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七十八章 三种天赋!

第八百七十八章 三种天赋!

    “前辈……”

    秦烈的脸上,首次浮现出敬意,认真冲这老头鞠身行礼。

    “我叫滕远,远行的那个远。”老头淡淡道。

    “哦,知道了,滕前辈。”

    “不不,叫我老滕吧,我喜欢别人这么叫我。”

    “好吧,老滕。”

    “嗯,这样听着顺耳点。”

    秦烈心中觉得古怪,不过还是认真道:“老滕,为什么帮我?”

    这段时间,他就在幽暗深渊内,被老滕摧残的生不如死。

    白天,被三个太阳的强光照射,而且还是经过那些棱形晶体的一次次增幅。

    夜里,则是被月亮光芒聚集着,同样是被弄的常常昏迷。

    这期间,还有浑厚到令他几乎要窒息的土灵气,拼命地涌进来。

    他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要死了。

    每当他奄奄一息的时候,滕远又会冒出来,丢下一头六阶的灵兽给他,让他吸收鲜血,吞吃兽肉来恢复伤势。

    等他差不多恢复过来,滕远会毫不客气地,将他再次弄进幽暗深渊折磨。

    他就这么昏天暗地的重复着。

    他本以为说不定哪天就死了,可现在……他还是好好的,而且似乎血脉都突破了。

    这让他渐渐意识到滕远并不是要弄死他。

    “你都获得了什么天赋?”滕远又一次问道。

    “强化的蜕变和恢复力,还有一种名叫‘燃烧’的天赋,燃烧一半鲜血。暴增一倍力量。”秦烈知道在这老头面前。他什么都隐藏不了。也就老老实实回答。

    “妈的,不愧是神族的血脉,强化的蜕变和恢复力,这已经非常恐怖,还有一个燃烧!”滕远乍舌不已。

    “血脉也分等阶?”秦烈问出心中疑惑。

    “血脉不分等阶,为什么古兽族的族人,会有十阶之分?不单单是古兽族,还有许多强大的种族。都是以血脉等阶的划分,作为力量的层次。”滕远一脸鄙视,“你怀有神族之血,竟然不知道血脉的十个等阶?难怪你就要突破到破碎境了,还仅仅只有四阶的血脉,如果不是我帮你催化一番,你要突破到五阶血脉,也不知道要多久。”

    “请指点。”秦烈认真道。

    滕远诧异地看向他:“真不知道。”

    秦烈摇头。

    “譬如古兽族,就是以血脉的变化,分成十个等阶。很多太古强者。也是以血脉来这样划分,血脉刚刚觉醒。在一阶到三阶的时候,往往不太明显,也没有特殊的天赋。”

    “血脉一阶到三阶的时候,只会强大太古强族的体魄,增强生命磁场,开发潜能,让太古强族的力量,速度,感知,一起获得提升。”

    “从四阶起,血脉的突破,往往就能有天赋浮现。”

    “一般而言,天赋都和血脉有关,譬如幽月族的族人,他们的天赋就是吸收月能,通过月之能力形成种种强大的攻击,炎族也是如此。”

    “血脉越往上突破,天赋就会越强,除此之外,还有可能衍生出新的天赋。”

    “也就是说,一个太古强族的族人,如果血脉纯正且强大,随着血脉的突破,可能拥有几个不同天赋。”

    “就像你,在突破到五阶后,已经拥有了三个天赋:蜕变,恢复,还有燃烧。”

    “等你继续突破,血脉到六阶,七阶,八阶,九阶,你的这三个天赋都会逐渐增强,另外,还可能获得新的天赋。”

    “天赋不同于血脉秘技,它能直接用在身体上,从而产生强大的力量。”

    “血脉秘技,就是你先前用血脉施展的那火炎轮,它是从种族的混沌血域找来的,好比人族的灵技一样,是运用血脉的方法。”

    “说白了,血脉天赋,就是血脉本身的奇异力量,而血脉秘技,则是运用血脉的方法。”

    “我这么说,你懂不懂?”

    滕远停了下来,看着他,说道。

    “懂,天赋,就是指血脉的特殊能力,血脉秘技,纯粹就是以血脉杀敌的技艺。”秦烈道。

    “不错。”滕远咧嘴一笑,说道:“血脉等阶的提升,将会全面提升你的生命潜能,会让你的思考力变快,让你变得更加聪明,感知力更强,身体各方面的反应更加敏锐,让你聚集天地灵气的速度和吸收的速度全部变快。还会让你自身的境界,都会快速的提升!依我看,你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破碎境了。”

    “血脉的突破,强大了生命潜能,可以大幅度提升修炼速度?”秦烈愕然。

    “就是这样!”滕远哼了一声,“人族千方百计获取太古强族纯净的血脉,就是为了改变出生孱弱的弊端,通过血脉的加强,将生命潜能开发出来,从而令修炼速度迅速提升。”

    “这也是人族越来越可怕的根本原因。”

    “神族,之所以阴沟里翻船,就是因为小瞧了人族的智慧,还有人族之血可以融合各族血脉的可怕能力!”

    “人族,也是极少数在窃取强族血脉,混血之后,还能继续修炼所谓的灵诀,将灵力储纳灵海,额外获得强大力量的种族!”

    “以前的人族,修炼着重境界,忽视肉身的淬炼,因为天生孱弱的原因,他们就算是花费大量的精力,用在肉身的打磨上,也远远赶不上那些太古强族。”

    “这让他们在正面血战中往往吃大亏。”

    “最初的时候,人族联合百族和神族交战,他们都是缩在后面释放灵技,从不敢冲到前面。”

    “那时的人族受百族轻视,战力有限,一旦被神族突破防线贴近。就会被轻易斩杀。”

    “那时他们的身体太弱了。”

    “后来。人族通过血脉的混合。拥有了太古强者的血脉,肉身强度也提升上来,不再是不堪一击。”

    “他们不但修炼更快了,也变得更强,甚至具备了和神族正面一战的能力。”

    “在第二次百族大战的时候,人族,终于不是缩在那些太古强族之后,而是和太古强族一样冲在前面和神族交战。这是令神族不得不重遁域外星空的原因。”

    “人族,生孩子天下第一,他们的数量太恐怖了,其它种族全部加起来的人口,也不及人族的十分之一。”

    “这么庞大的人口基数,只要出现百分之一的强者,就足以令所有种族恐惧。”

    “现在,神族退去,人族已雄霸灵域,就已经向百族证明了这一点。”

    “神族不见了。其余种族,开始活在人族的阴影中。而且。这些年……人族气焰越来越盛,变得越来越猖狂,比起以前的神族,也好不到哪儿去!”

    “妈的!”

    滕远本在说血脉一事,然而,话到后来,就听他在说人族的不是。

    秦烈满脸尴尬。

    滕远对神族,还有人族,都是怨念颇深的样子,而他偏偏是人族,而且还拥有神族血脉。

    “算了算了。”许久后,滕远自己骂累了,又见秦烈久久不吭声,才主动停了下来。

    “一般来说,太古强族的血脉突破到五阶,以你们的实力衡量,相当于如意境了。哦,对了,你们境界的划分,就是仿照太古强族的血脉等阶。不过,神族的血脉是出了名的强大,所以你虽然只是刚突破五阶的血脉,单单以血脉力量对敌,你应该也能斩杀一到两个破碎境初期的小武者。”

    “当然,像君鸿煊和蔺婕这样的大势力种子,且本身也有太古强族血脉的家伙,就要另当别论了。”

    “哦,我忘了你也是如意境后期,即将突破到破碎境。”

    “你要突破到破碎境,和这两人殊死搏斗,加上神族之血,或许能斗个旗鼓相当。”

    “他们毕竟都在破碎境中期。”

    滕远大大咧咧道。

    “老滕,为什么帮我?”秦烈突然道。

    滕远停下了嚷嚷,哼了哼,说道:“你从他身上得到地心元磁录的那个家伙,和我……渊源颇深。”他眼中闪过明显的悲痛之色。

    “他的传承,生命最后的一丝能量,都化为组成地心元磁录的文字烙印在你身上。算起来,你是他唯一的传承人。”

    “另外,你解开封印的那些古兽族族人,也和我有点关系。”

    “我欠你一个人情,就给你一段福泽,就当是帮他们还掉了。”

    话到后来,滕远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角似乎有泪光闪过。

    “滚吧滚吧,我能做的已经做了,后面的事情我才懒得管,我这就送你离开!”滕远又嚷嚷起来。

    “轰!”

    秦烈脑海传来爆响,眼中满是碎光,身子又腾云驾雾而起。

    他知道他在迅速离开此地。

    不知过了多久,头晕目眩的他,听到了滕远的轻呼。

    他飘荡的身子也停了下来。

    他发现他被一层层灰黄色的气流裹住,就在暗影族族人生活的村落上空,周边还停泊着一辆辆太阳宫的战车,更远处,还有一些月牙形般的飞行灵器。

    垂头一看,他发现暗影族的族人,在那山谷当中,正在被太阳宫的人追杀。

    “这事和我无关。”滕远神情淡漠,然后说道:“要不……我送你离开吧?”

    “不,让我下去。”秦烈沉声道。

    “你肯定?”

    “肯定?”

    “那好吧。”

    他于是将秦烈丢了下去。

    ……

    ps:八月第一天,小声地求下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