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八十七章 华羽池

第八百八十七章 华羽池

    半个时辰后。

    一幅由虚浑之灵鲜血为墨汁,缓慢勾勒而出的繁复神妙灵阵图,就在这间修炼室半空浮现出来。

    整个灵阵图由数千条血线组成,但在最为关键的四十几个交叉点,都挂着一枚烈焰玄雷。

    猛然一看,这一幅灵阵图,好像一张悬在半空的渔网。

    那一枚枚烈焰玄雷,则是像渔网捕到的一尾尾鱼儿,随着渔网的抖动,那些烈焰玄雷也仿佛在挣扎着,想要从渔网内挣脱出来一般。

    秦烈长长呼出一口气,望着他耗费心血和精神绘刻的灵阵图,眼中有着几分疲惫。

    火属性、雷属性的虚浑之灵,滴出鲜血后,此时正拼命吞吃他取出的灵材,试图尽快恢复过来。

    通过两个虚浑之灵的传讯,他知道经过这番的施为,渔网般裹着烈焰玄雷的古阵图,将能释放出远超烈焰玄雷齐爆的威力。

    他相信这一幅渔网阵图,一旦在太阳神殿的主殿引爆,必然能形成惊天动地的威势。

    或许,那一扇太阳宫扼住各族咽喉的秘境之门,也会被瞬间摧毁。

    只是,一个新的难题也随之浮现出来——该如何将这渔网般的古阵图在主殿引爆?

    渔网一般的古阵图,血线为虚浑之灵的鲜血,这倒是可以虚幻隐匿起来。

    可是烈焰玄雷却没办法隐藏。

    如果令渔网变成虚无,眼前这渔网般的古阵图消失,就会使得四十九枚烈焰玄雷浮动在天上。

    想要操控着四十九枚烈焰玄雷,令其落在太阳宫的主殿,这根本不现实。

    太阳宫主殿附近。一直都会有武者驻守,他们不可能眼看着四十几枚金属球当空落下不采取行动。

    就算是他悄悄接近主殿,也要那一块驻守的太阳宫武者不在,他才能在无人注视的情况下,将这幅由烈焰玄雷连接的古阵图贴在主殿墙壁上。

    而且。他还要在引爆之前,赶紧抽身离开。

    否则他也必死无疑。

    “不好弄啊……”

    他又深深皱起眉头,思量着应该通过什么手段,不引起注意地到主殿旁边,还要避过所有驻扎者的耳目,将其弄到主殿上。又从容离开。

    他绞尽脑汁想着。

    不知过了多久。

    “七室!黄闲!”一个响亮的声音,从外面长廊传来,“出来!”

    还在为如何接近主殿头疼的秦烈,精神有些恍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石门传来不耐烦的叩击声,他才意识到他如今的身份。就是“黄闲”。

    “来了!”他急忙回应。

    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看了一下自己的相貌,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以后,他忙推门走了出去。

    “刘枫,赵野,王虎……”

    长廊外,一个太阳宫的执事。手持点名册,在大声吆喝着。

    然而,除了秦烈所在的房门打开,其余的房门全部紧闭着。

    那执事又叫喊了一会儿,发现还是没有人冒头以后,他叹了一口气,视线聚集到秦烈身上,说道:“看来这一区只有你活了下来。”

    秦烈流露出“悲痛”之色,垂着头,没有答话。

    “安大人下达命令。在天黑之前,我们会重新组织武力冲击暗影族。因为先前损失惨重,本来看守囚室的那些兄弟,将会被调集出来作战。而你们……虽然存活了下来,却一个个力量消耗巨大。短时间没办法发挥出实力,所以你们会取代看守囚室的兄弟,替他们照看照看囚室那一边。”

    这个执事随意解释了一番,就冲秦烈说道:“跟我走。”

    秦烈亦步亦趋跟着。

    走出北区,他注意到从别的宫殿内,也陆陆续续被带出十几个脸色苍白,显然还没有恢复过来的太阳宫武者。

    几个从不同宫殿唤人的执事,交流了一番,就带着他们往一个偏僻的宫殿行去。

    秦烈跟随着大部队,进入那宫殿,走向一个通过底下的梯阶,深入数百米以后,来到太阳宫囚禁重犯的要地。

    常年驻守此地的太阳宫武者,在他们下来的时候,和他们错身而过,磨拳霍霍地往外界而去。

    他们将会被阻止起来,等君鸿煊从灵域请来援军,然后一同杀入暗影族。

    “这里的重犯很关键,他们的身份不能在灵域曝光,所以被囚禁在泊罗界。这些人,身上都有着秘密,我们太阳宫需要他们活着,才能慢慢套出所需要的秘密,因此你们要好生照看着。”

    一个执事扬声吩咐着,安排不同的人负责不同的片区,告诉他们需要尽什么义务。

    秦烈默然听着。

    他很快明白过来,知道自己只需要守着三间囚室,然后每隔三个时辰,送上吃喝之物即可。

    “泊罗界一天虽然漫长,但如果这么耗费下去,君鸿煊还是会带着灵域内太阳宫的强者降临,到那时就麻烦了。”他暗暗着急。

    他必须尽快到达主殿,将烈焰玄雷引爆,摧毁秘境之门,让太阳宫的强援无法过来。

    他不能长时间逗留在囚室。

    只是,他此时的身份为黄闲,如果冒然乱来,在太阳宫的老巢他恐怕会死的很惨。

    他只能暂时忍耐。

    那些带领他们过来的执事,说清楚他们的责任以后,就先后离开。

    每一个被分配了任务的人,都被安排在他们负责的囚室外面,只要看着里面的人,定时送上吃喝之物,防止他们寻短见,避免出现什么意外就行。

    被囚禁在此的人物,在看不见希望的情况下,会心烦意燥,可能会做出自毁的事情出来。

    他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要在那些人有异常反应的时候。赶紧通知囚室的负责人。

    弄明白职责后,他被人领着,安排到他负责的三个囚室。

    往囚室走去的时候,他注意到泊罗界本就不够纯粹的天地灵气,渐渐稀薄。直至彻底消失。

    显然,太阳宫的武者,为了防止囚室内的人能借助于泊罗界的天地灵气修炼,所以用特殊的方法隔绝了天地灵气的渗透。

    这会导致囚室内的人无法修炼,也无法恢复体内的力量。

    “这个区域你负责。”将他领来的那人,指着三个囚室。又吩咐了几句,便漠然离开。

    他所在的地方,为一个石洞,石洞内有三个石门,每一个石门后面,就是一间石室。

    那人离开后。他好奇地观察着三个石门,发现每一个石门都有能容纳食物塞进去的孔洞。

    他便通过那些孔洞观察囚室。

    第一个囚室,内部昏暗无光,一个披头散发的老者缩在墙角,浑浊的眼睛中看不到一丝生机,整个人显得有些呆滞恍惚。

    从他身上秦烈也没有感应到什么灵力波动,更没有浓厚的生命气息。

    看了一会儿。秦烈便意识到这是一个失去了希望,不会再去抗争命运的人。

    摇了摇头,他去第二个囚室口,又观察起来。

    同样昏暗的囚室内,一个独臂的大汉,闭着眼,依靠着墙壁在打呼噜,睡的正香。

    他所在的囚室,有着很刺鼻的臭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扔的到处都是。

    从他的身上。秦烈倒是感应到还算是浓厚的生机,这说明他肉身的爆发力还在,只是身上没有灵力的波动。

    秦烈眼神从他这里移开,又看向第三个石室,旋即目显错愕之色。

    第三个囚室。内部一点不显昏暗,囚室顶部镶嵌着一颗颗明珠和宝石,将洞内照的很明亮。

    这件囚室也极为干净,衣衫,书籍,饭碗都井然有序的放着。

    一个俊俏的青衣男子,盘坐在石床上,一手捧着书,津津有味地观阅着,一手握着酒杯,不时地饮上两口。

    看他那潇洒的模样,压根不像是被关在囚室,而是像在朋友家中做客。

    眼见秦烈伸头观望,他淡然一笑,放下手中书籍,又喝了一口酒,旋即笑嘻嘻看了过来,开始进行第三百六十次的游说:“小兄弟,你如果肯帮我,将我弄出去,我保证你在重返灵域后,将会拥有数不尽的财富。我向你保证,我能推荐你加入黄金级势力补天宫,而且我还可以请动一个神级炼器师,炼制一件最适合你的神级灵器,材料全部由我负责!”

    “另外,我还会和你结为异性兄弟,以后在灵域我会罩着你,保证你在补天宫能呼风唤雨!”

    “介绍一下,我叫华羽池,补天宫现任宫主华天穹是我亲爷爷。”

    秦烈怔怔看着他。

    “补天宫……”

    将角魔族、暗影族还有鬼目族击溃,令五尊邪神陨落,差点令整个幽冥界全族灭亡的黄金级势力,就是补天宫。

    这是真正称霸灵域中央世界的强大势力。

    太阳宫和太阴殿,在灵域中央世界只是次一级的黄金级势力,没有域祖级别的巅峰人物坐镇。

    补天宫,不单单有域祖级别的最强存在,而且还不止一个。

    补天宫当年没有灭掉幽冥界全族,是因为他爷爷求情,是给他爷爷面子。

    补天宫的人兴许认识他爷爷!

    秦烈深吸一口气,突然问道:“你可知道秦山?”

    “山爷爷?我当然认识!”华羽池振奋道。

    “那你……可认识秦烈?”

    华羽池眼神突然黯然下去,如被当头泼了一桶冷水,然后垂头,情绪低落道:“认识又如何?大哥他已经死了。”

    秦烈轰然巨震。

    ……

    ps:求一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