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九十八章 三祖遗骸(弱弱地求下月票~~)

第九百九十八章 三祖遗骸(弱弱地求下月票~~)

    “她是谁?”

    看着脚下另外一个秘境的女人,秦烈暗暗思索,发现先前进入第一个空间通道的各族族人中,并没有这样一个人。

    一身黑色重甲,戴着狰狞面具,此女特点如此鲜明,如果他之前见过,不可能不记得。

    那女人的凌厉眼神,如尖刀,给他留下非常强烈的影响。

    他继续观察,很快发现那女人又遇到新的对手,没有再次盯着天穹看。

    如一柄能斩灭一切生灵的长刀,那女人在一头巨龙身边如黑色闪电般飞逝着,将一头巨龙割的血肉模糊。

    那头巨龙很快就没了生息。

    此女的动静,渐渐引起争斗着的注意,为了神族重宝厮杀的各族,悄然停了下来,

    以姬奇,还有奚泓泽为首的人族残存者,还有古兽族、修罗族的族人,都将视线凝聚在此女身上。

    隔着一层晶面,秦烈能看到姬奇和奚泓泽,还有别的种族族人,似在询问着什么。

    眼瞳冷冽如寒刀的女人,似乎并没有理睬那些人,引得那些人勃然大怒。

    秦烈知道他们之间必然会爆发更加激烈血战。

    就在他凝神观望的时候,他突然感知到虚浑之灵的动静……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他在修炼“熔浆血术”时,虚浑之灵并没有进入镇魂珠。

    依循虚浑之灵的魂魄动静,他慢慢浮上天空,不再关注脚下动静。

    不多久,他就在这个秘境的云霄深处停止,低头俯瞰所处的秘境。

    “另一个神葬场!”

    他脸色突然流露出震惊之色。

    身下的秘境,由金之禁地,木之禁地,水之禁地,雷之禁地。土之禁地,炎之禁地,还有冰之禁地组成。

    他刚刚所处的火山区,分明就是炎之禁地,此时那炎之禁地内浓浓火焰气息变得最为淡薄。

    然而,金之禁地,木之禁地。水之禁地,雷之禁地和土之禁地,却有五彩的气流涌动着。

    那是最为精纯的五行之力。

    金灵,木灵,水灵,雷灵和土灵五大虚浑之灵。分别悬浮在五大禁地之间,在疯狂吞咽着那些五彩气流。

    这个生机勃勃的秘境,因为五大虚浑之灵的吞没五彩气流,如一株郁郁葱葱的古树被抽离着生机。

    封魔碑高高悬浮着,七道神光扭动着,在感知着什么。

    可惜,封魔碑并没有在这个秘境。感觉到七灵体的存在。

    根据秦烈后来获知的消息,他知道神族的每一个神葬场,都应该有七灵体坐镇。

    此地有七大禁地,七灵体能够也分布在七个区域,来维持这个神葬场的运作。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此地七灵体已经脱困而出,还是死亡湮灭了,这里并没有丝毫七灵体的气息。

    五大虚浑之灵。由无垢魂泉和七灵体精血,他的精血还有魂魄,通过镇魂珠孕育而成。

    虚浑之灵有着吞没五行精气的神奇天赋。

    这个神葬场,那五大禁地内的五行精气,对这五个虚浑之灵而言分明就是最大的补给。

    他们都在拼命吞没那些五行精气。

    而且,在他修炼“熔浆血术”的时候,虚浑之灵似乎已这么做了。

    “金灵在进化状态。未能飞出来吞没此地炎火之力,不过……我血脉内有着金灵的吞炎天赋。先前,我在修炼‘熔浆血术’时,或许已经将金灵应该做的事情做了。”秦烈暗暗想到。

    他看着炎之禁地。发现那儿火炎气息最为淡薄,这说明浓郁的焰火之力已被吞没了大半。

    不知不觉间,他其实已经化身“金灵”,以血脉内的吞炎天赋,将炎之禁地内的炎能吞没大半。

    “或许,我能凝炼第二个心脏出来,就是因为将炎之禁地内的炎能吞没!”他猛地反应过来。

    拉普曾经说过,神族血脉的蜕变,新心脏的形成,需要极为澎湃的力量支撑。

    他能完成第二心脏的生成,所依赖的,十有八九就是炎之禁地的炎能。

    ——也就是岩浆潭内的熔浆之力!

    “七大禁地,五大禁地被虚浑之灵吞没,炎之禁地被我吞没力量凝成第二心脏,还有一个冰之禁地未动!”秦烈眼睛一亮,“葬神之地在冰之禁地!”

    当年的血之始祖,巫之始祖,还有箭神,幽冥界的邪神,等等强大的太古生灵遗骸,全部都在葬神之地。

    这个神葬场,和他当年进入的神葬场如出一辙,那这个神葬场定然也存在一个葬神之地!

    意会过来后,他化为一道电光,往冰之禁地的位置而去。

    果然,冰之禁地因为没有冰属性虚浑之灵的吞没,依然寒气深深,一座座冰川林立着,巍峨壮观。

    他轻车熟路地来到冰之禁地内部,看到了凹陷下去的葬神之地,并一眼看到了三具冰冻了不知多少年的尸骸。

    一具白森森的尸骸,如存活数万年的干瘪尸妖,缭绕着让人心颤的滔滔尸气。

    另外一具识海,浑身布满神秘的符文,当他眼睛看过去的时候,那些符文在尸体表面似在轻轻蠕动,给他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

    还有一具尸骸,晶莹如墨玉,骨骸内有无数幽影鱼群般游荡。

    “尸之始祖,咒之始祖,魂之始祖!”尚未落下,秦烈便失声尖叫,被深深的震惊到。

    太古时代,人族的五祖,每一个都是耀眼的人物,和神族漫长的争斗中,五祖发挥出至关重要的作用。

    魂之始祖,血之始祖,巫之始祖,尸之始祖,咒之始祖,他们在那个时代率领人族真正踏上了崛起之路。

    可惜,五大始祖早就被证实,都真正的陨灭了。

    血之始祖和巫之始祖,在第一个神族的神葬场被发现,血之始祖最终成全了血厉,由血厉融合。

    巫之始祖,反被他当年饲养的巫虫夺舍,变成了第一巫虫的躯体。

    多年后,在另外一个神葬场内,秦烈竟然又看到魂之始祖,尸之始祖和咒之始祖的遗骸。

    三具尸骸,在奇寒的冰之禁地,被彻骨寒气覆盖。

    三具躯骸永不会腐蚀。

    他突然记起古兽族滕远曾经说过的一番话:“神族,是个很复杂的种族,他们尊敬真正的强者,即便对方是敌人。对于那些值得尊敬的强者,他们就算是灭杀对方,也会带着一分敬意,将其遗骸和传承尽量完整的保留……”

    人族的五大始祖,还有幽冥界的邪神,东夷人中的箭神先祖,曾经发现的那些修罗族战神,这些都是太古时代的真正强者。

    他们虽被神族斩杀,可他们的尸身,真的就被保存下来,被放置在神葬场内。

    这是神族尊重强者的一种习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