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十三章 没死绝的魂祖……

第一千一十三章 没死绝的魂祖……

    五大始祖的实力排名,为魂之始祖,血之始祖,巫之始祖,尸之始祖和咒之始祖,魂之始祖公认为五祖之首。

    然而,人族历史上关于魂之始祖的消息,却极其之少。

    一直以来,魂之始祖都是三帝五祖之中,最为神秘的一人。

    他的过去,几乎没人知道,也没人知道他出生在何处,如何修炼了一身玄秘莫测的灵魂法决……

    魂之始祖,始终都是一个谜,一个未曾解开的遗世之谜。

    此时,本欲以血脉之力,以神族秘术为八具神尸召唤残魂的秦烈,尚且没有将秘术完全形成,魂之始祖的遗骸竟从镇魂珠内漂浮出来。

    这一具墨玉般的遗骸,就静静悬浮在秦烈身前,显得极为诡异。

    秦烈定神去看。

    魂之始祖墨玉般的躯体上,隐隐约约间,能看到丝丝奇异的灵线,那些灵线凝成古朴的阵图,遍布在魂之始祖骨肉深处。

    他试着以灵魂感知时,却轰然一震,发现灵魂意识连靠近魂祖都不能。

    他骇然看向魂祖的面目。

    无数不知名的幽影,如生灵碎魂,在魂族脸上鱼群般游动,给他一种极为恐怖的感觉。

    就在他惊愕不明时,他手指点向的封魔碑,碑面之上,以他本命精血凝成的奇异古图刻画形成。

    霎那间,一团耀目的血光,从封魔碑上迸射而出。

    同时形成一股强猛的吸力!

    魂祖的躯骸,突然下坠,重重落在封魔碑的碑面上。

    碑面上,以秦烈本命精血刻画而成的古阵图,仿若一张巨网从碑面浮出,蓦地将魂祖的遗骸牢牢捆缚在封魔碑上。

    “咻咻咻!”

    一道道七彩神光,从封魔碑的另一面疾射出来,以令人目眩的轨迹,突然飙射到神尸身上。

    神光如纽带。落在神尸的肚脐眼,封魔碑本身,则是从秦烈身下飘飞出去。

    封魔碑竟重新向他身下这具为首神尸的肚脐落来。

    这一刻,秦烈神情惊异无比,眼中光芒大亮。

    他犹记得,多年之前,这一块封魔碑就是从身下这具神尸的肚脐眼得来。也记得封魔碑内的七道神光,能够和另外七具神尸连接。

    此刻,封魔碑为原点,就在为首神尸肚脐眼。

    从中释放的七道神光,则是连接着另外七具神尸,使得八具神尸形成一个整体。

    “汩汩!”

    七道神光之中。骤然有奇异能量流光滚荡而出,那些流光仿佛来源于魂祖之身。

    秦烈急忙沉落,在这具为首神尸的腰腹处停下,凝神看向封魔碑的碑面上,被血色蛛网束缚住的魂祖躯体。

    他清晰地看到,魂祖墨玉一般的躯体,上方幽幽黑色光泽渐渐黯淡。

    除此之外。魂祖的躯体,也在一点点的缩小。

    一簇簇澎湃的能量,被七道神光抽离,竟在往神尸体内输送。

    反观神尸,则是仰天咆哮,如擎天古神陡然获取了源源不绝的神力,兴奋至极。

    神尸的嘶吼,将落日群岛各方强者惊动。阵阵咆哮令众人心神胆颤,让落日群岛周边的海域都掀起了惊涛巨浪。

    不久后,鲁兹,段千劫,李牧,唐北斗等魂坛强者,纷纷聚集而来。

    他们一眼看到神尸和封魔碑的异变。都是目显奇色,下意识将周边围聚起来。

    “不要让其他人到来!”秦烈扬声高呼。

    李牧连忙知会宋婷玉。

    宋婷玉点头,大声叫喊着,让各方势力的武者驻扎原地。不要四处走动,并说明神尸的咆哮不会让落日群岛发生灾难。

    炎日岛,血煞宗,寂灭宗还有天剑山的武者,闻言镇定下来,没有着急前来查探。

    “怎么回事?”鲁兹走上前,不过还是和秦烈、八具神尸保持距离,远远看着为首神尸肚脐眼的封魔碑,还有魂祖之身,他脸色陡然一变,喝道:“可是魂之始祖的遗骸?”

    此言一出,段千劫和李牧等人皆是纷纷变色。

    秦烈苦涩一笑,道:“不错,魂族的遗骸,也是从虚空乱流内神葬场得来。刚刚,我试图为八具神尸重聚残魂,没料到竟引起魂祖躯体之变,这情况……我也莫名其妙,你们不要问我怎么一回事。”

    他这么一说,众人愈发惊惧,都凝神看向魂祖。

    魂祖墨玉般的躯体,被封魔碑上的血网缠绕住,被死死钉在封魔碑上,似被封魔碑抽离着体内残存的所有生命之力。

    封魔碑抽离的能力,经过某种神秘的转化,又通过一条条神光纽带,输送到神尸体内。

    神尸,相当于从魂祖的遗骸之中,在获取滂湃的能量。

    “喀喀喀!”

    八具神尸,体内骨骼传来炒豆子般的爆响,在众人惊异的注视下,这八具神尸竟然在进行新一轮的成长。

    众人清晰的看到,神尸的身子,在一点点拔高!

    一缕缕奇妙的火焰,在神尸古铜色的皮层上水波般荡漾着,神尸体内的生命能量,如火山爆发,为神尸的成长提供着充沛的力量支撑。

    八具神尸的眼瞳,如一个个小型太阳,也释放出令人惊惧的火焰光芒。

    不多时,被封魔碑捆住的魂祖遗骸,就缩小了一倍,如变成了一个侏儒。

    然而,八具神尸,则是依此拔高了三十多米!

    如此变化简直骇人听闻。

    长高的神尸,足足有一百五十米,浑身火焰涌动,目如烈日,气势如狱如海。

    反观魂祖,被抽离了一身的生命精气之后,躯体迅速腐朽灰白,不久后,竟然直接爆碎开来。

    魂祖之身,竟炸成一片灰白骨屑,骨屑都溅在封魔碑的碑面上。

    “魂祖的遗体……就这么被抽干了血肉精气?”就连姜铸哲,也闻讯而来,呆呆看了一会儿后。眼中充满了迷惑。

    “不,不对!”鲁兹沉喝。

    众人下意识看向他。

    秦烈也是一脸惊异之色,“怎么不对了?”

    “这具魂之始祖的遗体,当真也是来自于神葬场?”鲁兹问。

    秦烈点头。

    “这具躯体内蕴藏的力量很庞大,比我当年收集的各大太古强族的遗骸,蕴藏的力量强了太多太多。”姜铸哲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不过。这些力量……有着澎湃的生机,甚至有着生命的气息,和一般尸骸内的血液气味不同。”

    “魂祖,可能并非真正的陨灭,而是真魂碎裂,消散在天地间。”鲁兹脸色凝重。道:“就像我们幽冥界的一尊尊邪神一样,看似陨灭,其实还有一线生机。有朝一日,一旦能够将残魂重聚,还能重新复活过来!”

    “只有这样,他的躯体之中,才可能还有生机。血液之中,才可能还有生命的气息。”

    “完全湮灭,灵魂彻彻底底爆灭成虚无的存在,不论多么强大,遗骸之中都不可能在几万年之后,还残留一丝生机。何况是如此澎湃,能够令八具神尸都发生蜕变的庞大生机?”

    姜铸哲接话,道:“也就是说。魂祖……并未死绝。”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惊愕莫名,都目显思索之色。

    “有东西!”宋婷玉尖叫。

    一个无数幽影蠕动的光团,就在魂祖炸碎的灰白骨屑之间,一点点凝结出来。

    一种极端诡异的灵魂气息,从那光团之中形成,周边所有强者突然抱着头。眼中浮现出恐惧之色。

    包括鲁兹在内,各个魂坛强者,都是下意识将魂坛释放出来。

    他们的本体坐在魂坛上,眼瞳之中。都清晰的浮现出真魂魂影。

    他们所有人的眼瞳大睁,眼瞳内魂影,都似乎被某种力量牵引着,试图将他们的灵魂给吸引抽离出来。

    鲁兹,段千劫,李牧,还有唐北斗,姜铸哲,都勃然变色,脸上流露出痛苦之色。

    没有筑造出魂坛的秦烈和宋婷玉,虽然也在其中,却似乎并不受影响。

    仿佛……那团幽影压根不屑理会他们。

    “啪啪啪!”

    线条绷断的声音,从那团幽影内响起,秦烈凝神去看,发现一根根细小的血线,从幽影内不断炸裂。

    秦烈脸色也倏地变了。

    他认得出来,那些血线……为禁锢魂祖躯体和魂坛的古阵图脉络!

    当年的血祖,后来的尸祖,被镇魂珠吸入其中之后,都被镇魂珠以血线烙印在血肉和魂坛之上!

    他能对血厉和苗风天有至强制约力,也是因为那些血线,因为血祖和尸祖魂和体都被血线禁锢。

    血祖,尸祖,都未能挣脱那些血线。

    可魂祖躯体化为骨粉,体内所有生命之力被八具神尸抽离之后,他灵魂凝成的幽影光团,仿佛反而得到解脱。

    幽影团内,一根根血线的绷断,意味着镇魂珠对他的制衡和束缚都逐渐失去作用。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现象。

    “咦!这边好热闹啊!”

    炎日岛,空间传送阵处,雷阎带着修罗族的黑斯特和纳吉,从中显露出来。

    雷阎一过来,就感知到此地诡异的灵魂波动,下意识看向鲁兹众人所在之处,待到看见李牧、段千劫,许然众人皆在时,他随口嘀咕了一句。

    他们一行人走出,随后,万兽山的祁阳,还有天器宗的冯毅,都带着强者接连闪现。

    这些人,通过借道寂灭宗的空间传送,又经过邪婴岛的中转而来。

    他们和雷阎本就是一路,只是因空间传送阵一次传送的人数有限,所以雷阎和黑斯特、纳吉,还有沈魁、沈月一众寂灭宗武者先行一步。

    他们是随后传送而来。

    “怎么回事?”冯毅一来,也感觉到此地奇异变动,也是暗暗变色。

    众人的目光都齐齐汇聚向神尸所在之地。

    修罗族的纳吉,和黑斯特站在一起,他自然而然看向秦烈。

    “呼!”

    突地,在他眼里,比他生命还要珍贵的暗魂兽头骨,猛地漂浮出来。

    暗魂兽的眼瞳之中,无数争斗的残魂,传来令纳吉头皮发麻的厉啸,旋即不受他的控制,忽地往封魔碑之上幽影光团而来。

    千千万万的异兽残魂,从那兽骨头顶浮升出来,形成一片黑压压灵魂影海。

    纳吉骇然失色。

    黑斯特也是轰然巨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