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十四章 表明身份

第一千四十四章 表明身份

    泊罗界,幽月族的族地。

    “师姐,上面真的和太阳宫联手,要将泊罗界清理干净?就连幽月族也不放过。”

    月光下,蔺婕精致柔美的俏脸上,满是哀愁无奈。

    她身旁的幽千兰,更是忧心忡忡,说道:“太阴殿怎么能这样?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太阴殿的血亲,有血脉的渊源,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太阴殿看重的只是你们的血脉,在他们心中,其实没有将你们真正放在眼里。”庄静冷漠地道出真相,“不单单是你们,所有泊罗界的异族,都被没有被中央世界的人族认同。此次太阴殿和太阳宫在泊罗界失利,损失惨重,两扇秘境之门都被摧毁,将他们给真正激怒了。他们本来还想慢慢蚕食泊罗界,经过这件事以后,他们绝对采取极端的手段——清理掉泊罗界各方异族,包括你们幽月族!”

    “你们人族真是一群魔鬼!”幽千兰脸色苍白。

    蔺婕心乱如麻,说道:“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幽月族族地,还生活了一群太阴殿武者,那些人身怀幽月族血脉。

    “太阴殿已得到幽月族的血脉,新一代都能以血脉之力增强吸收月能的速度,在上面来看……幽月族其实已没有太多价值。”庄静残忍地说道。

    听闻此话,幽千兰通体冰冷,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都没了。

    “师姐,你……怎么过来的?”蔺婕精神微振,心怀希望地说道:“我们能否同你一起离开此地?”

    庄静摇了摇头,道:“恐怕不能。”

    “为何?”蔺婕不解。

    庄静黯然一叹,“我,我没有那个能力。我所作所为已身不由己……”

    这边三女讲话时,不远处的月池旁边,幽月族的族老幽甫脸色深沉无比。

    他通过秘术,将庄静三女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在他身旁。几名幽月族的族老。同样神情灰暗,眉头愁云密布。

    黑狱族的族人。近期不断给与他们压力,逼迫的他们步步后退。

    泰勒通过秦烈从炎日岛换取众多紧缺灵材以后,黑狱族的实力突飞猛进,本就不是黑狱族对手的他们。近期应对的越来越吃力。

    他们未必就能支撑十年。

    十年以后,待到太阴殿和太阳宫在泊罗界建立了秘境之门,来自于灵域中央世界的人族强者,将会势如破竹扫荡泊罗界。

    他们……竟然也是人族的扫荡目标。

    未来大势已定下,他们就算是在黑狱族的入侵下抵抗十年,又能怎样?

    众多幽月族的族老都已心生绝望。

    未来,对这个二流种族而言。根本就是一片黑暗。

    没有一丝希望之光能期盼。

    “若族长还存活于世,若我们能逃离泊罗界,或许还能苟延残喘。”幽甫沉吟许久,深吸一口气。道:“我要和古兽族谈一谈,我希望能借助于秘境之门,将所有族人迁移出去,不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几名幽月族族老也都连连点头。

    就在此时,一股股庞大的血肉气息,从远处浩浩荡荡而来。

    所有幽月族的族人都恐惧起来。

    那几股强大至极的血肉波动,分明乃泊罗界最为恐怖的存在,其中黑狱族泰勒的气息极为明显。

    他们都认为黑狱族已等候不及,要对他们进行最后冲击,要彻底灭掉他们。

    “真要是黑狱族全军出动,一会儿知会族人,能逃多少算多少吧。”如此局势下,幽甫为了种族延续,被迫下达这个屈辱的命令。

    他身旁一众幽月族的族老,都是眼瞳通红,却只能咬着牙轻轻点头。

    他们很清楚,近期越来越强大的黑狱族,绝非他们可以抗衡的。

    为了能存活下去,能维持血脉的延续,一味的死撑乃最愚蠢的决定。

    “果然是泰勒!”

    “还有巨人族的班德拉斯!”

    “老天!滕远和尼维特也一同到来!他们真是要灭绝我们全族啊!”

    一个个山谷中,众多幽月族的族人,望着在远方天空浮现的身影,皆是面无血色。

    他们突然意识到,这次,他们连逃生都几无可能。

    “幽月族在泊罗界的分支,今夜,可能就会被抹除。”幽千兰觉得力量正一点点从身上流失。

    她看到族老幽甫,浑身都在轻颤,灰暗的眼中也布满绝望。

    这些年来,幽月族借助于太阴殿的力量,始终都在入侵黑狱族的地界。

    不少黑狱族族人都被幽月族和太阴殿武者击杀。

    他们一直都知道黑狱族对他们恨之入骨。

    泰勒不止一次对外发誓,一定会竭尽全力除掉幽月族,屠尽所有幽月族族人。

    因此,一见泰勒现身,他们心中已不报任何希望。

    “咦,幽月族族人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脸色差的像死了全家一样?”

    秦烈站在尼维特身旁,从天上俯瞰底下山谷的众多幽月族族人,心中觉得奇怪。

    上一次,他和尼维特一同过来的时候,幽月族的族人虽然惶恐不安,但也不至于如这样满脸绝望。

    “可能是泰勒跟我们一起来的。”尼维特笑声尖利刺耳,“泰勒对很多人说过,黑狱族就算倾尽全族的力量,也要将幽月族全部杀光。最近一段时间,黑狱族的确毫不留情,杀了不少幽月族的族人,今天一看泰勒亲临,还有我们和班德拉斯同来,幽甫那老家伙一定是认为,泰勒要兑现誓言,要屠尽他们幽月族全族了。”

    “哼,要不是给秦烈面子,我还真会将幽月族赶尽杀绝!”泰勒冷着脸说道。

    “多谢。”秦烈拱拱手,说道:“你给我面子,也是给泊罗界各族一个希望,以古兽族、黑狱族、巨人族的力量,本就不足以抗衡太阴殿和太阳宫。要是你们三方继续对泊罗界各族大开杀戒,等太阳宫和太阴殿到来,只需要处理你们即可,这还帮他们省事了。”

    泰勒点了点头,没有辩解什么。

    “那不是……姚天吗?”

    山谷内,蔺婕仰着头,看着秦烈和泰勒、尼维特低声密语,眼中溢满异色。

    “姚天,这肯定不是真名……”庄静脸色复杂道。

    “师姐,你认识他?”蔺婕惊奇起来。

    幽千兰也神情古怪,“你难道就是通过他来到泊罗界?”

    就在蔺婕和幽千兰的惊诧目光之下,庄静的身影,在月色下缓缓浮上半空。

    很多幽月族的族人也都疑惑地看向她。

    “奴婢拜见主人。”

    明熠的月光下,庄静悬浮半空,朝着秦烈鞠身行礼,恭敬地轻呼。

    众多幽月族族人脸色猛地一变。

    秦烈神情淡然,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一直没有向你说明我的真实身份,但到了今天,我觉得我不需要蓄意隐瞒了。我叫秦烈,中央世界秦家的那个秦烈……”

    此言一出,他立即看到庄静和蔺婕,还有几个太阴殿年轻的武者都是骇然失色。

    显然,这些来自于中央世界的年轻人,都知道他的身份。

    “你们想的没有错,就是三百年前,死去的那个秦烈。”他补充道。

    庄静和蔺婕,明眸满是惊异之色,她们禁不住捂嘴轻呼。

    滕远,尼维特,班德拉斯还有泰勒,忽视一眼,都是神情淡然。

    他们已通过巴雷特和卡尔弗特知晓秦烈的真实身份。

    也是因为如此,秦烈一出现在泊罗界,班德拉斯和泰勒便急匆匆赶来。

    他们自然知道以炎日岛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有实力帮助泊罗界将太阴殿、太阳宫逼退,他们所看重的……也恰恰是秦烈背后秦家的力量。

    ……

    ps:慢慢补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