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十章 人族血脉导师!

第一千一十章 人族血脉导师!

    尸之始祖的遗骸,在秦烈这番话讲完以后,轻飘飘落到苗风天身前石地上。

    苗风天十指的指尖,冒逸出一缕缕苍白尸气,尸气如灵蛇,小心谨慎地接触尸之始祖的躯体。

    “呼呼呼!”

    浓郁的尸气,如山泉喷发,倏地从尸之始祖全身毛孔飞出。

    苗风天瞬间被白茫茫尸气淹没。

    一股股奇妙波动,从浓浓尸气内传荡出来,令周边所有武者都神情巨变。

    在那波动之下,众人的生命精气如被悄然消融,就连李牧和段千劫这类层次的强者,都生出身心疲惫的恐怕感。

    一些境界低微的炎日岛武者,更是瘫软在地,生命磁场如要枯竭。

    “大家暂时离开此地!”李牧急喝。

    “都离他远一点!”秦烈也是沉喝。

    一时间,天剑山和寂灭宗武者,还有炎日岛的子弟,都惊叫着从这座空间传送阵离开。

    众人不得不往灰岛和血岛的方向撤离。

    “呼呼呼!”

    炎日岛空间传送阵的区域,被更多浓郁的尸气覆盖,那儿如同起了浓浓大雾,让人无法看清其中场景。

    很多人释放出灵魂意识,稍稍临近那一块,突然便闷哼一声。

    他们探查其中动静的灵魂念头,和尸气倏一碰触,便生机尽灭。

    “别去感知其中异常!”姜铸哲哼道。

    他的眼瞳之中,浮现出一抹血光,脸色也渐渐深沉起来。

    “苗风天本和我一路,被你以尸之始祖这么一诱导,立即变成你秦烈座下追随者,当着我的面挖我墙角,不太好吧?”他冷声道。

    此时,秦烈也和宋婷玉、唐思琪一道儿,站到炎日岛的议事大殿露天石台。

    姜铸哲就在他们旁边半空悬浮着。

    在姜铸哲责问下。秦烈微微一笑,道:“他还是会与你一路。”

    “怎么说?”姜铸哲眯眼。

    “尸之始祖一脉的尸力传承,比起血之始祖的血之传承,还要阴损诡秘。”秦烈眉头微皱,道:“我并不想让这一脉的传承短期成为炎日岛的一部分,不想给别有用心者找到借口——联合讨伐炎日岛的借口。”

    “今时的暴乱之地,还有令你惧怕的势力?”姜铸哲讶然。

    “未必是暴乱之地。”秦烈叹道。

    姜铸哲深深看向他。许久后,才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我明白了。”

    “你对天血神芒了解多少?”秦烈话锋一转,“天血神芒……可是你从神葬场得来?还有,你怎么知道暴乱之地神葬场的奥妙,怎会知道神葬场内的种种神奇之处?”

    “以后你自然会知道。”姜铸哲莫测高深道。

    “哦。以后……”秦烈眼中异光闪烁。

    “我那师兄……我已很久没有看到。”姜铸哲沉吟了一下,道:“他的情况可能不太妙。”

    秦烈一怔。

    姜铸哲所说的师兄,自然便是血厉,融合血之始祖魂坛的血厉,因局势严峻,一直以非同寻常的速度,试图将血之始祖下三层魂坛运用起来。

    血厉也的确成功了。

    然而。上次和黑巫教交锋时,秦烈便觉察到他心态已发生变化,不然他不太可能和姜铸哲和睦相处。

    连沫灵夜都意识到他的反常,所以要求他前往血之绝地,将心境稳定下来。

    此次东夷人大举来犯,沫灵夜和血煞十老,都没有惊动他,生怕他着急出来。反而发生不可预料的诡变。

    “融合的魂坛,有着诸多凶险,这方面……我并没有什么良策帮他。”姜铸哲脸色沉重,道:“你来历非凡,灰岛的炼器师也有不少卓越人物,你们又从别的域界弄来了众多珍奇至宝,希望你能想办法帮帮他。”

    顿了一下。他又道:“帮助我师兄,也是帮助苗风天,也就是帮你自己。”

    “血厉前辈情况真那么糟糕?”秦烈凝重道。

    这时候,他身旁只有宋婷玉和唐思琪。李牧、段千劫、唐北斗等人,都识趣的没有前来此处。

    姜铸哲看向他,又看了宋婷玉和唐思琪一眼,压低声音道:“上次,我和他联手冲击黑巫教护教奇阵,格杀了不少黑巫教的教徒。在面对其中几个涅槃境武者时,我无法抑制嗜血欲望,将他们的鲜血吸食了。”

    宋婷玉和唐思琪两人,听到这儿,脸上流露出厌恶之色。

    秦烈则是脸色沉重,道:“然后呢?”

    “然后,他将一个涅槃境中期武者擒住,带到了一个密林深处。我没有看到具体情况,但我想……他可能做了和我一样的事情。”姜铸哲道。

    秦烈脸色一变。

    宋婷玉和唐思琪两女,则是捂着嘴,满脸惊惧之色。

    “吸食鲜血对我而言,并不算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我也不认为他的做法有什么问题。我只是担心,他当时在吸食鲜血的时候,可能不是出于自己的本意。”姜铸哲脸色严峻,“我怕他被血祖残魂给一点点蚕食,变成……”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

    这时,他将一块血玉般的骨片递给秦烈,说道:“这是血典的下半部,你有时间可以看看。”

    秦烈愕然。

    “当年,你曾短暂入驻血祖之身,可惜你并没有真正以灵魂融入血祖魂坛,所以你还是不能知道血祖的全部传承真谛。”姜铸哲语气平静,道:“师兄以灵魂融入血祖魂坛,血之一脉的所有传承,他不需要血典也能获得,也就用不着这半部血典了。”

    “为何给我?”秦烈不解道。

    姜铸哲沉默了一下,说道:“在我眼中,真正能继承血之一脉传承,并将其发扬光大的人,这世间只有三个人。我,师兄,还有你!”

    “我有完整的血之一脉传承。”

    “师兄融入血祖魂坛之后,也将得到完成传承。只有你……仅仅只得到半部血典,所以这块骨片由你保管一段时间,等你将其中血之传承另一部分真正记下以后,你可以还给我。”

    “我并不需要。”秦烈摇了摇头,道:“我身上的传承力量已足够多,即便是拿到这块血典,也未必有足够的精力修炼。”

    “你需要的!你比我,比我师兄都需要!”姜铸哲嘿嘿一笑,道:“因为你的血脉和我们不同!相信我,这半部血典对你的帮助,比我和我师兄加起来都要大!太古时代人族有三帝五祖,三帝或许比五祖强大,但令人族真正崛起的人就是血祖!”

    “令人族崛起的是血祖?”秦烈脸上满是不信。

    “人族能崛起,最根本的一点,就是窃取了太古强族的血脉!”姜铸哲双眸绽放出摄人血光,掷地有声道:“人族之血,融合太古强族血脉的方法,就是血祖由率先提出,并将其成功实施的!”

    “血典下部,有一篇奇异法决,阐述的就是人族和太古强族血脉融合的种种可能和方向。”

    “如今的中央世界,那些能够窃取太古强族血脉的黄金级势力,夺取强族血脉的方法很多都是因此而来。”

    “在太古时代,血祖,一直在帮助人族找寻融合太古强族血脉的方法。”

    “然而,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血祖……却被各方误解,最终不得善终。反倒是神族,对血祖的智慧崇尚万分,想尽办法将血祖遗骸拿到,并藏入神葬场。”

    姜铸哲感慨万分。

    “血祖并非被神族所杀?”秦烈再次惊叫。

    一直以来,流传各界的说法,都是神族将人族五大始祖斩杀,将他们遗骸藏入神葬场,以示对真正强者的敬意。

    他从没想到血祖竟然可能是死在自己人手中。

    他也没有料到,血祖乃人族融合各族血脉方面的精神导师,没想到如今中央世界各大黄金级势力,都是受益于血祖,才一一找到窃取太古强族血脉的方法。

    姜铸哲的这番话,深深的震撼了他,让他对那段古老历史有了全新认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