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七十四章 摧残

第八百七十四章 摧残

    秦烈浑身不自在。

    在这老头的目光下,他生出一种全身上下,每一个毛细孔都被看透,根本无所遁形的可怕感。

    他想起了土属性虚浑之灵的那句警告:有个很可怕的家伙在过来。

    自从虚浑之灵诞生,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警告过他什么——即使在他面对魂坛存在的时候。

    土属性虚浑之灵的警告,让他觉得诧异的同时,也非常重视。

    这也是他匆匆和蔺婕、幽千兰中止谈话的原因。

    他相信,眼前这个瘦骨嶙峋的老头,就是土属性虚浑之灵所说的那个“很可怕的家伙”!

    于是他全神警惕着,却不敢轻举妄动,就在老头的目光下呆站着。

    蔺婕和幽千兰两女,没有放弃,一起从谷内追了出来。

    “你这人怎这样呀?”蔺婕有些不悦,“你还没有开出条件,就一口回绝,也太不给我们面子了吧?”

    “请你认真考虑。”幽千兰也帮衬道。

    两女也来到山谷口,在秦烈身后站定,也都看到了那个瘦巴巴的老头。

    她们并不识得老头是谁,只是,当她们的目光集中在老头身上的时候,突然生出一种很可怕的感觉。

    ——老头的身体,仿佛能够将她们的目光吸引进去,将她们汇在目光中的月能和微小的神识,都给一起吞没。

    这个发现让两女惶恐起来。

    就在此时,又是一轮月亮,悄然在天际浮现。

    新的月华光芒,从这一轮尚未完全明熠的月亮上释放出来,化为三缕常人很难窥见的月能垂落。

    分别垂落到秦烈。幽千兰,还有蔺婕的身上。

    太过于紧张不安的秦烈,精神绷紧,体内灵力波动厉害。

    新的一束月能垂落之时,他全然没有掩饰。加上他体内灵力太过于动荡,这使得烙在他右肩膀的银月印记,突然间冒出蒙蒙皎洁月光。

    银月印记从他衣衫下浮现出清晰轮廓。

    幽千兰全部视线都被吸引。

    她突然捂着嘴,弯月般的眼眸中,射出难以置信的光芒,一瞬不移地盯着秦烈。

    蔺婕也猛地呆滞。

    她们都识得那个印记。知道那印记意味着什么,知道其特殊意义……

    老头哼了一声。

    秦烈,幽千兰,蔺婕的耳膜中,传来惊天动地的爆响,如无休无止。

    三人头晕目眩。眼中冒出无数碎小的明黄色光烁,已不知身在何处。

    过了一会儿,等幽千兰和蔺婕缓过来,眼睛逐渐恢复正常视线,才发现那老头和秦烈都已经不见。

    “那是银月印记!”幽千兰终于忍不住惊叫起来。

    蔺婕苦笑点头,“看出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他怎会拥有银月印记?就连你……也不能拥有的。”幽千兰"shu xiong"微颤,显得心情激动无比。

    “只有真正的幽月族族人。一直修炼你们幽月族的不传秘典,并且要达到极为精深高超的境界,才有可能在体内形成一个这样的银月印记,对吧?”蔺婕问道。

    幽千兰轻轻点头,说道:“整个泊罗界的幽月族族人,能够在身上形成银月印记的人,也不超过十个。这些人当中,很多银月印记还很浅,不够深刻。能够像他那样,将银月印记从衣衫下浮现出来的。恐怕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你也没有形成银月印记?”蔺婕问。

    “我最少还要一百多年时间,才有可能,形成一个很浅很浅的银月印记出来。”幽千兰认真解释了一下,旋即急切道:“不行!我要立即回到族人,向那些族老说明此事。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陪你一起。”蔺婕沉吟了一下说道。

    “你不是要劝说暗影族吗?”

    “我已经劝说过了,条件也都给出了,并且破坏了太阳宫的计划。后面暗影族会作何决定,我就算是过去继续多言,恐怕也效果不大了。”

    “那好,我们一起回族。”

    两女匆匆交流了一番,就从山谷离开,驾驭着月牙形的灵器冲飞走。

    泊罗界深处,至强古兽族族人雄霸之地。

    一座座古山脉间,竖立着众多参天柱子,柱子上布满那种蚯蚓般的古文字。

    一根根巨大柱子中央,有一个宽阔、不知通往地底何处的深渊,幽暗深邃,从中溢出浓厚到令人害怕的土之元气。

    “呼呼!”

    两道身影突然在此地浮现出来。

    秦烈晕头转向,眼中光烁闪闪,终于停下后,急忙叫道:“老前辈,你……”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立即看到那些柱子上的古文字,脑海中一道电光闪过,回忆他得到“地心元磁录”的过程。

    “可识得上面的古文字?”瘦巴巴的老头声音沙哑道。

    “认得。”秦烈老老实实回答。

    “你修炼的地心元磁录从何得来,你一字不漏地告诉我,我警告你,你有没有说谎我能看出来。”老头说道。

    “我……”秦烈还要讨价还价一番。

    老头眼中邪光一闪,淡淡地说道:“你要是废话多,我不介意用别的方法,从你脑海中获取我想要的东西。”

    秦烈赶紧闭嘴。

    在这老头洞察人心的目光下,秦烈垂头,认命了,不做无谓地抵抗,将他在玄冰之地得到“地心元磁录”的过程,还有后来无意和莽妄沟通,助那些巨兽从玄冰之地离开的事情,一五一十,仔仔细细道来。

    他讲述的很仔细,没有丝毫遗漏,也没有掺杂一点谎言。

    这和他以前的鬼话连篇全然不同。

    因为他知道,这老头非同常人,应该真有看穿他谎言的能力。所以不去自讨苦吃。

    老头从始至终没有插话,皱着眉头,认真听着。

    在秦烈一番话讲完,半个时辰后,他都没有开口。

    他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

    秦烈也只能耐心等候。

    “你是说……地心元磁录。从他……”老头终于开口,在说到“他”的时候,老头分明嘴唇颤抖了一下,一句连贯的话也被迫中止。

    好一会儿后,他才重新平复心境,再次问道:“从他的骨头上得来?之后。他骨头上的所有光泽,力量,都失去了,瞬间腐朽千万年?”

    秦烈轻轻点头。

    “还有,那些被冰封的家伙,也是你一一解封?”老头再问。

    秦烈继续点头。

    老头然后停止了询问。又一次陷入沉默,似在思考着该如何来对待秦烈。

    许久许久之后。

    老头五指张开,遥遥朝向旁边的深渊,掌心一股土之力量喷吐。

    幽暗深渊中,陡然传来恐怖的重力,如要将临近的所有事物吸收进去。

    秦烈来不及反应,身子如被巨大的磁石锁定。被猛地吸入那幽暗深渊。

    霎那间,恐怖的重力临身,牵引着他,将他直往深处拽。

    同时,浓厚精纯至极的土之灵气,如潮水一般淹没了他,那些土之灵气化为千丝万缕,顺着他浑身毛细孔钻了进来。

    他生出被土之灵气海洋淹没的感觉。

    于是,他自然而然催动“地心元磁录”,瞬间。全身毛孔吸收土之灵气的速度,又提升了十倍不止。

    短短数秒的时间,他就觉得自己已经吃“撑”了,觉得这具身体已无法容纳更多的土之灵气。

    因为就在不久前,他刚刚修炼过一轮“土之灵气”。从大地之中牵引了很多土灵气入体。

    就像刚刚吃饱,尚未来得及全部消化,又被人强行灌入大量美食一样。

    这不是享受,而是受罪!

    他在幽暗深渊疯狂大叫,告诉那老头,他暂时不需要修炼,他希望能停一停。

    “由不得你做主。”老头的嘀咕声,从外面飘忽而来,“这是你的福泽,好好享用吧。”

    更多的土灵气,如同受到某种力量的挤压,更加疯狂地往秦烈体内渗透。

    过多力量的涌入,若是身体不够容纳,就像往装满水的水杯内继续装水,如果那些多余的水不能溢出来,水杯……就会爆炸。

    秦烈这时候就觉得自己是个装满水的水杯,生出下一刻,身体就会被那些土之灵气撑爆的可怕感。

    他感觉到了剧痛。

    筋脉,脏腑,血肉,骨骼,随着大量土之灵气的狂涌,都发出撕心裂肺的疼痛。

    如被强行胀大,被浓厚精纯的灵气,给硬生生钻入。

    他于是在幽暗深渊内凄厉惨叫。

    深渊外面,那老头没有动,却仿佛能窥见内部的一切变化。

    他眼中浮现一丝惊讶,以微不可闻地声音嘀咕,“这样皮肉都没有绽裂,不愧是怀有神族之血的异类,既然如此,那就继续下去。”

    秦烈身上所有的秘密,仿佛已被他洞察出来。

    他继续在暗中加强着土灵气的渗透。

    秦烈又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充气过度的气球,马上就会爆炸,会被炸成无数碎小血肉。

    他衣衫早已爆碎,"chi luo"的身体上,有点点血珠子从皮层内渗出来。

    那些血珠子内部隐隐有不灭烈焰浮现,在汹涌燃烧着,释放出恐怖炎能。

    众多土之灵气,竟分成了一部分,逸入那些血珠子当中。

    “烈焰家族的血脉……”老头在外面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下,嘴角浮现可怕的笑容,“很好,等白昼到来,三个太阳浮上天空,我还能加点料。”

    “哦,不对,不对,他还有幽月族的银月印记。”

    老头抬头,看着天上的四个月亮,哈哈大笑起来:“不用等白天了,现在就能加料了!”

    他兴奋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