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十八章 疯婆娘

第一千七十八章 疯婆娘

    暗魂兽分身盘踞之地,内部,由暗魂兽分身以庞大灵魂凝成结界,防止外面的灵魂感知探测。本文由 …… 首发

    上方,滕远以大地之力,将之前裂开的缝隙全部愈合。

    这直接导致此处地底处于密封状态。

    秦烈能进出此地,因为借助于星门,除了他以外,任何人试图进来,都必须要掘地千米。

    整个泊罗界,有能力打通一条直达地底千米石道的人,恐怕也寥寥无几。

    这让秦烈相当放心此处的私密性。

    地底空间,他叮嘱了血厉几句,和暗魂兽分身对视一眼,便以血脉之力开启星门。

    星门倏一形成,他身影就一闪而逝。

    下一刻,他又在幽月族的族地现身,就在庄静身旁站定。

    “啊!”

    灯光昏黄的石室中,正在浴桶内沐浴的庄静,两手遮住胸口,禁不住失声尖叫起来。

    秦烈在水雾弥漫的浴室内,倏一现身,也是满脸尴尬。

    他要从暗魂兽分身所在的地底空间离开,如今只能借助于魂仆的灵魂媒介,本来,他还有苗风天和血厉两个媒介可用,但如今这两人一个在深渊,另外一个,又在暗魂兽分身旁边。

    外界仅剩庄静一个灵魂媒介。

    他要离开,只能通过庄静的方位凝炼星门,也只能借道庄静。

    着急安排一连串事情的他,在星门闪现的那一霎。就一闪而过。

    他并没有留意另一边的庄静正在沐浴。

    “是我……”白茫茫雾气中,秦烈摸着鼻子,讪笑一声,解释道:“是我太冒失了。”

    “原来是主人。”庄静暗松一口气。

    水雾中,她整个身子缩在浴桶内,石室内雾气氤氲,将一切都显得朦朦胧胧。

    庄静外表秀媚,身姿丰腴妖娆,自有一种勾人的成熟诱惑。

    此时,她缩在浴桶内的两手。虽已按在胸口。却分明无法将饱满丰硕的双峰尽数遮掩。

    秦烈只是随意看了一眼,便知道她再加上两只手,或许才能将挺拔鼓胀的酥胸挡住。

    “师姐?是你在叫喊吗?”也在此时,从石室外面。传来了蔺婕的关切声。

    庄静柔媚的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潮红。她有些鬼祟地望了外面一眼,心虚地说道:“刚刚有一只灰鼠突然闯了进来。”

    “灰鼠?怎会有灰鼠?”外面的蔺婕莫名其妙道。

    石室中,本欲立即离开的秦烈。不由得停了下来。

    “你和她同处一室?”秦烈压低声音道。

    庄静苦涩地点了点头,同样低声说道:“在这幽月族的族地,我和她分明是人族,却怀有幽月族的血脉。那些幽月族,宣誓效忠主人以后,就再也没有将我和蔺婕当一回事。如果不是因为主人的命令,我和蔺婕……怕是早已被杀死了。即便活着,我们在这儿也没有自由,处于一种半监禁的状态,我和她同命相怜,自然也被安排在一块儿。”

    她讲话时,丰腴的身子,又稍稍往浴桶内缩了缩。

    一直按在丰挺双峰的玉手,也在她身子再次下缩以后,给腾了出来。

    水波中,她酥胸轻轻荡漾,柔媚成熟脸上,浮现出淡淡红晕,整个人释放出惊人的诱惑力。

    本欲好好谈话的秦烈,望着她此时的模样,顿觉心猿意马,一股热气从小腹升腾上来。

    他眼中突显炙热**。

    近期,他都在深渊征战,和那些深渊恶魔厮杀时,他不知不觉间沾染了种种暴戾、负面的情绪。

    一回到泊罗界,倏然在此时的庄静身旁现身,望着庄静诱惑无限的样子,他这段时间压抑的狂暴**,如堵不住的潮水狂涌而出。

    他看向庄静的眼神变得愈发**炽烈。

    早已不是单纯少女的庄静,一看到他眼神的变化,便知道了他心中所想。

    庄静美眸碧波一转,红着脸轻声道:“容我,容我布置一下……”

    话罢,她**着身子,俏生生从浴桶内走出来。

    水雾中,她丰腴的身子,前凸后翘,胸大臀圆,显得极为性感撩人。

    秦烈不自禁地深深呼吸。

    **着的庄静,轻手轻脚来到石室门前,两手指尖月光四溢。

    一丝丝银亮月华之力,如水银一般,悄悄将石门的缝隙堵实。

    一层月光结界迅速缔结出来。

    确保外面的蔺婕,无法听到石室内的动静以后,她才回过头来,轻抿着嘴,低垂着头,柔声道:“让我来侍奉主人……”

    她款款过来,就在秦烈的面前跪伏下来,玉手轻轻拨动着,将秦烈衣衫褪尽。

    旋即,她抱着秦烈的两腿,慢慢埋下了头。

    **着下半身的秦烈,笔直站在石室中,昂着头,深深吸了一口气,两手也不由自主按在庄静的两腮上。

    许久许久之后,秦烈身子颤栗着,一身精华飙射而出。

    那一刻,他这段时间征战深渊,沾染上的狂躁、暴戾、嗜杀等等不稳定的情绪,如尽数宣泄出来。

    他依旧挺拔如山地站着。

    庄静则是捂着胸口,轻轻咳嗽着,开始擦拭嘴角的残渍。

    “唔!”

    突地,庄静眼睛猛地一亮,潮红未退的脸上,焕发出惊人神采。

    “怎么?”秦烈一脸关切,道:“哪里不对?”

    他看到庄静的眼中,渐渐溢出喜色,那喜色越来越浓,越来越明显。

    “主人,你,你的那东西……”庄静急忙停下擦拭的动作,而是舔了舔唇角,将尚未擦拭掉的残渍卷回口中。当她嘴角再没有一丝痕迹以后,她才欢欣若狂地说道:“那东西在帮助我蜕变幽月族的血脉!”

    先前,她不慎吞了一些入腹,立即发现体内幽月族的血脉,突然变得无比活跃。

    她每一次幽月族的血脉,在发生惊人蜕变之前,都是如此活跃。

    这个发现令庄静马上不淡定了。

    “你是说?”秦烈一脸地匪夷所思。

    庄静重重点头,道:“那东西对我的血脉大有益处!”

    秦烈瞬间呆住。

    “主人,要是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多给我一点?”庄静怯怯地问道。

    “这……”秦烈语塞。

    “我就当主人答应了!”庄静雀跃起来。不等秦烈反应过来。突地如水蛇一般,整个人缠绕在秦烈身上。

    她一双美腿如圆环一般勒紧秦烈腰腹。

    她的下身,则是轻轻蠕动着,慢慢凑向秦烈的男性昂扬。

    数秒后。秦烈轰然一震。立即被一种蚀骨**的美妙感受淹没。

    不知过了多久。

    等秦烈挣脱庄静的纠缠。看着她泥泞腿部沾满的点点血迹,自己也有些发虚。

    “主人下次过来时,我幽月族的血脉。或许也就达到七阶了。”庄静有气无力道。

    秦烈深深看向她,神情有些复杂,说道:“等你恢复以后,你向幽甫他们说,就说我吩咐的,让你和蔺婕前往古兽族境内,我炎日岛的虚空驻扎之地。”

    “多谢主人。”庄静甜媚一笑,道:“我从您身上已得到太多太多。”

    “就这样吧。你的幽月族血脉,如果真能突破到七阶,记得早点通知我。”秦烈吩咐。

    “我会的。”庄静乖巧道。

    点了点头,秦烈不再多说什么,而是撕裂那一层月光结界,从浴室内径直走出。

    “啊!秦,秦烈!”石室中,静坐修炼的蔺婕,捂嘴惊呼。

    她怎么也没有料到,秦烈竟然会从她们的浴室,在庄静沐浴时,突然冒了出来。

    秦烈没有解释,只是看着她点了点头,说道:“庄静需要人照顾。”

    话罢,没有再多言一句,他边从石室离开。

    一出来,他便以疾雷遁,往古兽族境内而去。

    山腰处,石室内,蔺婕愣了一会儿,急忙冲入浴室。

    浴室内,一片激烈厮战的迹象,庄静下身血迹斑斑,一片狼藉。

    水雾弥漫的空气中,传来极为明显的糜旖气味,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了,刚刚这里经历过什么。

    “他,他强暴了你?!”蔺婕尖叫,“这混蛋以前就臭名远扬!他果然又干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这天杀的!”

    “别喊了。”庄静白了她一眼,脸上竟然还挂着笑意,略有些羞赧地说道:“你正好弄反了。”

    “弄反了?什么意思?”蔺婕茫然。

    “是我……我主动的。”庄静不好意思地说道。

    “什么?你主动的?你的第一次,结果怎可能如此惨烈?你还要不要命?”蔺婕看着她,如看着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婆娘。

    “是的,我是疯了,但我愿意。”庄静轻声说。

    “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蔺婕连连摇头,“他有什么好的?你难道爱上了他不成?师姐,我了解你,你是太阴殿年轻一代最现实的人!你怎可能如此失去理智?这绝不是你一贯的作风!”

    “这正是我一贯的作风,只是你不懂而已。”庄静淡然一笑。

    “怎么回事?师姐,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蔺婕反复追问。

    “抱歉,有的事情我可以和你分享,但这件事不能。”庄静摇了摇头,很坚决的拒绝,然后又说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极少会做错误的决定就行。而这次,可能是我一生之中,最为明智的一个决定!我绝不会后悔!”

    “你真的疯了!”蔺婕道。

    “哦,那样也好。”庄静笑容明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