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十九章 震慑野心

第一千六十九章 震慑野心

    血厉不明所以…… 看最新最全小说

    “融合魂坛,要循序渐进,要一点点将魂坛原主人的残念,还有遗留的负面情绪慢慢炼化。”秦烈皱着眉头,沉声道:“这才是融合魂坛的正确方法。过于求快,会在不知不觉间,被魂坛原主人的残念侵蚀,最终会渐渐迷失自己。”

    话到这儿,秦烈停了下来,深深看向血厉。

    “你认为我的融合之道不对?”血厉眼中闪烁着邪异红芒。

    点了点头,秦烈道:“我觉得你已经迷失了。”

    此言一出,姜铸哲,沫灵夜,还有血煞十老的那几位,都是脸色一变。

    他们其实都看得出来,血厉融合血祖七层魂坛以后,早已心性大变。

    不然,血厉绝不会和姜铸哲和睦相处,绝不会认同姜铸哲的行事作风。

    不久前,他从黑巫教归来,一身浓烈的血气,让众人更是暗暗吃惊。

    他们心里面都清楚,在血厉的身上,一定是发生了异常,也知道血厉在渐渐迷失,已坠入魔道,可他们都不敢明说。

    尤其是在血厉拥有四层魂坛的实力以后。

    四层魂坛,虚空境初期的力量,在现今的暴乱之地几乎难寻敌手。

    就连姜铸哲,在面对越来越邪乎,浑身暴戾气息冲天的血厉时,都显得谨慎小心起来。

    何况是他们?

    “我迷失了?”血厉的神情,骤然变得阴森起来,他视线落到姜铸哲。沫灵夜。还有血煞十老身上。冷声道:“你们也这么认为?”

    血池旁,被他紧盯着的那些人,一个个沉默起来。

    “我看迷失的应该是你们!”血厉冷哼,喝道:“千年前,我们血煞宗强盛一时,威风压过黑巫教,比寂灭宗也丝毫不弱!就在我们血煞宗要大展拳脚的时候,黑巫教促使各大白银级势力。在三大家族里应外合下,杀入血云山脉!多少门人弟子遭受毒手?我们血云山脉被杀的血流成河,上一代的血煞十老,几乎尽数被斩杀,这深仇大恨你们难道全部忘了?!”

    他压根没提姜铸哲吸食人血,激怒全天下的事实。

    或许,在今天的他眼中,姜铸哲吸食人血修炼,本就是理所当然。

    “你们可能忘了,但我没有忘!我要重振血煞宗。完成师傅对我们的期望,令血煞宗变成暴乱之地最强霸主!”血厉喝道。

    他的眼中。如有血海汹涌翻动,全身透露出疯狂的嗜杀之意。

    这一刻,众人分明感知到,他的灵魂已被种种负面情绪充溢。

    众人在他的眼中,已找不到熟悉的色彩,发现他和众人所知的那个血厉,已越来越远。

    “他灵魂受始祖影响太大,恐怕真正走火入魔了,我是没办法了。”姜铸哲传音秦烈,说道:“他如今的状态,万万不可离开此地!只要他回到暴乱之地,开始杀第一个人,开始吸食第一口鲜血,他就会彻底失控!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变成只知道嗜杀的血妖邪魔,而且根本没有一丁点自我的意识,会完全凭借着本能,在鲜血的诱惑下疯狂吸食鲜血!”

    “为什么都不讲话?”血厉脸色一横,一个个望过去,道:“你们究竟支持不支持我?”

    沫灵夜,洪博文,垂着头不吭声。

    雪蓦炎轻咬着下唇,欲言又止。

    漠峻和蒙奉,还有血煞十老的几位,眼中闪烁着野心的光芒,似另有想法。

    “以血大哥的实力,加上秦烈的炎日岛,还有姜铸哲那一方,我们血煞宗确有称霸暴乱之地的实力。”漠峻突然轻声道。

    蒙奉等人也是暗暗振奋。

    “炎日岛是炎日岛,血煞宗是血煞宗,两者并不属于同一势力。”秦烈平静道。

    “你也修炼血灵诀。”漠峻讶然。

    “我除了修炼血灵诀以外,还修炼了雷帝的天雷殛,冰帝的寒冰诀,另外还修炼了古兽族的大地之力。”秦烈摇了摇头,看向漠峻等人,道:“我很感谢你们没有将我当外人看待,事实上,我也没有将你们当作外人。只是……如今归附炎日岛的武者,绝大多数都不修炼血灵诀,他们都不算是血煞宗的门徒。”

    漠峻沉默。

    “另外,寂灭宗,天剑山,都和我关系紧密。寂灭老祖,李牧,都曾有恩与我,我不可能帮着你们血洗寂灭宗和天剑山。”

    “还有,幻魔宗和黑巫教,如今都是我炎日岛的附庸势力,我难道要对我的依附者举起屠刀?”

    “更何况,血煞宗能保存一丝血脉,也是幻魔宗的雨凌薇暗中帮助,你们要听血厉前辈的,将雨宗主也杀掉?”

    秦烈连番质问。

    “我们当然不会对雨宗主怎样。”漠峻讪笑了一下,“但是幻魔宗的闻滨家族,还有另外一些人,以前也曾对我们恶意刁难,他们死不足惜。”

    “秦烈,血煞宗如果能成为暴乱之地唯一的势力,你会是真正的掌舵者!”血厉喝道。

    蒙奉也道:“我们都觉得你会是血煞宗最强大的宗主!”

    “哦?”秦烈讶然失笑,道:“难道我现在不是暴乱之地的掌舵者?难道我炎日岛,在暴乱之地如今不是最强的势力?”

    “这……”漠峻脸色微变。

    深深看向漠峻、蒙奉等人,秦烈淡淡地说道:“血厉前辈入了魔,迷失了自己,难道你们也入魔了?你们有野心可以,不过……有时候还是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不要怀有太多和实力不相称的想法。”

    “你说谁入魔?!”血厉暴喝。

    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从他身上飙升出来,他赤红如血的眼睛,真有一丝丝血迹流溢出来。

    “不好!”姜铸哲惊叫一声。

    沫灵夜脸色一变,急道:“秦烈!你赶紧离开!”

    “你快走啊!”雪蓦炎也道。

    漠峻和蒙奉,一看血厉的模样,也都慌了神,也急忙催促秦烈离开。

    他们的确野心勃勃地,想要让血煞宗变成暴乱之地最强势力,想促使秦烈成为血煞宗的新任宗主。

    可他们却没有加害秦烈的想法。

    事实上,他们对秦烈还一直心怀感激,一看血厉要失去控制,他们第一个想法,也是要保证秦烈无恙。

    “血之始祖的躯骸,还有七层魂坛,都是由我交给你。我当时给你的时候,就曾经说过其中的弊端,看来你在实力暴涨以后,忘记了我当初的那番话。”叹了一口气,秦烈说道:“也是时候提醒提醒你了。”

    这般说着,他立即运用起魂族秘术。

    狂暴如野兽一般的血厉,灵魂深处众多交织的树纹,陡然变成恐怖的灵魂枷锁。

    就要疯狂的血厉,魂力突然疯狂流失,被暗魂兽分身的灵魂树迅速抽离。

    血厉眼中腥红血芒,在众人的注视下,一点点的变得灰暗无光。

    “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继续留在暴乱之地,我给你重新找一个地方吧。”秦烈又道。

    血脉催动,一扇和泊罗界暗魂兽分身连接的星门,就在他和血厉之前凝结出来。

    星门一形成,九阶暗魂兽,还有以柯蒂斯为首的众多虚空境强者气息,便遥遥传递过来。

    血之绝地内,姜铸哲,沫灵夜,还有血煞十老,都是面色苍白。

    从星门另一端传来的恐怖灵魂气息,让他们呼吸都困难,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栗。

    他们无法知道星门另一端究竟有着什么。

    就在此时,一个巨大无比的蹄足,布满狰狞怪刺,从星门内探出来。

    这蹄足一穿过星门,似突然暴涨数十倍,如巨人之手抓着一个老鼠,将血厉的身子攥紧,将其带回星门的另一端。

    暗魂兽的一个蹄足,在血之绝地呈现出来以后,无比澎湃的血肉力量,震的血煞宗的众人心脏狂跳,如要爆炸一般。

    他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刚刚还在叫嚣着,即将疯狂的血厉,就被毫无反抗之力的带走。

    星门,在秦烈血脉之力下,缓缓愈合消失。

    血池旁边,一众血煞宗武者,皆是面如死灰,久久沉默不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