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二十二章 寒冰灵体

第八百二十二章 寒冰灵体

    烈焰血脉,极寒之力,雷霆霹雳,三种不同属性的力量,一遍遍冲击着秦烈的躯壳,洗练筋脉骨骼,雕琢血肉。

    林凉儿在一旁只能默默观看,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也不知道要不要将他从“天冰寒晶”矿脉上带离出来。

    就这样犹豫不决间,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多时,一天一夜过去了。

    林凉儿留意到,秦烈虽然躯体依然战乱不休,但灵魂还是非常活跃,充满了勃勃生机。

    她于是没有急着插手。

    又是一天一夜过去。

    秦烈的身上,不再有烈焰神文幻生幻灭,雷霆闪电的火花,也是渐渐消失。

    只有“天冰寒晶”内源源不绝的寒力,还在朝着他躯体渗透,又渐渐地重新令他浑身结成冰冻。

    只是,这是重新化为冰雕以后,他血液、筋脉、丹田灵海似乎并没有被一并冻结。

    林凉儿以她的灵魂悄悄感知。

    她惊奇地发现,那些从“天冰寒晶”矿脉内流溢出来的极寒之力,渗透向秦烈骨髓、血肉、筋脉的时候,竟令秦烈这具躯体变成越来越晶莹透亮。

    筋脉如冰丝,骨骼如冰晶,灵海如寒潭……这是“寒冰灵体”修炼有成的征兆!

    此刻,她仔细感受,以灵魂窥探,发现秦烈的身体状况,分明就是“寒冰灵体”的形态。

    短短两天两夜的时间,秦烈竟然修成了“寒冰灵体”!

    林凉儿骇然失色。

    她是寒冰凤凰一族,天生就能适应极寒。并且从小在酷寒之地修炼。

    以她的种族优势。加上修炼冰帝传承的漫长时间。她才在突破到七阶以后,真正将“寒冰灵体”炼成。

    她本来认为以秦烈的天赋,或许等突破到涅槃境以后,也差不多可以炼成“寒冰灵体”。

    前提是,秦烈还要专心在寒冰诀的修炼上,不能将主要精力用在其它地方。

    然而,就在现在,就在短短两天时间。受到她激发的秦烈,竟就这么修炼成了“寒冰灵体”。

    她深深感到震惊。

    这时候,她不再担心秦烈会被一直冰冻,“寒冰灵体”一旦炼成,秦烈是可以在“天冰寒晶”矿脉上修炼,和她一样吸纳这里的极寒灵气。

    又是一天过去。

    在她的注视下,秦烈张开眼,张口吐出长长的浊气。

    那具晶莹剔透,如冰晶雕琢般的身子,随着他肢体的变幻。慢慢往常人形态蜕变。

    数秒后,秦烈恢复原样。从冰洞内一跃而起。

    “寒冰灵体的修炼……好像也不是特别困难。”他暗自嘀咕道。

    他并不知道,在他爷爷秦山的逼迫之下,他当年日日夜夜苦修“天雷殛”,不断以弱化的九天雷霆淬炼筋脉血肉,令他形成了“天雷圣体”,让他在肉身淬炼上打下了无比坚实的基础。

    五年浑浑噩噩忘我的修炼,看似效果不明显,其实却奠定了他今日强大的基石。

    另外,血灵诀也同样淬体有效,再加上他修炼了“穷极升华术”,一步步提升了潜力,还有血脉本身的强大,令他的躯体远超他本身想象的强大。

    当年在玄冰之地,他时常牵引寒力入体,其实也修炼了“寒冰灵体”,只是他并不知道罢了。

    如今,被林凉儿一激发,加上“天冰寒晶”矿脉内大量寒气的滋养,他其实是顺理成章走到这一步。

    “我是从寂灭宗返回后,才真正炼成‘寒冰灵体’,而你……仅仅只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这太不合常理了。”林凉儿一脸匪夷所思。

    “或许是因为我从未停止过对躯体的淬炼。”秦烈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在聚集灵力之前,一直都在淬炼身体,而且是以雷电闪电来炼体。从十岁开始,一直到今天,我在肉身炼化方面从不曾懈怠,这是我当年爷爷离开时,反复强调,一次次叮嘱的结果。”

    “你爷爷?”林凉儿讶然。

    “不错。”秦烈重重点头,“我修炼的基石,由我爷爷一手打造,关于炼器方面的许多深奥的知识,也是他强行灌输给我的。”

    林凉儿深深看向他,许久后,才道:“你爷爷真是了不起。”

    秦烈灿然一笑,说道:“我也这么认为。”

    “对了,你来找我何事?”林凉儿这才询问他的目的。

    “陪我走一趟都灵洞?”秦烈请求。

    “好。”林凉儿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问,就先答应了下来。

    “现在能否离开?”

    “可以。”

    ……

    半个时辰后,秦烈和林凉儿一同现身邪婴岛,准备和卢毅前往都灵洞。

    他倏一落到邪婴岛,尚未见到卢毅,就见一道瘦小身影飞掠而来。

    身影停下后,浮现出邪婴童子,“我师兄要对付我们。”

    “你师兄?天器宗的炼器宗师罗翰?”秦烈愕然。

    “我得到了消息,他孤身从天器宗离开了,会来墟地夺取‘诸天宝鉴’。”邪婴童子脸色漠然,眼中也没有情感波动,好像在说一件和他没有关系的事情,“天器宗还有几个人与我有旧,是他们将消息悄悄告诉我。我当年离开天器宗的时候,曾和冯毅有约,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此事冯毅未必就知道,应该是我师兄擅自行动。”

    “罗翰是听说‘诸天宝鉴’被修复成功了吧?”秦烈冷哼道。

    “嗯,前段时间我和白骨魔君交过手,借助于‘诸天宝鉴’的力量,我击败了他。”邪婴童子点头,“应该是白骨魔君将消息告诉了我师兄。”

    “只是罗翰的话,应该不敢在墟地兴风作浪吧?”秦烈皱眉。

    他和卢毅约好了,要去一趟都灵洞,将拉普解决出来,助卢毅夺取封印“月魔”的拜月教天级灵器“月之冕”。

    就在这个关卡上,罗翰又要过来搅弄是非,这让他暗暗头疼起来。

    “除我师兄以外,还有幻魔宗的人,白骨魔君,招魂鬼母,赤蝘,古陀这些人都会出手。”邪婴童子的消息似乎极为灵通,“对方连姜铸哲也算计在内。”

    “幻魔宗?他们这时候还有精力对外?”秦烈冷笑。

    “是嵇青鹏,三层魂坛的强者,他当年寒冰魂坛破碎,必须要通过冰晶寒髓来修复。”邪婴童子看了林凉儿一眼,淡淡地说道:“据说,寒冰岛的地底深处,有一座‘天冰寒晶’矿脉。一般而言,在‘天冰寒晶’矿脉的深处,有极大的可能性会生出‘冰晶寒髓’,这是一种神级灵材,对拥有寒冰魂坛的不灭境强者而言,‘冰晶寒髓’可谓是极寒至宝,有着巨大的价值和功效。”

    林凉儿虽然变幻为人族之身,但在拥有二层魂坛的邪婴童子面前,却无所遁形。

    “那个三层魂坛的强者,是准备来寒冰岛夺取‘冰晶寒髓’?”林凉儿微微变色。

    “整个墟地,也只有寒冰岛可能孕育出‘冰晶寒髓’,我师兄既然邀请了嵇青鹏,肯定是许诺了他,会帮他夺取‘冰晶寒髓’。”邪婴童子淡淡地说。

    林凉儿轻轻咬着下唇,脸色冰冷,却生出一种无力感。

    以她今时今日的境界,暂且还不是一层魂坛强者的对手,何况是三层?

    她不知道她拿什么能保住自己的寒冰岛。

    “对方的实力太强了,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抗衡,我想……我们应该先离开墟地一阵子。”邪婴童子无奈道。

    “姜铸哲,你,暝风老祖,十四头邪龙,稍稍……算上我,这一股力量加起来如何?”秦烈问道。

    “你首先需要确保姜铸哲肯出手。”邪婴童子表态。

    “他若是肯呢?”

    “他若肯,我们可堪一战,否则便尽早撤离。”

    “我知道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