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她在深渊!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她在深渊!

    木族强者罗申,握着那根木雕,全身洋溢出浓郁的生命气息。

    他显得极为激动。

    “这根木头真的来自于你们木族的生命古树?”秦烈惊诧道。

    罗申重重点头,道:“确确实实是母神的气息!”

    “你们木族的生命古树……在何处?”秦烈又问。

    此言一出,罗申的眼神骤然黯然下去,情绪也明显有些低落。

    滕远、尼维特两人也面色古怪。

    “怎么了?”秦烈好奇道。

    尼维特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还不是神族干的好事!”

    “神族?具体怎么一回事?”秦烈讶然。

    “当年神族称霸灵域以后,就侵入木族的域界,将那一株木族奉为‘母神’的生命古树给掘走了。”滕远轻叹一声,替罗申回答:“之后……就再也没有木族族人知道那株生命古树的下落。”

    “生命古树还活着,我们那些族老都知道,知道她一直都存活着。”罗申吸了一口气,说道:“神族被驱逐以后,所有木族的强者,都在神族活动过的域界找寻,试图将‘母神’找回来。可惜,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母神’的下落,不知道她被神族弄在什么地方。”

    秦烈愣了一下,突然询问:“你可知道一个名叫轧吉的木族族人?”

    罗申肃然起敬,道:“他就是我们木族的一个长老!”

    秦烈倏地明白过来。

    第一个神葬场时,谢静璇得到一根木雕,告诉他木雕来自于轧吉。

    这个名叫轧吉的木族族人,拿着木雕进入神葬场,似乎在其中找寻什么。

    结果轧吉葬身在木之禁地。

    轧吉当初找寻之物,应该就是孕育木族的生命古树,第一个神葬场的守护者——那一株奇异的树木,或许就和生命古树有点渊源。

    就连目前在进阶血脉的木灵,应该也和木族的生命古树,有着神秘的联系。

    “你怎么知道轧吉这个名字?”罗申奇道。

    在这方面秦烈并没有隐瞒,向他说明轧吉拿着木雕进入神葬场,要找寻生命古树的可能性。

    还说了轧吉称呼他爷爷为尊者。

    “我们木族的一些强者,和秦家老爷子的确交情深厚,虽然我们这一支木族族人生活在泊罗界,可依然多多少少听过这方面的消息。轧吉族老进入神葬场,应该也真的是为了找寻生命古树,后来那个奇异的妖树,也可能和母神有关……”罗申一边说,一边思量着,道:“可惜那个神葬场爆灭了,一切都不复存在了,现在不能得到太多有用的消息。”

    话到这儿,罗申反应过来,道:“这些事情你应该询问你爷爷才对。”

    秦烈尴尬起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爷爷……始终不肯见我。”

    “他是希望你不依赖秦家的力量,独自去成长。”滕远若有所思地说道。

    “不错,依仗家族来强大自己,和单独开辟一片天地,绝对是截然不同的两段人生经历!”尼维特重重点头,道:“你要是能在不依赖秦家的状况下,将炎日岛带到黄金级势力的高度,我想你将来的成就会超越你父亲!这样的你,将来返回秦家才能服众,才能洗刷掉你以前带给秦家的所有耻辱和伤害!”

    秦烈轰然一震。

    直到此刻,通过滕远和尼维特的这番推测,他才有点明白他爷爷的良苦用心。

    三百年前的他,一定是令秦家的很多人失望透顶,他要是冒然重返秦家,必然得不到认同。

    秦家一些人甚至可能因为他出现不满情绪。

    ——他曾带给了秦家太多伤害。

    只有他在外界证明自己,告诉所有人他和以前已经不同,变得足够强大,且拥有深厚的势力积累,他才能让所有秦家人,还有那些依附秦家的势力宽心且安心。

    “你爷爷应该是在你身上寄予了厚望,将你当成秦家第三代的族长来对待,你要想在未来执掌秦家,要想服众,就需要在这时候证明自己。”滕远神情认真,说道:“秦家毕竟是中央世界最强大的黄金级势力之一,底下附庸势力众多,即便是你爷爷和你父亲,也不能冒然将一个庸才扶上第三代家主的位置。”

    “我想我明白了。”秦烈轻声道。

    这时,罗申握着那木雕,说道:“不介意的话,我想以我的血脉,用这‘母神’的残肢感知一下,看看能否有所收获。”

    木族的族人,称呼生命古树为“母神”,他们都知道生命古树有智慧。

    也是如此,他们将这根生命古树的枝干,称呼为“残肢”。

    这说明他们将生命古树当成一个智慧生命来看待。

    “感知什么?”秦烈疑惑道。

    “我们木族九阶的血脉,以族内的秘术,以‘母神’的残肢,在一定范围内能感知道到‘母神’的气息。若‘母神’依然和以前一样强大,我们甚至可以和‘母神’建立灵魂联系,进行交流。”罗申详细解释了一番,又自嘲的摇头一笑,说道:“当然,在这么一个鬼地方,以‘母神’残肢来尝试联系她,显然是在做无用功。”

    “嗯,我看也只会浪费你一滴的九阶精血。”尼维特表态。

    “一滴精血,去换千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乐意。”罗申说道。

    深深看了他一眼,秦烈充满敬意地说道:“你可以试试,我没意见。”

    “多谢。”罗申真心道。

    一滴蕴含着勃勃生机的绿色鲜血,从他指尖滴落,落在那根木雕上。

    木雕突然变得翠绿青嫩。

    一缕缕青绿色的生命光烁,如蝴蝶般围绕着木雕飞旋,透出一种仿佛能穿越空间的神秘灵魂波动。

    那些青绿色的光烁,凝炼着,变成树叶般的奇异文字,传递着特殊的含义。

    突然间,罗申双眸爆发刺目的光芒,他紧紧握着木雕的两只手,同时在剧烈抖动。

    秦烈,滕远,尼维特三人,都看出了他神情不太对劲。

    “她,她的气息,有她的气息!”罗申结结巴巴,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她在这里!老天,她竟然在深渊!”

    ……

    ps:欠一章,昨天喝太多了,脑子里都是浆糊,状态太差,没能力写出两章,抱歉。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