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零二章 破界!

第一千零二章 破界!

    黑暗空间,一根根锁链捆缚着秦烈,拖着他往苍晔口中的空间通道前行。

    由苍晔黑暗血脉形成的“暗狱”,为纯粹黑暗之地,只有黑暗规则存在。

    不能脱离黑暗空间,想要伤害到苍晔,几乎不可能。

    “你的烈焰血脉为六阶,若能再次进化一阶,或许可以用血脉也营造出‘炎界’,真要是那样……我要以暗狱禁锢你,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苍晔行走在黑暗之中,声音淡漠,慢悠悠讲着话。

    “可惜你血脉只有六阶,而我的黑暗血脉,却已达到七阶。达不到七阶,无法悟透血脉内烙印的一丝规则真谛,就不可能挣脱我的暗狱。”

    她在前方走,一根根黑色锁链缠绕着秦烈,在后面跟随。

    在秦烈眼中,周边依然是无尽黑暗,只有苍晔身上闪烁着微弱光烁。

    天雷殛,血灵诀,寒冰诀,大地之力,甚至血脉内的庞大力量,他都一一激发。

    那些不同属性的力量,形成雷光血芒,寒冰利刃,劈砍在黑暗之力凝成的锁链。

    然而,他种种力量倏一凝结,就被黑色锁链上的黑暗之力搅乱。

    他使尽手段,也未能将捆缚自身的黑色锁链挣断,未能打破这无边黑暗。

    一连串念头,在他脑海中掠过,他在着急找寻解决之道。

    “黑暗空间,暗狱,以一丝血脉内的黑暗规则凝成,规则……”

    “灵阵图为天地规则的直观展现,星河变动,大地脉络,人体筋脉,皆是灵阵图。”

    “极早之前,所有的古阵图。都由天地规则衍变而成。”

    “掌控了灵阵图,就是在洞悉天地规则之迷,领悟力量真谛。”

    “阵图就是力量的脉络,就是力量本身!”

    “……”

    当年,他在药山内修炼天雷殛时,秦山喋喋不休的那些话语,突然在此刻变得无比清晰。

    “古阵图!规则的直观展现!”

    一道电光骤然在他眼中闪过。

    霎那间。一种名为“破界”的中级古阵图,在他记忆深处浮现出来。

    “烈焰神血!”

    他全身衣衫燃尽,身子完全"chi luo","chi luo"在黑暗之中。

    心念变动间,一滴滴本命精血从皮层内渗出,随着他灵魂意识的指引。那滴滴精血如血红墨汁,在他皮层上游弋。

    不多时,一幅以“破界”为核心,嵌套着一幅幅增幅、聚灵、储灵等基础灵阵图的复合阵图,就在他体表以本命精血绘制而成。

    在那复合阵图形成的那一霎,他尽全力催动本命精血内的力量,令那一幅古阵图骤然变得火光汹涌。

    一丝丝纤细的血线。如天地的脉络,内部烈焰神文不断跳跃而出。

    血脉之力,经过增幅古阵图一次次递增,经过聚灵储灵,将汹涌力量汇入“破界”古阵图之心。

    突地,一种崩裂天地,令空间炸碎的奇异波动,从他身上迸发出来。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空间。如被一道道烈焰血芒,给硬生生撕裂割碎。

    黑暗,如漆黑幡布,突然变得四分五裂。

    缠绕在他身上的黑色锁链,顷刻间,崩裂成一截截。

    浓厚的黑暗世界,支离破碎。光明重现。

    正常的秘境,正常的规则,正常的天地重新恢复。

    秦烈五感全部恢复。

    他凝神一看,发现苍晔离他其实极远。正往一条七彩神光交汇的空间通道行走。

    此时,苍晔猛地回头,一双冰冷如刀的眼眸,首次浮现出惊异。

    “你怎能破掉我的‘暗狱’?”她深深看向秦烈,凌厉的眼神,如刀刃在秦烈"chi luo"的身子上游弋。

    秦烈垂头一看,发现他以血脉之力绘制的那一幅复合古阵图,随着先前那一阵神奇波动,已从他体表消失。

    他"chi luo"的身上并无异常。

    “啪啪啪!”

    就在此时,苍晔身旁的空间通道,骤然急剧扭动,并传来奇怪的声响。

    苍晔眼瞳浮现一丝急切,似知道时间不多,又要再次以催动黑暗血脉。

    一见她的动作,秦烈心神一惊,一言不发地再次释放本命精血。

    一滴滴本命精血,随着他灵魂意识的牵引,轻车熟路地在他身上重新绘制先前那一幅古阵图。

    条条血线扭动着,短短时间内,又在他体表形成一幅古朴神秘,蕴含着某种天地至理的繁复古图。

    那古图一凝成,秦烈便毫不犹豫催动血脉的力量,又开始形成那种奇异波动。

    苍晔惊异的看着他,以灵魂略一感知,心神猛然一变。

    “给我一滴你的精血,我这就走。”她突然说道。

    “只要一滴精血?”秦烈愕然。

    “就一滴精血!”苍晔显得有些急切,“你应该也想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吧?你的一滴精血,通过烈焰家族的检测,很有可能确认你的身份!如果还有机会再见,我会告诉你,你的母亲是谁!”

    秦烈脸色深沉,心中暗暗犹豫。

    “这条临时的空间通道即将崩溃!”苍晔喝道。

    想了一下,秦烈冷声拒绝:“我会通过别的途径弄清楚我母亲是谁。”

    “不识抬举!”苍晔目显厉色,突然就要扑杀过来。

    秦烈哼了一声,激发血脉之力,强行影响空间波动。

    苍晔营造的无尽黑暗,尚未蔓延向他,突然再次崩裂。

    “姐姐!没时间了!”一个少年的声音,突然从空间通道传来,“赶紧回来!”

    “下次再见,我绝不会放过你!”苍晔凶厉地瞪了他一眼,不得不飞身进入空间通道。

    那条不断抖动的空间通道,在她身影消失之后,倏地粉碎成七彩光芒。

    死死盯着她,看着她消失不见,看着空间通道粉碎,又过了一会儿,见她并没有回来,秦烈才一屁股瘫在地上。

    体内的本命精血,经过古阵图的刻画,几乎全部耗尽。

    血脉的大量损耗,令他感到极其疲惫,有种要虚脱的感觉。

    “我的血脉,竟然能直接刻画出古阵图,从而释放出惊人威力!破界,竟然真的能碎裂黑暗空间,古阵图难道真的就是由天地规则衍化而成?”

    瘫软在地,他眼中却冒出摄人精光,有种掘到宝的感觉。

    按照苍晔所言,只有他的血脉达到七阶,他才能通过血脉内的一丝规则之力,凝成“炎界”,才能抵御她“暗狱”形成的黑暗空间。

    在那黑暗血脉形成的“暗狱”之中,他种种力量法决,竟然无法释放应有的威力。

    这让他本来对苍晔毫无战斗力可言。

    以血脉绘制的“破界”阵图,倏一形成,就以血脉之力将“暗狱”凝成的黑暗空间破碎。

    他立即从中挣脱。

    苍晔没有能擒住他,将他带入神族聚集之地,就是因为古阵图的神秘破界之威。

    “暗狱”由黑暗血脉内的一丝规则凝成,他以血脉绘制的古阵图,能破掉“暗狱”,岂非也是蕴含着力量规则真谛?

    这么来看,所有他从镇魂珠内掌握的古阵图,是否都有着他暂时无法悟透的天地至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