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四十八章 收获

第八百四十八章 收获

    “对所有太古强者的族人而言,纯正的血脉,都是最核心的根本。只有保持血脉的纯正,才能从血脉当中,获得更多的力量和知识。”

    水晶战车内,林凉儿神情肃然,认真地说道:“血脉的力量,越往后面越能体现,以后你会庆幸今天抵住了诱惑,没有依姜铸哲所言,以白骨魔君的鲜血来强大自己。”

    秦烈长长吐出一口气,苦笑道:“我今天几乎没有控制住自己。”

    “那是因为你越来越渴求更加强大的力量,而姜铸哲,恰恰从这方面诱惑你。”林凉儿说道。

    秦烈轻轻点头。

    两人身下的水晶战车,从血煞岛飞出以后,立即改变了方向,往临近的邪婴岛而去。

    “小心天鬼族族人。”林凉儿急忙提醒。

    “我这次有数了。”秦烈笑了笑,闭上眼,然后沸腾血脉的力量。

    他以神族之血,尝试着联系邪龙吉尔伯特,唤邪龙前来庇护。

    “呜嗷!”

    邪婴岛上,吉尔伯特以咆哮回应,不多时,就见这头巨大邪龙飞了出来。

    就在他准备改乘邪龙离去的时候,从血煞岛上飞出了苗风天,还有那口白骨棺材。

    “姜铸哲让我陪你走一趟。”苗风天一脸木然。

    秦烈微愣。

    “你助姜铸哲提前解决了麻烦,还擒拿了白骨魔君,他认为我们理应回礼。”苗风天解释道。

    “那好。”秦烈点了点头。

    旋即,他和邪龙、林凉儿先行,苗风天和那口白骨棺材紧随其后。

    血煞岛。邪婴岛。还有暝风岛中央停泊着的“乌金灵龟”。此时上方人影幢幢,充满了焦虑。

    尤其是罗可馨。

    当她看到一束冰光遁离血煞岛,之后,两名受他爷爷邀请而来的魂坛强者,也不打招呼离开以后,她便知道嵇青鹏等人在血煞岛的行动失败。

    她本已焦急万分,此时,又见秦烈和苗风天。还有那口白骨棺材一起从血煞岛飞出,这让她更是头疼欲裂。

    “我爷爷怎样?我爷爷有没有从邪婴童子手中将‘诸天宝鉴’夺取?”

    她冲着一枚音讯石,不断叫喊着,想弄清楚邪婴岛上的情况。

    “罗小姐好像有点紧张不安。”

    邪龙从“乌金灵龟”身旁掠过之时,秦烈咧开嘴,笑容灿烂。

    “咔咔!咔咔!”

    在那“乌金灵龟”的龟背上,一架架晶石巨炮扭动着,一起瞄准了邪龙和吉尔伯特。

    从那些晶炮之中,传来深幽的灵石光芒,如会随时喷涌出恐怖能量光柱。

    “该死!”

    邪龙吉尔伯特本能地感觉到不妙。不等那些晶炮全部瞄准他,便带着秦烈急匆匆绕开。

    龟背上。罗可馨轻咬着唇角,眼神冷幽地望着秦烈身影,“别以为你已掌控局势!”

    秦烈点了点头,沉声道:“我们走着瞧。”

    话罢,邪龙带着他和林凉儿,苗风天和那口白骨棺材,一起落向邪婴岛。

    “轰隆隆!砰砰砰!”

    一入邪婴岛,秦烈便听到山崩地裂般的震动声,还有灵器碰撞的清脆声。

    凝神一看,他发现众多身穿天器宗衣衫,还有许多身份不明的人士,正冲邪婴童子的麾下大开杀戒。

    邪婴岛上,有不少炎日岛的武者,也在被冲杀着,形势不算太妙。

    大炼器宗师罗翰,联合另外一个二层魂坛的武者,对邪婴童子动手。

    只是,邪婴童子在展开“诸天宝鉴”以后,如在层叠空间来回穿梭着,让罗翰和那名二层魂坛强者始终不能重创邪婴童子。

    岛上,有众多邪婴童子布置的结界和禁制,也起到极佳的防护作用,让跟随罗翰而来的那些人不能为所欲为。

    另一边,以渊,还有众多炎日岛的武者,缩在那座中型空间传送阵附近,也给侵入者造成了极大麻烦。

    以渊等人境界虽然不高,却怀有“烈焰玄雷”,只要有人胆敢靠近那座空间传送阵,他们会立即以“烈焰玄雷”轰炸。

    秦烈注意到,就在那座传送阵周边,已经出现七八个深幽坑洞。

    坑洞内,有至少三十名外来者,被“烈焰玄雷”给轰炸致死。

    这让那些将空间传送阵围住的外来者,虽恨的牙痒痒,却不敢真正冲杀过去。

    等秦烈,林凉儿,还有苗风天一同现身后,罗翰脸色骤然一变。

    他突然抬手做出一个动作。

    所有侵入邪婴岛的外来者,一见他的动作,都纷纷停止了攻击。

    罗翰身旁那个二层魂坛强者,也是将那座土黄色的魂坛收起,看向秦烈的目光,有着一抹深深忌惮。

    显然,此人认得秦烈,知道在秦烈的身上,有着六个专克魂坛的奇异生命体。

    “罗老,看来嵇青鹏在血煞岛那边失败了。”那人镇定自若道。

    罗翰哼了一声,说道:“嵇青鹏真是废物,带着两个二层魂坛强者,又加上白骨魔君,竟然都没有拿下姜铸哲,也难怪他的寒冰魂坛无法重组!”

    “现在怎办?”那人苦笑道。

    “事不可为,那就果断放弃,我从不会浪费时间,也不会拖泥带水。”罗翰冷声道。

    他这句话落下后,许多熟悉他心性的天器宗武者,已率先往岛外离开。

    岛上,很多不属于天器宗的武者,则是看向和罗翰讲话的那人。

    那人轻轻点头。

    于是,剩下的侵入者,也很克制自己,没有继续攻击下去,纷纷转身离开。

    短短时间内,整个邪婴岛上,真正的外来者就只剩罗翰和那个人。

    这时候,罗翰回头看了一眼将“诸天宝鉴”收回的邪婴童子,突然道:“师弟,如果你能说服秦烈,让他加入我们天器宗。那么,你不但能重返天器宗,还能永远拥有师傅传承下来的‘诸天宝鉴’,将再也不用缩在墟地这种见不得光的鬼地方!”

    邪婴童子眼睛闪烁了一下。

    罗翰嘴角动了动,又道:“如果说服不了,可以直接囚禁秦烈的真魂,逼问出关于古阵图的奥妙,那样天器宗也会重新向你敞开大门。”

    顿了一下,罗翰继续说:“而你我之间的旧账,也会一笔勾销,我还会将师傅留下来构建跨大陆空间传送阵的手稿交出,由你继续揣摩。”

    邪婴童子眼中迸射出一缕精光。

    他深深看向罗翰,然后视线一转,又落到秦烈的身上。

    秦烈脸色阴沉如水。

    “不。”邪婴童子摇了摇头,重新看向罗翰,眼中满是狠厉,“此事结束后,我会以炼器师的身份加入炎日岛,我还会倾尽所能助炎日岛成长起来,让炎日岛在将来取代天器宗,并摧毁天器宗拥有的一切!”

    “你疯了!”罗翰怒喝。

    “从离开天器宗起,我便没有想过回去,我心中所想的……只是怎样才能毁掉天器宗!”邪婴童子深吸一口气,又道:“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才会毁掉天器宗。直到这次你亲临墟地,表露出对古阵图的贪婪和恐惧,我才终于明白,原来古阵图和炎日岛就是毁灭天器宗的最强利器。”

    “你疯了!你彻底疯了!”罗翰暴躁如雷。

    “所以我会加入炎日岛,尽我之力,以炎日岛毁去天器宗。”邪婴童子静静地说道。

    “我不会让你得逞!绝不会!”罗翰怪叫着,“你根本不知道,如果我不是渴求古阵图,只是一心要秦烈死的话,我只需要做一件事就行!”

    这般说着,罗翰和那名二层魂坛强者,一起从邪婴岛冲飞出去。

    秦烈冷哼一声,才欲让邪龙吉尔伯特,还有苗风天,尸妖蒲泽一起动手,却被邪婴童子抬手拦住。

    “他精通空间之力,在现今的暴乱之地,除了段千劫,还有天鬼族那位名叫布托大贤者,没有人可以阻拦他离开。”邪婴童子摇了摇头,又补充道:“就算是寂灭老祖,因为不精通空间之力,也没办法拦阻他。”

    秦烈抬头,果然看到罗翰所在之处,空间波动极为扭曲混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