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零七章 月神卫士

第八百零七章 月神卫士

    “不好!”

    沫灵夜远远看着战局,始终没有真正参战,此时,一见闻滨将为首的神尸甩了出去,脸色突然变了。

    “大小姐,形势不妙啊!”

    血煞十老之一的卢毅,一直留在白骨战舰,默默保护着沫灵夜,这时候也意识到局势的变幻,暗暗着急起来。

    他本是沫家的家仆,以前跟随沐云武加入血煞宗,所以他称呼沫灵夜为“大小姐”,多年都没有变。

    “血厉还沉陷在‘千幻宝旗’中,这么久还没有挣脱出来,秦烈……则是莫名其妙的没了生息。八具神尸仅仅只是支撑三个时辰,时间……就快要到了。”

    卢毅深深皱着眉头,表情越来越凝重,心中思量着,该怎样保住沫灵夜不受伤害。

    他视自己为沫家的人,连血煞宗的存亡都不是特别关心,在他心中沫灵夜的生命安全才是第一位,其余都是旁枝末节。

    “你去想办法让秦烈醒来!”沫灵夜急声道。

    “不,我必须要留在你身边。”卢毅摇头,对她的吩咐充耳不闻,“大小姐,我当年答应过老爷,将会誓死保护你的性命。对我而言,只要你好好活着,就算是血煞宗灭亡了也都无所谓。”

    他这番话说的无比坚决。

    “你,你这个榆木疙瘩!”沫灵夜急的跺脚。

    她很清楚,虽然卢毅在血煞十老中排名不高,却是实力最强大的那一个。

    涅槃后期的卢毅,当年曾被沐云武悉心教导血煞宗种种秘诀。除此之外。卢毅还有别的可怕手段。

    她听她父亲说过。卢毅是重伤垂危的时候,被她父亲所救,收为了仆人。

    卢毅为了报恩从此进入了沫家。

    卢毅的过去,当年沐云武没有询问,现在的她也同样没有多问。

    但是她和她父亲都知道,以前的卢毅恐怕来头不小,暗自另外修炼的灵诀也极为恐怖。

    只是卢毅甚少动用以前的法决秘术。

    “你能不能让楚妙丹无法集中全部精力来催动‘千幻宝旗’?”沫灵夜又问。

    “你不用担心血厉,他绝不会有事。那个楚妙丹顶多也只是困住他,想要重伤血厉都不可能,击杀更是天方夜谭。”卢毅头也没抬,随口就下了定义:“血厉融合的是血之始祖的肉身和七层魂坛,在真正融合之后,他即便不能将始祖的力量全部释放,也不是谁都可以伤的了他的。他的肉身和魂坛,本身就是最强大的灵器,楚妙丹耗尽所有力量,也没有击杀血厉的一丝可能。”

    “血厉不挣脱出来。没人能对付闻滨,以闻滨的手段。能瞬间扭转局势!”沫灵夜急道。

    “那你先离开这里,我去唤醒秦烈,看他有没有办法应付这个被动局面。”卢毅终于点头。

    沫灵夜看了他一眼,知道这家伙一根筋,不能指望他妥协。

    “好,我先离开一会儿,你帮我将秦烈给弄醒。”这般说着,沫灵夜唤过几名血煞宗亲信,低声交代了两句,便从白骨战舰轻飘飘飞离。

    这时候,众多围观者的视线,都集中在楚妙丹,闻滨和八具神尸,还有秦烈的身上。

    没有人特别注意到沫灵夜的动向。

    卢毅站在原地,默默等候,等待沫灵夜远离这个是非之地,然后才会找机会动手。

    而此时,闻滨的气势彻底压制了八具神尸,并且能腾出手来。

    又是一个风暴气团,从他的风暴魂坛内飘逸出来,变幻为暴风煞灵,一头冲向不远处的海岛。

    那个煞灵一降落,马上就盯住了漠峻,一口长长的气流喷涌出来,一下子就卷住了漠峻。

    公认血煞十老最强的漠峻,被气流裹住后,突然就从众人中消失。

    “闻长老出手了!”

    众多幻魔宗的门人,一见暴风煞灵显现,突然就振奋起来。

    闻河,师秀玲,雎睿婕等人,也是眼睛一亮,变得精神抖擞。

    他们很清楚二层魂坛强者能造成多么恐怖的破坏力。

    血煞宗和炎日岛这边,如果没有同级别的二层魂坛强者抗衡,单单闻滨一个人,就足以将血煞宗、炎日岛武者斩杀干净!

    “杀!给我杀光他们!”

    闻滨驾驭着飓风般的两层魂坛,挣脱了八具神尸的纠缠,浩浩荡荡朝着海岛而来。

    一头接着一头的暴风煞灵,变幻为凶戾残暴的太古凶兽,也是嗷嗷咆哮,释放出惊天动地的气势。

    海岛上,本全面落败的幻魔宗门人,皆是亢奋起来。

    反观血煞宗和炎日岛武者,眼见一名二层魂坛的强者,即将加入战圈,脸色都白了。

    “天上之战,才能最终绝对局势,一名巅峰强者的震慑力,要远超一切!”苗文凡沉喝道。

    许许多多的围观者,看到闻滨从八具神尸封锁中冲离,也是神情巨变。

    宋婷玉,谢静璇,还有葛荣光那些人,更是大惊失色。

    没人有办法阻止此刻的闻滨。

    只要让闻滨踏上海岛,血煞宗,血矛,将会瞬间血肉横飞,极短时间被斩杀涅槃和破碎境强者,从而导致地面之战局势彻底逆转过来。

    “哎……”

    洪博文看向依旧闭目中的秦烈,不由深深叹息,满脸颓丧无奈。

    如果不是秦烈突然销声匿迹一个多时辰,如果在这段期间,秦烈能御动“玄雷心核”,重创更多幻魔宗武者。

    那么,恐怕在八具神尸身上烈焰神火燃尽之前,闻滨就会率领幻魔宗撤离。

    ——因为闻滨和幻魔宗的人并不知道神尸只能超强发挥战力三个时辰。

    可惜,在最为关键的时候,秦烈突然莫名沉寂,导致没有将“玄雷心核”最强的优势展现。

    也让闻滨坚持到了神尸燃尽神火的这一刻。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洪博文心中感慨万千。

    “咦!卢毅!你来做甚?你不是应该在保护大嫂么?”洪博文感叹的时候,突然发现卢毅悄然而来,就在秦烈身后站定。

    虽然卢毅也是血煞十老之一,但卢毅一直和其余九人有些格格不入,只是如影子般常年跟随在沫灵夜身旁。

    洪博文也知道卢毅其实并不关心血煞宗的生死存活,眼中只有沫灵夜这个“大小姐”,只会保护沫灵夜不受威胁。

    除此之外,别的事情,他不管不问,也从没有表露出任何兴趣。

    卢毅的突然到来,让洪博文觉得极为诧异,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受大小姐嘱托,我来强行唤醒秦烈。”

    丢下这么一句话,站在八根雷亟木后面的卢毅,眼瞳深处,骤然浮现出两轮朦胧残月的幽影。

    洪博文倏地一惊。

    不等他反应过来,只见一轮轮弯月幽光,竟从卢毅眼中飘忽出来,散发着皎洁无暇的月华光芒,一一飞向秦烈眼角。

    弯月幽影在秦烈眼角一闪而逝。

    “拜月教!月华洗练**!”洪博文禁不住轻呼出声。

    此时卢毅施展出来的灵诀,分明是拜月教的秘术——“月华洗练**”,这种秘术以幽月阴寒之力,洗练灵魂,温养魂湖念头,极为玄妙。

    传言,精通“月华洗练**”的武者,深夜吞吐月华清洗磨练灵魂,最终能令真魂凝成幽云的形态,拥有种种神鬼莫测的奥妙。

    能修习“月华洗练**”的武者,都是拜月教最核心的成员,被称呼为“月神卫士”,为拜月教的巅峰武力。

    而拜月教,在许多年前,则是暴乱之地最强大的白银级势力。

    只是,随着后来寂灭宗的崛起,还有拜月教内部频发的战斗,使得拜月教慢慢没落下去。

    时隔多年后,拜月教渐渐衍变,不知怎么就成了暴乱之地第一邪教,所有的教徒都被称呼为邪魔。

    这也让真正的拜月教教徒都隐姓埋名起来。

    很明显,这个卢毅就是拜月教的核心成员,修炼“月华洗练**”的他,至少也是一名“月神卫士”!

    拜月教称霸暴乱之地的时期,“月神卫士”就是最强大的战力,受所有势力敬仰。

    “幽月唤神!”

    卢毅一边释放弯月幽影,一边以灵魂导引呼唤,要将秦烈从修炼中的秘境内平和弄醒。

    这是一种最不伤害灵魂的方式。

    “咦!”

    卢毅突地一惊,他的幽月洞察神光,一没入秦烈的识海灵魂,就隐隐觉察到在秦烈识海之中,竟残留着清冷的月华气息。

    那是纯正的拜月教教徒,夜夜苦修,才能从寒月收获的精纯月能。

    “难道……”

    卢毅眼神一乱,还当秦烈也是拜月教的“余孽”,他那古井无波的心境,也首次荡漾起层层涟漪波浪。

    他并不知道,那些残留的月能,乃是月姬,水姬,夜姬当时为了破开秦烈记忆壁障,引导寒月能量冲击所遗留下来的。

    “醒来吧。”

    一轮轮幽月残影,在秦烈识海之中,骤然爆碎,化为一个个月牙形的神秘灵魂符字。

    还在以“天雷淬魂”的秦烈,被突然惊动,猛地睁开眼。

    “嗤嗤嗤!”

    他身上火苗般闪烁的电芒倏地熄灭。

    “怎么回事?”他不满地冲着卢毅质问。

    “你自己看吧。”卢毅淡然回应。

    ……(未完待续……)