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六十一章 东夷来犯!

第九百六十一章 东夷来犯!

    秦烈已是寂灭宗熟客,他一过来,马上就有门人主动传讯。

    不多时,沈月又是亲自过来迎接。

    “我来找许叔,还有童婶。”

    再次见到沈月,秦烈表情有些不自然,笑容也显得有些勉强。

    就在不久前,他婉言拒绝了寂灭宗联姻的提议,这让他面对沈月的时候,心中有些愧疚。

    沈月表现的的倒是从容自然,温婉轻笑着,说道:“我带你过去。”

    秦烈默默跟着。

    一路上,他一言不发,反而是沈月主动谈起最近局势。

    三鬼族经过落日群岛一战,便一蹶不起,随后被各方白银级势力联手围剿,族人逃亡中接连被杀。

    三棱大陆的虚空通道,也被寂灭宗炸碎,令他们重返空间乱流的后路都被堵死。

    近期,鬼族已渐渐销声匿迹,不知躲藏到了何处。

    暴乱之地慢慢恢复平静。

    “老祖还未破关而出?”

    沈月一番关于暴乱之地的讲述结束后,秦烈没有话题可说,又不想长时间沉默,便随口一问。

    “没呢。”沈月轻轻摇头,明亮的眼眸中,添了一丝忧烦,“也不知何时才能出关。虚空境的突破,比不灭境破阶凶险很多,暴乱之地太多太多的强者,都在这一关魂飞魄散,我们宗门上一任宗主,便是……”她轻轻叹息一声。

    “老祖乃暴乱之地第一人,他必然能平安度过这个关卡。你不必担心。”秦烈劝慰道。

    “我们自然都希望老祖平安无事。”沈月淡淡地笑笑。

    两人边说边走,须臾后。便来到许然夫妇修炼的一座山谷。

    沈月至始至终没有提起婚约一事。

    “我还有事,就不陪你进去了。”她微微鞠身,就在山谷口告辞,身影有些落寞地离开。

    没有立即进入山谷,秦烈停了下来,神情复杂地看着她渐行渐远。

    他能感觉到,沈月虽一字没有提起他拒绝婚约一事,可心中必然有了芥蒂。

    他知道沈月已主动疏远和他之间的距离。

    “其实这丫头各方面都不逊色宋婷玉。”许然冷不丁冒了出来。就在他身旁站着,“如果她处在宋婷玉的位置,她做的不会比宋婷玉差。另外,在家世、境界修为、个人的智慧上,她都要稍稍超出宋婷玉一筹。”

    秦烈苦笑,“比婷玉出色的人还有很多,我难道全部都要?”

    许然哈哈大笑。“你若不在意,那些女人如果也不在意,也未尝不可。”

    “哦?”童真真插话,“比我出色的人也有很多呢。”

    许然脸色一僵,马上坚定无比地说道:“不,不。在我的心中,没有人比你出色!”

    童真真哼了一声,冲秦烈说道:“我支持你的决定,不要听这老不正经的胡说八道!”

    秦烈忙拱手道谢。

    许然干笑不已。

    “找我们有事?”童真真问。

    “我刚从幽冥大陆回来。”秦烈也不遮遮掩掩,开门见山道:“你上次说的没错。我们和你们朱雀族有着共同敌人!”

    “我们?”童真真眼睛一闪,“你所谓的我们……指谁?”

    “幽冥界三大强族。炎日岛。”秦烈沉吟半响,又道:“还有秦家!”

    许然和童真真猛然一震。

    半响后,童真真深吸一口气,目显异芒,低喝道:“我果然没有猜错!”

    “还请替我保密。”秦烈请求。

    “你如此信任我们,我们自当严守这个秘密!”童真真脸色严肃,道:“有秦家在暗处支持,我必然能说服九阶朱雀,加上我们散落各地的族人,一同对苍炎府下手!前期的战斗,六道盟必然不会插手,除非苍炎府抵御不住,即将被轰杀破灭,六道盟的那些强者才可能出手干涉!到了那时候,希望秦家有人出面令六道盟不敢轻举妄动。”

    “我并不敢保证秦家百分百出手。”秦烈皱眉,“我尚未和我爷爷沟通过。”

    “补天宫收回当年对幽冥界的制裁,可是你爷爷在后面出力?三千年前,是否也是你爷爷出面,才让幽冥界逃过一劫?”童真真郑重问道。

    “不错。”秦烈答道。

    “有这两点就足够了。”童真真微微一笑,放下心来,“在你爷爷的布置中,幽冥界的三大强族,应该是很重要的一枚棋子,他绝然不会舍弃幽冥界的三大强族。”

    “所以,六道盟真要替苍炎府出头,你们秦家必然会有人出面狙击六道盟!他既然请补天宫收回誓言,就预料到幽冥大陆和苍炎府的冲突,他一定在暗中有周全布置。”

    “幽冥界三大强族的回归,应该是你们秦家重返中央世界的一步妙招,他不会允许三大强者被六道盟提前掐灭复仇之火。”

    秦烈讶然,“你这么肯定秦家必然出面?”

    “你爷爷有什么手段你会不知?”童真真笑问。

    秦烈眼神一黯。

    童真真旋即反应过来,知道许然获知的消息属实——秦烈果然失去了对过去的记忆。

    她于是又说道:“我可以代表朱雀一族承诺,一旦幽冥大陆和苍炎府进行真正的血战,我们朱雀一族会立即踏入重返朱雀界的道路!苍炎府留在朱雀界的人族强者,将一个也回不来!而且童嫣大人还可以前往苍炎府,去找蔡灿一战!”

    “好!”秦烈重重点头。

    “鬼目族的麻烦解决没?”童真真又关切地问道:“据我所知,鬼目族的现任族长格雷,并不认可凌家的身份。他们如果处处刁难,凌家和角魔族、暗影族处境会很尴尬。”

    “格雷已代表鬼目族宣誓效忠。”秦烈淡然道。

    童真真愣了一下。旋即深深看向他,突然说道:“我听说过你在三百年前的名声,老实说,你以前的名声……并不好。不过,如今你的表现,却真正能配得上秦家第三代的称呼。”

    ……

    天戮大陆东方。

    茫茫海域中,有许许多多的岛屿,如星辰般散落在海面上。

    一个近百米高。青褐色肌肤,背生双翼,头部有着狰狞牛角的邪神分身,在海面上振翅疾驰。

    邪神的肩部,分别坐着高宇和珈玥,两人面色焦急,频频看向后方。

    他们后方海域。众多东夷人乘坐着各式各样的鸟禽类飞行灵器,不急不缓地跟随着。

    沿途,许多本来属于黑巫教和幻魔宗的岛屿,都被东夷人顺势拿下,迅速抢掠一空。

    “不太正常。”高宇脸色阴沉,眼瞳中闪烁着冰寒诡异的光芒。“那些家伙一路追逐而来,人数越来越多,速度却渐渐放慢。”

    “他们想要擒拿我们应该并不困难。”珈玥也是暗暗疑惑,“这次不仅仅是我们白夷部落,就连赤夷部落和黑夷部落也都出动了。好像还有不灭境的族老混在人群中。就我们两个,怎么可能惊动不灭境的老家伙?我们白夷部落的事情。也轮不到黑夷部落和赤夷部落插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看他们是借机生事。”高宇冷声道。

    珈玥猛地反应过来,说道:“恐怕被你说对了!”

    东夷人和暴乱之地九大白银级势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冲突。

    以往很多时候,都是暴乱之地的白银级势力,联手去东夷部落活动。

    东夷人生活在天戮大陆最东边的海洋,由无数大大小小的海岛组成,那里常年怪雾弥漫,禁域重重,人族白银级势力,深入东夷人的领地,往往会铩羽而归。

    每当暴乱之地白银级势力,斗的不可开交,损失惨重之时,东夷人逮着机会,也会杀向暴乱之地。

    天戮大陆的黑巫教和幻魔宗,在东夷人前来的海域处,有着许多附属海岛。

    那些海岛首当其冲,会是东夷人第一目标,他们会将沿途海岛侵占,将那里开采的矿材全部抢掠一空。

    多年来,黑巫教和幻魔宗同处天戮大陆,之所以没有爆发大规模的血战,就是因为他们还有着东夷人这个共同敌人。

    如今,三大鬼族肆虐暴乱之地的局面已经成了过去,幻魔宗遭受重创,实力消减的厉害,黑巫教也被秦烈、姜铸哲和血厉联手,给狠狠屠杀了一番,同样元气大伤。

    东夷人眼见有机可乘,便假借擒拿叛徒之名,顺理成章冲杀过来。

    “听白莉阿姨说你那兄弟秦烈,如今在暴乱之地混的风生水起,你说他敢不敢收留我们?”珈玥突然问道。

    “我不喜欢给人添麻烦。”高宇冷着脸摇头。

    “你这混蛋都要走投无路了,还是这么一副臭脾气。”珈玥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在神葬场的时候,可没有少帮他,我看只是你将他当成手足兄弟,他或许压根没有将你当一回事。”

    “他不是这样的人。”高宇皱眉。

    珈玥眼神黯然,突然道:“因为你,我父亲丢掉了白夷族族长之位,我母亲也被驱逐出白夷部落。而我,本是白夷族的明珠,现在却只能跟着你逃往暴乱之地,你答应会替我报仇的。”

    “只要我还活着,将来我一定会前往白夷部落,将那些陷害你父母的人全部灭杀!”高宇道。

    “就怕我们都活不到将来。”珈玥苦笑,“还有,你毕竟只有一个人,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和整个白夷部落抗衡?还有赤夷部落和黑夷部落,他们都是沆瀣一气,你能胜过整个白夷部落不成?”

    高宇沉默了。

    他突然意识到,自始自终,他都在孤身一人作战。

    他没有靠山,没有背景,甚至就连朋友,也仅仅只有秦烈一个。

    “在这个严酷的天地,个人的力量,如果强悍到能超越一切,或许可以为所欲为,可以谁都不惧。”珈玥叹息,道:“然而,就连中央世界的域始境强者,也依然有着势力和家族为后盾。域始境的强者,也需要结交同等级的武者,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被围殴致死。”

    “我要你来白夷部落,就是不希望你继续孤零零一个人修炼,不然等你将来突破到不灭境,你都没有办法筹集到筑造魂坛的材料。”

    “可惜,因为有姜铸哲这个前车之鉴,东夷人已再也不能相信暴乱之地的人。”

    “我们也最终失败了。”

    停顿了一下,珈玥说道:“高宇,我们要想活下去,就必须要借助于别的力量。”

    高宇冷着脸,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如果能活着到达暴乱之地,我会去找秦烈,看看……他有没有办法帮助我们。”

    “他现在已今非昔比,可不是当年神葬场那个一穷二白的小子,他执掌着炎日岛,在暴乱之地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高宇真点头了,珈玥反而忧心忡忡,苦笑着说道:“恐怕他早就忘记你了。”

    高宇也皱眉。

    时隔多年,秦烈已成为暴乱之地最为耀眼的人物,能不能还记得当年的那一份友情,他心中其实也没底。

    所以他也不吭声了。

    ……

    ps:人在乡下,欠的一章,明天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