人将人族视为血脉中只拥有单一“繁衍”天赋的卑鄙低贱种族。

    他们从没说过人族一句好话。

    当年他们初临灵域时,人族在各族中地位垫底,然后率先臣服他们。

    作为奖赏,他们曾教导人族很多秘术,帮助人族成长,驱使人族帮他们对付各族。

    一万年后,这个曾经灵域最弱的种族,通过他们的帮助,加上种种机遇,逐渐成长强大起来。

    然后,百族大战爆发,这个最弱小的种族,却大放异彩,以庞大的数量优势,联合各族最终将他们逼出灵域。

    这让他们对人族有一种很深的怨念。

    怀着这种怨念,他们在对后裔提起人族的时候。自然没有一句好话。

    后来出生的焰風。所接触到的关于人族的一切消息。都是负面的。

    所以他对拥有一半人族血统的秦烈本能地反感。

    更何况,不久前苍晔还拿他和秦烈比较,直言他六阶血脉时战力不如秦烈。

    这就让焰風更加不爽了。

    “不错。”秦烈面对他的质问,没有一点遮掩,坦然自若道:“我和苍晔在灵域外层的空间乱流域交过手。”

    还没有等焰風再问,秦烈又道:“当时我血脉尚未蜕变到七阶,和苍晔的交锋,我全面处于下风。”

    他看向这些神族族人。毫不掩饰眼中的嗜战之光,长笑道:“如今我血脉已蜕变到七阶,我很想和苍晔再战一场,不知她人在何处?”

    他主动邀战。

    此地,乾煋,焰風,流漾和雾纱,都是和他一样的七阶血脉。

    他刚刚以灵魂意识感知过,附近并没有别的神族族人,这让他放下心来。

    他不认为这支以乾煋为首的十人小队能拿他怎么样。

    有了这个信心。他在面对这些人的时候,一点不虚。尽情释放自己张狂的一面。

    “你血脉到七阶了?”高大英俊的焰風,哈哈大笑,道:“好!很好!太好了!苍晔大姐说过,说同阶血脉的情况下,我不是你的对手!”

    “苍晔姐这么说过?”流漾和雾纱同时惊叫道。

    两女没有去黑暗深渊,没有和苍晔并肩作战过,所以不知道苍晔曾说过这番话。

    可她们都知道苍晔的实力和眼光,她们一直相信苍晔的判断,也知道苍晔不是那种会胡说八道的人。

    “我姐是这么说的。”乾煋点头。

    两女愈发吃惊,她们再看秦烈时,眼中的轻藐不屑之色,一点点的消失。

    她们知道焰風的实力。

    苍晔既然真的说过那句话,这证明眼前这个人族和神族混血的家伙,再差也不会比焰風弱太多,而且还可能真的强过焰風。

    她们都知道,家族的族人,以前也和别的种族族人结合生下过孩子。

    可那些人很少能拥有烈焰血脉,极少数幸运持有烈焰血脉者,也不能进入神族的“混沌血域”,零星几个可以进入神族“混沌血域”者,战力大多数都不及同等级的纯血者。

    混血者,战力强过纯血者的例子,可谓是少之又之。

    这类的家伙,被族内的老人视为“血脉突变者”,往往会很早就耗尽寿命而亡。

    她们红艳如火的眼瞳,深深注视着秦烈,又觉得秦烈不像是短命的家伙。

    “你也是七阶血脉?”秦烈斜了焰風一眼,嘿嘿一笑,道:“你可是想要证实一下苍晔那番话的真假?”

    “确有此意!”焰風战意盎然。

    秦烈长笑一声,从火山之内飞上天,在红通通的火焰云团之下,冲焰風邀战:“你可以来试试!”

    焰風二话不说,立即取出烈焰之枪,浑身燃烧着烈焰冲天而起。

    “乾煋,我们要怎么对待他?”下方,雾纱美眸一转,突然迷惑起来。

    流漾也道:“要不要杀了他?”

    乾煋摇了摇头,思索着,说道:“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他怎么过来的?”雾纱又问。

    乾煋再次摇头,“他身上充满了神秘,或许……我们可以尝试着来往,慢慢弄清楚他身上的异常再做决定。”

    “尝试着来往?什么意思?”流漾惊道。

    “暂时将他当成家族族人来看待。”乾煋轻声道。

    “这,这样行吗?”雾纱眼睛微亮。

    “先试试看。”乾煋压低声音,小心叮嘱两人,让她们接下来配合着自己安抚秦烈,不要轻举妄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