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零二章 喷涌的月能!

第九百零二章 喷涌的月能!

    幽甫等幽月族的族人,视线全部集中到秦烈肩上的银月印记,眼睛炙烈。

    “圣器之首的月泪!”

    又有一名幽月族的族老,禁不住惊呼出声,他把持的另外一件圣器,随之从他胸前飘飞出来。

    这是一个银亮的轮环。

    同幽甫持有的月盘一样,这个银亮的轮环,也是他们把持的圣器之一。

    两件幽月族的圣器,从他和幽甫手中冒出来,如瞬间牵引了大量的清冷月光。

    只见一束束纯净的寒月光芒从天垂落,纷纷汇入他和幽甫手中的幽月族圣器,两人忽视一眼,同时朝秦烈走来。

    同一时刻。

    秦烈肩上的银月印记内,那两轮袖珍型的明月,突然闪烁着璀璨炫目的光芒。

    霎那间,一片片银灿灿的光幕,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

    以一缕心神逸入银月印记中央,他注意到构成印记核心的那一幅玄奥复杂的古阵图,如涌动的星河缓缓运转开来。

    他猛地一震。

    他知道,在肩膀形成的银月印记,乃是由那个“月魔”的灵魂,融入他的精血和魂力,然后被镇魂珠通过某种未知的手法炼制而出。

    在这个银月印记之前,镇魂珠曾炼制出六大虚浑之灵,向秦烈证明了它的神奇之处。

    秦烈很清楚,这个被幽月族的族人,当成他们种族圣器之首的“月泪”,已经过镇魂珠的二次淬炼。

    他不敢肯定这东西还是不是“月泪”,但他可以肯定。这东西一定极其神妙。并且只会为他所用!

    因为。那是由他的魂力和精血凝炼而成,那相当于他的本命灵器。

    “轰!”

    就在他暗暗思量的时候,狂猛的吸扯力,从他肩上的银月印记而来。

    由银月印记绽放的灿灿银亮光幕,仿佛凝成凶魔巨兽的血盆大口,要吞没天地间所有月光一般。

    往他走来的幽甫,还有另外一个手持圣器的幽月族族老,顷刻间身影顿住。

    下一刻。两人手中把持着的圣器,如决堤的江河一般,宣泄出精纯如匹练般的银月光芒。

    银亮月光如涌动的长河,以他们的圣器为起点,涌向秦烈肩上的银月印记。

    猛一看,仿佛从他们的身上,飞出了两条能量纽带,一端连着他们,一端连接向秦烈。

    磅礴汹涌的精纯月能,第一时间从他们手中的圣器内流失出去。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发现有一成的月能。已被秦烈吸扯离去。

    幽甫和那个族老骇然失色,两人眼中满是恐惧,虚空坐下来,打出许许多多月牙般的神秘符决,要阻止月能的流逝。

    月牙般的符文,像是闪耀着的蝴蝶,围绕着他们翩然起舞。

    一件月盘,一件银亮轮环,同时流露出晶亮亮的银光,他们伸手想要捂着银光,防止继续泄露。

    然而,面对汹涌流失的月能,他们的堵塞显得力不从心。

    依然有大量的月能,不受他们的控制,迅速流向秦烈的肩膀。

    地上的秦烈,眼中光芒大亮,脸上浮现出莫名的惊喜。

    他以神识感知,清晰地看到,他肩上银月印记内,第三个月亮迅速充盈来月能,变得灿烂明亮起来。

    随着第三个月亮的充能完成,他肩上形成的对月能的牵引力,似乎更强的强劲。

    那印记吸收月能的速度变得更快。

    第四个月亮,也一点点闪耀着,也被迅速充能。

    反观幽甫和那个幽月族的族老,眼中已充满了恐惧,他们张开嘴,大声叫喊着,要幽月族的族人攻击秦烈。

    幽芸,幽千兰,甚至拥有幽月族血脉的蔺婕,听到命令以后,就在试图接近秦烈之时,一个个体内月之力量都变得紊乱不堪起来。

    她们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对体内月之力量的掌控。

    秦烈肩上,那小小的银月印记,在大放光明以后,似乎对这片天地形成了恐怖的影响。

    所有幽月族的族人,甚至拥有幽月族血脉的太阴殿武者,全部束手束脚,在拼命遏制体内月能的窜动。

    “族,族老!我们体内的月之力量也被牵扯着!我们无法控制!”幽芸尖叫起来。

    她再次看向秦烈的时候,脸色已变得苍白,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此刻,秦烈肩膀的银月印记,对她们所有人而言,仿佛都是一个吸收月能的恐怖大漩涡。

    每一个拥有幽月族血脉的生灵,只要敢稍稍靠近秦烈,就会被牵引体内月能。

    幽千兰,幽芸,蔺婕,还有十几个幽月族的族人,离秦烈近千米的时候,就感受到那股无法抗衡的可怕吸力。

    “第四个了!”秦烈眼中光芒大亮。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银月印记内第四个月亮就充满了月能,变得闪亮耀目。

    同时,第五个月亮,也初现蒙蒙月光。

    两件圣器,幽月族的两个族老,还有数十个境界不等的族人,在临近他以后,都被他迅速吸收着月能。

    这些月能比天上月光纯粹庞大了太多太多。

    本来,借助于泊罗界的月光,他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一点点将九个月亮充满能量。

    然而,通过那两件幽月族的圣器,还有这些幽月族族人,他的效率提升了千倍都不止。

    最可怕的是,这些幽月族的族人明明知道正发生着什么,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任何人,一旦敢靠近他,就会和幽千兰、幽芸一样,体内的月能会立即紊乱,也被沦为被吸收月能的牺牲品。

    此刻,他的敌人,也仅仅只是这些幽月族的族人。

    “这……”

    地下,望着秦烈突生奇变,以肩上的银月印记,将整个幽月族制衡住,魔龙族和暗影族族人都愣在那儿。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华羽池愕然。

    “好像他拥有能够令整个幽月族都无可奈何的器物。”洪钟沉声道。

    “他肩上的银月印记是什么?”袁文治询问巴雷特。

    “里面应该存在着‘月泪’,据说‘月泪’乃幽月族五大圣器之首,对其余的圣器,包括幽月族的族人,都有着强大的约束力。”巴雷特活了数万年,见多识广,眼神肃穆地解释:“看来传说的确是真的,‘月泪’对其余的圣器,对幽月族的族人,果然都有强大的震慑力。只是,这个家伙明明只是人族族人,体内也没有流淌着幽月族的血脉,他怎能御动‘月泪’,令幽甫这些人都无计可施?”

    “幽月族圣器之首的月泪!”袁文治深深地被惊到,“他怎会拥有这种奇宝?”

    巴雷特也困惑不已。

    “第五个!”

    “第六个!”

    “第七个!”

    “第八个!”

    短短一个时辰内,就在这暗影族的村落,秦烈肩上银月印记的月亮,接连被充溢了月能。

    泊罗界的天穹,第一个月光尚未满月,在他肩上的印记核心,竟有八个小小的月亮浮升出来,释放出皎洁明净的月光。

    而此时,幽甫和那人手中的圣器,已变得黯淡没有光泽。

    那两件圣器内的月能,在一个时辰内,竟被秦烈肩上的“月泪”给吸了个干干净净。

    另外,就连幽甫本人,也是眼眶深陷,脸色没有光泽,仿佛精神气都被抽干。

    幽芸,幽千兰,甚至只是拥有幽月族血脉的蔺婕,一个个也变成了霜打过的茄子,显得无精打采,萎靡不振。

    “还差一点,就还差一点……”

    秦烈喃喃自语,望着那些如被吸干月能的幽月族族人,他突然凌空而起。

    他主动冲向幽月族族人聚集地。

    “避开他!避开他!”有人失声惊叫。

    所有幽月族族人,只要还能活动的,如见恶鬼杀来,恐惧地躲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