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二十九章 身份暴露!

第一千二十九章 身份暴露!

    “速速遁离落日群岛!”

    黑夷部落的长老柯禺,眼见将岸带着黑巫教强者冲杀过来,脸色骤然一变。

    三大鬼族的伊斯坦和费因斯,以魂坛衍变的巨鬼战士,被两头老龙抓的血肉模糊,站在鬼头上的费因斯、伊斯坦,精神萎靡,眼中一缕缕黑气流失。

    那些黑气仿佛是他们的精魂。

    “鲁兹过来了!”

    地鬼族的伊斯坦,看着一团浓郁冥魔气浩浩荡荡而来,也是惊慌起来。

    巴雷特和卡尔弗特,对他们本就有着巨大优势,他们之所以坚持着,就是看出第一巫虫乃是极大的变数。

    ——他们期望第一巫虫能掌控局势。

    第一巫虫被秦烈封禁以后,黑巫教反戈,鲁兹还被解放出来。

    这导致双方的战力突然变得极度不平等!

    伊斯坦意识到此战已经败了。

    青鬼族的费因斯和他很有默契,一看到他的眼神变化,费因斯就猜测出他的想法。

    两个老鬼交换了一个眼神,身子突地沉入巨鬼战士体内,一下子没了踪影。

    变大不知道多少倍的两个巨鬼战士,庞大身躯以惊人速度收缩,竟在短短时间内,重新凝成鬼族魂坛。

    恢复原貌的魂坛,悬浮在巴雷特、卡尔弗特千米龙躯附近,显得极为不起眼。

    巴雷特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两座鬼族魂坛,就疾速飞向东方。

    东方天际。一群天鬼族族人聚集之处。空间中突显细密裂纹。

    裂纹不断撕裂。很快形成一扇狭小的空间缝隙,天鬼族布托的身影,从那裂缝内悄然浮露出来。

    “撤回虚空乱流!”

    分散各方的天鬼族、地鬼族还有青鬼族族人,听到撤退的尖啸,齐齐施展鬼族秘术。

    众多鬼族族人,身如幽光残影,一束束飞向空间缝隙。

    “蓬!”

    空中,猩红血雨洒落。搀杂着断肢碎骨。

    “鬼族在自残躯体逃窜!”巴雷特怒喝。

    此刻,同东夷人一名三层魂坛强者交战的段千劫,眼中突显冷冽寒光。

    银发披肩的段千劫,一头长发陡然飞舞起来,一根根银亮发丝,如钢针刺入空间晶面。

    众人清晰地看到,从他的发丝之中,溅射出惊人的火光。

    一种禁锢空间,令虚空静止的奇异意境场,以他为中心笼罩八方天穹。

    由天鬼族强者撕裂的那一道空间缝隙。随着段千劫的意境覆盖,竟一点点愈合起来。

    空间缝隙内。布托的脸庞扭曲变形,似在疯狂厉啸。

    一个个天鬼族族人身影,在布托的身后,接连爆裂炸碎。

    那些鲜血溅射在布托身上,令布托变成一个血人,眼中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戾气。

    他被“天血神芒”击中以后,血脉力量消融,再也不能动用天鬼族血脉天赋。

    那一道突显出来的空间缝隙,是他借助于身后诸多族人的血脉,利用别人的力量撕裂开来。

    段千劫的空间静止之力,阻碍着空间缝隙的绽裂,让他不得不催发族内血脉内所有力量,导致族人暴体而亡。

    大量族人的惨死,令布托将段千劫恨入骨髓,将段千劫的样子记在灵魂深处。

    “来日,等我恢复如初,我必将屠尽暴乱之地所有人族,鸡犬不留!”

    逐渐愈合的空间缝隙内,满脸满身血迹的布托,发出凄厉如鬼泣的诅咒。

    听到他厉啸的所有人族武者,都是心神冰冷,都死死看向那缝隙后面的布托血影。

    “嘭!”

    布托身后,更多天鬼族族人爆碎成血雨,似在助涨他的凶势。

    “噗哧!”

    段千劫一口鲜血喷出,银色的长发,陡然变成灰白色。

    “尽可能地多杀鬼族族人!”秦烈暴喝。

    突然间,所有还在追杀东夷人的各方势力武者,都弃下东夷人,将目标对向试图以秘术遁法离开的鬼族族人。

    “想办法堵住那一条裂开的空间缝隙!不要让三鬼族的族人再一次逃走!”寂灭宗的许然叫道。

    “谁有空间灵器!谁有空间灵器?!”姜铸哲也大声疾呼。

    “空间灵器……”秦烈愕然。

    他突然想起了从姬奇身上得来的鋆天镜。

    虚空乱流深处,他曾依仗虚浑之灵横行,在扭曲混乱的狂暴空间横行无忌。

    姬奇,取出鋆天镜,捋顺虚空乱流错乱空间规则,将一切恢复正常秩序,如衍生一个新的空间……

    鋆天镜的释放,导致虚浑之灵无法动用无处不在的风暴漩涡,使得他差点被重创。

    这让他对鋆天镜的奇异印象深刻。

    此时,眼见段千劫一人之力,似不能抗衡众多天鬼族族人联手的力量,也没有人能扭转局面。

    “希望有用吧……”

    他下意识地将鋆天镜抛出。

    一面光芒灿灿的铜镜,从他所在的方向升空而起,迅速靠向鬼族汇集之地。

    鋆天镜一出,令空间规则恢复原始的神秘力量,悄然释放出来。

    这面镜子离空间缝隙还有很远的时候,那一道被天鬼族族人强行撕裂的空间,猛地剧烈动荡起来。

    只是一霎,浑身溅满鲜血的布托,就突然炸裂。

    所有人都看到一缕残魂从布托体内飞逝而出。

    “大贤者!”

    空间缝隙内,空间缝隙外,众多天鬼族的族人,齐齐发出痛不欲生的尖叫。

    那道绽裂的空间缝隙,也在顷刻间,被硬生生重新愈合起来。

    除了伊斯坦和费因斯以外,剩下的三鬼族族人。疾驰而来。却扑了个空。

    近千名三大鬼族族人。残肢断臂,满身血污,绝望地站在本该有空间缝隙的空中。

    各大白银级势力武者,杀气冲天,将那块区域团团围住。

    灵器斩断骨头的声音,还有鬼族族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旋即从那块区域传出。

    将三大鬼族恨入骨髓的各方人族强者,没有一丝怜悯。将没有遁回虚空乱流的剩余鬼族族人,杀了个干干净净。

    东夷人的三大部落武者,则是趁此时机,如丧家之犬般往东方逃去。

    其中,一支身穿黑夷人衣衫,长相却分明和黑夷人不像的武者,频频回头。

    “那东西……可是姬家的鋆天镜?”一个短须中年武者,眼中闪烁着异光,压低声音道。

    “绝对是姬奇手持的鋆天镜!”另一人语气非常肯定,“也只有鋆天镜释放出来。能令空间规则恢复原貌,将从这里撕开的空间缝隙都给强行愈合!鋆天镜一直在姬奇手中。而姬奇则是和各方中央世界黄金级势力破碎境青年,一同葬身在虚空乱流!”

    “所有进入那儿,找寻神族秘境,寻找神族当年遁离之路的各方才俊,一个都没有能活着回来。”短须中年武者,脸色凝重,“没人知道在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连那些太古强族也忌讳莫深,似乎也云里雾里。姬奇死在其中,他的鋆天镜必然也在那儿,这个秦烈如今竟然拿出了鋆天镜,他一定去过那个地方!”

    “他本来就是被天鬼族扯入虚空乱流的!”那人惊异道。

    “各方葬身虚空乱流的青年才俊,就算不是被他所杀,他也绝对洗脱不了干系!”短须武者冷哼道。

    “应该是这样!”

    “我一会儿就将消息禀告上面!”

    “身怀神族之血,又恰恰就叫秦烈,可以肯定……他就是秦浩的儿子!就是三百年前的那个小子!”

    “我们可以回去向韩茜小姐交差了。”

    “嗯。”

    几人窃窃私语,趁乱逃走,不久就消失无踪。

    忙于斩杀鬼族的各方白银级势力武者,因为知道东夷人老巢所在,所以并不着急。

    他们没有急着追杀东夷人。

    将鋆天镜释放出来的秦烈,眼见空间缝隙愈合,各方武者开始屠杀鬼族族人,心神稍安,不由赶到段千劫身旁。

    “段叔,你没事吧?”他远远喊道。

    段千劫一头银发,就这么一会儿,竟变成灰白色。

    秦烈过来后,还看到那一根根如扎入空间深处的长发,接连爆成飞灰。

    英俊的段千劫,突然间,如苍老了几十岁。

    “没事,只是力量损耗严重,需要一段时间恢复罢了。”段千劫摇了摇头,突然神色一动,道:“你令空间恢复原貌的铜镜,究竟是何灵器?”

    “这东西叫鋆天镜。”秦烈随手将铜镜递给段千劫。

    段千劫拿到鋆天镜,以指尖在镜面上划动着,指尖异光烁烁。

    他眼睛倏地一亮,双肩一颤,喝道:“此物能否借我揣摩一段时日?”

    秦烈微微皱眉。

    段千劫脸上流露出失望之色,“不方便就算了。”

    他当年初见秦烈时,就将他领悟的“穷极升华术”尽心传授,他虽然没有给过秦烈好脸色,却在秦烈遇险时屡次现身。

    在将“穷极升华术”教给秦烈的时候,在他心中,就已经没有将秦烈当成外人看待。

    只是他面冷心热,不善于表达而已。

    他也看出了鋆天镜为奇异的空间灵器,对他揣摩空间之力很有帮助,他深知此物的贵重,所以仅仅只想钻研一些日子。

    他没料到如此要求秦烈似乎都不愿满足,这让他大为失望,觉得自己以前在秦烈身上寄予厚望太过于可笑了。

    “段叔误会了。”就在此时,秦烈苦涩一笑,没有去接他递来的鋆天镜,诚恳解释道:“我之所以面露难色,不是不舍得,而是……此物属于赃物,还是中央世界姬家族人持有的器物。我怕这东西会给段叔带来祸端,怕段叔会因为此物成为姬家追杀的目标。”

    “原来是这样。”段千劫面色缓和下来,旋即说道:“那我尽量不显露此物就是。”

    “也好。”秦烈笑了笑,说道:“此物其实对我完全没用,段叔既然喜爱,那就送给你得了。”

    段千劫怔了一下,旋即深深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

    ……

    ps:状态不佳,欠的章节后面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